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然无视那三个摆姿态的美女,出了门,门外已经有一个侍从等着了。

    “长官,属下奉命领您前去接收装备。”侍从兵一个经历说道。

    陈浩然点头,跟着这侍从兵离去,在离开国防大楼的时候,陈浩然的两个私兵也跟了上来。

    一行四人坐上军车,一直朝城外开去,然后来到了一处硕大的军营处。

    看到自家那标配的车队就停在这军营中,陈浩然一点都不意外,显然这地方就是棉甸首都驻军的驻地,自家车队不停这儿停哪儿?

    陈浩然感受不到这些永久私兵的存在,可私兵们却像是能够感应到他似的,陈浩然才坐着车子上入营,自己车队那边的一个排兵丁就已经列队站好准备迎接了。

    那个侍从兵不知道是得到交待还是咋的,根本不做停留,直接开车驶过,陈浩然也不吭声,任由他载着自己和两个私兵进入到军营的深处。

    “中校,这就是拨给您的步兵团。”侍从兵在一个小营地的大门停下车,指着小营地说道。

    陈浩然朝小军营那边看了一下,然后有些呆滞的问一句:“那些兵丁是?”

    “您不是没带这么多士兵过来吗?暂时借给您用来帮您把装备运回驻地的。”侍从兵咧嘴一笑。

    信你才怪咧!

    而且这是步兵团吗?自己还在车子里,居然都能看到小营地里面一排高|耸着炮管的艾米丽现役坦克!那数量没有30也有20!还有那极为显眼的一排12架的武装直升机!还有那十辆的64管火箭炮车!

    自己看到的都这么多了,还有自己没看到的武器装备呢?这是国防部送给自己的步兵团装备?

    自己就算傻傻的认了国防部的大佬齐刷刷的喝农药喝傻了,大笔一挥给自己送来一个机械混合团的装备,可那些在检查机械,那些在操控装备,那些全副武装,起码三四千的大兵又是啥?

    虽然陈浩然早就料到国防部会借自己的身份直接插手到混乱之地去,却没想到做得如此过分啊!

    你就算是派个五千人的旅级轻步兵来借自己身份抵达自家驻地,也没眼前这飞机坦克火箭炮同时入场那么耀眼吧!

    不过这一看就知道国防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插手混乱之地了,看看,名义上说让自己来开会,结果一察觉自己要抱大|腿,立马就把这机械混装团送过来,还一副立刻就要自己带着这个团回驻地的样子!至于开会?开毛线了!

    看看人家侍从兵一副等着自己踏进这个小军营的模样,再看看军营里一副可以立刻开拔的模样,就知道这是让自己不要拖拉,赶紧行动呢。

    陈浩然撇撇嘴,这棉甸国防部是给艾米丽财团催迫成啥样啊,居然如此的紧张和匆忙。

    不过也无所谓啦,说真的,就算棉甸把混乱之地收回来,然后卖给艾米丽财团,那又如何呢?艾米丽财团在意的是在这混乱之地获得的好处,他们才不会在意地盘名义上的主人是谁,更加不会在意地盘上民心向着谁。

    在艾米丽财团的一贯倾向来看,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些外在和内在,只在意实利,那么就算艾米丽财团把混乱之地给占了,自己也一样能够完成系统任务的!

    再说了,混乱之地除了给系统的任务限制死之外,自己要到这个地方,也就是做药材产地的。两边估计没有啥冲突。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当条带路狗,好像也不是啥大问题吧?毕竟自己和那些军阀本来就是敌对的。

    下了车,进入小军营,其他兵丁直接无视,却也有一个中校几个少校前来敬礼,自称是这个步兵团的副团长和三个营三个连的长官。

    陈浩然都懒得记他们的名字,反正这帮家伙不会听从自己命令的,他们只是需要借自己名义踏入混乱之地而已。

    反正心中有定算,陈浩然一挥手,认可了他们提出的要立刻出发的要求,然后回到自家车队上,在那几个军官的喝令下,这个小军营立刻轰鸣起来,武装直升机开始升空,坦克开出了军营,火箭炮车紧随其后,后面才是架着重机枪的装甲车。

    要是懂得棉甸军情况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目瞪口呆,这几乎是把棉甸军中五分之一的精锐兵种调拨到这个团里面来了。这还不算,除了直接把10架艾米丽最新款的武装直升机调拨过来,还派遣了12架的战斗机在高空护航和监视,可谓是除了海军之外,棉甸的所有高端武器都出炉了。

    从这也就知道棉甸对艾米丽财团的要求是多么的屁颠颠实行啊!

    直升机先行,而且还是全功率大开功放的低空飞行。

    这功放个啥?自然是宣布这支部队是拿考罗所属的部队,领取了国防部拨给的武器,现在就要回去驻地驻防,还请民众不需要慌张!

    自家车队内的陈浩然,隔着车窗和外面轰鸣的声音都能听到这功放的宣告,不由得撇撇嘴,这是落实自己是带路狗的身份吗?

