那三个争抢族长继承人的身份,陈浩然很快就知晓了。

    一个是第27机械师的师长,总统的第7子,年岁最小,最有干劲,总参谋长是他这一派的,但却也因为那位师长年轻有干劲做事只顾自己,搞得其他人看不惯,所以除了一部分军队支持外,就只有一些墙头草支持。

    一个是规划部副部长,总统的第三子,母族势力大,得到政府部门,比如总理和那些部长们的大力支持,也拉拢了一些军队支持,也得到了首都警察部门的支持。

    一个是在地方省里担任高官,总统的第五子,妻族势力大,得到地方省份,特别是那几个“邦”的全力支持,地方部队和地方警察都是支持他的。

    他们三派在国内争权夺利,搞得乌烟瘴气,但总统一直坐视不理。其实也正常,都是他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没法处理,而且说不得也是帝王思想,反正是肉烂在锅内,谁上台都是自己的孩子,就任由他们折腾好了,这样折腾上来的人才是最有能耐的。

    相信那些大佬也是如此想法,所以不但放纵,还让自家后代去站队,毕竟大家虽然是一伙的,可内部却也有高低之分,也会有利益冲突的。自然趁着这个站队的机会,好好打击一下那些竞争对手。

    所以可想而知,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棉甸国,内部是有多么混乱不堪。这也是陈浩然想不明白,自己都乱成这狗样了,居然还敢朝更混乱的混乱之地伸手,真以为能够享受到艾米丽财团许下的千亿金元吗?

    知道了军务处长的名字,自然就和情报中的资料对上了。

    回忆一下资料,陈浩然暗暗松口气,这个叫做坤特-坤瓦尔温的,总统的侄子,没有投靠三个派系中的一个,而是总统的嫡系。不过想来也是,军情部和情报部还有大部分军权和最高权力机构国家发展委员会,都始终牢牢掌握在总统手中,三个派系谁敢朝这几个部门伸手都会被抽一顿骂个狗血淋头。

    因此,陈浩然暂时不用面对那些狗血的事情了。

    微微低垂着头,跟着昆特上校来到里间,1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装饰豪华得超乎想象,但这里的主人却是一个七十多岁,都有老人斑,感觉透着死气的一个老树皮中将!

    陈浩然眨巴下眼睛,难怪这军务处长死跟着八十岁的总统呢,敢情他都这岁数了,再去巴结后辈,实在是扯不下面子,也享受不到支持下一代上位后的好处呢。不过想来,他的子侄后代恐怕早就投奔到那三个派系中了,这点明悟是谁都有的。

    “见过将军!”陈浩然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他不敢暴露出精神勃发的样子,反而是特意收敛了自己的精神气。

    因为他看过,年轻人莫名其妙的被老人打压,原因很简单,老人垂暮,年轻人朝阳,然后老人追忆自己的青春,产生莫名妒忌,然后就出手打压了。毕竟你年轻人又不是这老人的子侄,绝对不会产生一代比一代强的感觉,只会产生后浪要推翻前浪的紧迫感。

    坤特-坤瓦尔温这个老树皮中将,微微的睁开眼,很是随意的打量陈浩然一番,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注意到这丝光芒的陈浩然心头立刻紧张起来,因为那是老人看到年轻人时特有的羡慕光芒,他也曾有过这种感觉的!毕竟在未来咸鱼数十年的他也是老人了,看到年轻人时,自然会闪过这样羡慕的光芒。

    想到这个,陈浩然突然有些疑惑了,按理啊,自己怎么都是经历过五六十岁老头子生涯的人吧?毕竟记忆里数十年的老咸鱼生活不是假的,可为毛自己没有老年人该有的稳重心态和迟暮感觉呢?反而自己非常符合16岁少年特有的跳脱和中二?

    仔细想想,那数十年未来的记忆,让自己在身临其境之余,也有着看电影一样的旁观感。

    又或者,自己的本体意识还是以这16岁的意识为主,未来的记忆只是当做电影记忆的存档?恐怕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明明拥有老头子记忆的自己,为何还会具备如此青春活跃的心态了。

    嗯,这个很好,自己之前都没注意到这点呢。

    16岁的身躯自然就该有16岁的心态嘛,不然真的老头子心态的话,如何和一样16岁的聂雨漩风花雪月啊!要是聂雨漩觉得陪自己像是陪着爷爷玩,那就真的悲催了!

    胡思乱想的陈浩然,见到那个坤特-坤瓦尔温又闭上眼睛的嗯了一声,昆特上校立刻拿起桌上边放着的一副文件,面对陈浩然站好的展开文件,一副庄严模样的宣读:

    “拿考罗少校,忠诚得体,英勇任事、遵守令律……特此晋升拿考罗为棉甸联邦国防军中校!”噼里啪啦一大通,反正就是称赞陈浩然服从规矩,懂事、乖巧等等这些美好赞誉,只是从头到尾都没说陈浩然建立了什么功勋,单单服从命令,乖巧顺服就可以晋升为中校了。

    “谢谢长官栽培!”陈浩然立刻朝像是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坤特-坤瓦尔温敬礼,脸上也配合的出现感激涕零的神态。其实心底却在撇嘴不已,军衔、编制这些玩意,对他这个军阀来说是最无用的奖励。

    想来棉甸政府也知道这玩意不怎么值钱,所以昆特上校又拿起第二份文件展开:“任命拿考罗中校为耀坤省泰侬市龙昆县驻军团长,下辖三三制标配步兵团,军队兵员准许拿考罗中校在当地自行招募,武器装备由装备部拨给!”

    陈浩然呆滞了,自己要是真正军阀的话,这份任命才是真正的超级奖励,居然以官方身份把龙昆县划给自己做地盘!而且还送自己一个三三制标准步兵团的装备!至于兵丁,对军阀来说兵丁是最简单的!主要是名义和军械啊!

    这两点最重要的都给这个任命解决了,自己要是真军阀的话,现在就可以屁颠颠跑回去招兵买马打其他军阀彻底占据龙昆县了!

    呃,龙昆县,应该就是昆比之前的地盘吧?就算不是全部,起码也占了七成的地界,意思就是说,这个任命一发布,自己和替代昆比的新军阀就成仇敌了?而且之前那些趁火打劫的军阀也一样成了仇敌?

    妈蛋,自己的地盘在最边境啊,自己要回去,恐怕都得一路打回去啊!难道让自己押送一个团的军火回去再招兵?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自己可没雨哥的本事能够安全无恙的把军火送到边境那边啊!

    该死!这棉甸的官僚又玩花招了,他们不可能不清楚这点,说不定等下就有人提醒自己,你的兵不在这儿,怎么把军火送回去呢?还是咱们棉甸军帮忙吧,反正你也是棉甸军的军官了,干脆调一个团让你指挥,带回去守护龙昆县吧!

    有着自己的名义,这个团就不算是棉甸军入侵混乱之地,而是混乱之地的军阀内战呢。

    可恶,这就开始朝着混乱之地伸手了啊?也太急切了,都不让自己这个千金马骨爽一下,直接就拿去展示了!

    陈浩然心头吐槽不已,但脸上还是满脸激动满是感恩的再次敬礼道谢,然后恭敬的接下这两份命令,哦,还有一份物资调拨条,是让自己去装备部领取一个团的装备的指令。

    然后昆特上校就示意陈浩然离去,从头到尾,那个坤特-坤瓦尔温中将就他喵的嗯了一声,睁了一下眼,然后全场都是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陈浩然咒骂一句早死早超生,就乖巧的告退,小心的关上门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