    看来说把自己当成自己人的话都是虚假的,因为自己这条带路狗的名头一旦落实,绝对是混乱之地人恨不得生吃了自己。

    嗯,应该落实了,不见隔壁进城那条路上,好多军车都有人下来死死的盯着自己这支开拔的军队吗?看他们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模样,显然是通知混乱之地的军阀们要注意自己了。

    不过还是那样,淡定就行。

    只是,陈浩然还是忍不住叹口气,为了完成系统任务,自己可是在这儿待了大半个月了,都没法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的事情,给系统限制住,自己追求的自由没有了,不过要是重新选择的话,自己还是愿意溜达出来,而不是乖乖在国防班训练的。

    在部队离开城市的柏油路时,陈浩然发现了部队后面跟上了一支超级庞大的尾巴。

    那是一个泥头车、各类工程车组合成的一个超级车队,陈浩然甚至可以看到,他们就跟在自己队伍后面,开始碾地铲土倒砂石铺柏油,一副要跟着部队,修一条泊油路到自家驻地的样子!

    棉甸政府的这个举动,自然立刻就传播出去,本来大家还观望棉甸政府召集混乱之地军阀开会是什么结果的,现在这状况一出来,立刻就跳了起来,连仇恨拿考罗当带路狗的事都被暂时放到一边,所有军阀和本地土司们,都联合起来制止那支部队的前进!

    因为不制止的话,要是把公路修好了,棉甸的机械化大军岂不是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自己这些人能够赖在这儿作威作福,靠的就是险恶的地形地利啊!要是地利没有了,傻子都能想得到,自家这混乱之地就算联合起来也没法和政府军对抗的。

    以前棉甸征讨混乱之地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使用这种大军前面开路,修路大军在后面修路的推进方式,但一来这费用太过昂贵了,费那么大力气打下的混乱之地又来不了钱还得贴钱,有这功夫,还不如想着怎么把这笔费用贪进自家账户里呢。

    再加上混乱之地面对这样的危机时,也是齐心协力,藏着的高端装备精锐部队尽出,这才让棉甸征讨大军次次都困顿在山区外围没法深入混乱之地。

    可现在棉甸政府有艾米丽财团千亿金元做酬金,还被艾米丽政府捏住了私人钱袋,以及被捏住各种见不得人的把柄,所以棉甸政府这次的征讨自然和以往完全不同,他们可是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团结,最无私,最务实的准备工作,也全方位方方面面的进行监控。

    这个监控可不是监控混乱之地,而是监控自家这边的官僚军官们,深恐他们习惯性的为钱出卖自家军队的情报和为钱懈怠怠工这些问题。

    当然,对于混乱之地的监控也不会少,不过这完全交给艾米丽军方的间谍卫星负责,艾米丽军方就用一种盟国请求的理由,光明正大的把自家间谍卫星窥视到情报第一时间传达给棉甸国防部。

    至于具体开打的问题?抱歉,艾米丽军方不掺和,甚至派人当参谋都没有,更不要说直接指挥棉甸军行动了。

    这是为了避嫌,毕竟给情报还无所谓,要是掺和进去,肯定会出问题的。因为艾米丽的高层可是知道,国内的财团又不是只有一个,这个财团要求帮忙你伸手了,那么另一个财团要求帮忙你能不伸手?

    再说了,财团和财团之间可不是一团和气的,自己这边要是太过深度掺和棉甸的事情,信不信大票人等着掀翻自己然后迫不及待的坐上自己的位置?

    所以为了能够继续为钱效力,咱可不能让人找到错误掀翻下台呢!

    不过大家都对棉甸军处于乐观倾向,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上下一心,而且装备先进,还占了大义名份,又获得国际支持的政府军,没可能败于占地为王的土著的!

    和大家猜想的一样,棉甸军在统一意识,上下协力,并且严厉敦促,还舍得大笔大笔花钱的情况下。

    嗯,特别是这舍得大笔大笔花钱。

    棉甸军完全变了一个样,特别是军中贵族的空军,以前一旦遭遇袭击,防控导弹还远远的,空军就会直接掉头跑回机场,然后用各种借口拒绝升空。

    可这次,三架战斗机被同样很高端的防控导弹射了下来,剩下的战斗机不但没有炸鸡窝一样的逃窜,反而还直接俯冲进行报复,一下子把某个军阀费劲千辛万苦珍藏着不示人的防控导弹营炸个精光。

    于此同时,棉甸的电台电视网络,马上大肆宣扬三个战死的飞行员,大票大票的嘉奖送过来。还有同样大肆嘉奖立下战功的飞行员。

    至于有人说这些战机的真实飞行员全都是雇佣兵?这是污蔑!一定是敌人的污蔑!咱棉甸高贵的飞行员才不会聘请雇佣兵帮忙作战呢!

    战斗是由战斗机第一个打响,然后就是武装直升机开始清扫地面险恶之地,不过10架武装直升机只清扫了大概100平方公里的位置,就已经全部被肩扛式导弹摧毁。

    要是以前,遇到这样巨大的损失,棉甸军早就退缩了,可这10架武装直升机被摧毁,后面立刻来了20架武装直升机重新加入名义上属于陈浩然的那个步兵团战斗序列,然后依旧悍不威死的继续清扫危险地带,继续掩护陆军前进。

    一直被团团围在部队中央,当人质多过当主心骨的陈浩然,虽然根本接触不到任何的军事情报,但他的耳目并没有丝毫问题,别忘了他带队出门的私兵,除了一个排的步兵外,还有20名的忍者呢。

    这些忍者都不需要干嘛,只需要藏在这支部队的各个指挥部,然后把看到听到的消息转给陈浩然,他自然就对现在的战况一目了然。

    虽然对军事不大熟悉,也不是天生的将军,但陈浩然还是能够从资料中看出,那些坠毁的武装直升机绝对是棉甸军的本身飞行员驾驶的。

    因为那个操作能力实在是有些差劲,好几架直升机居然是操控失误自己撞山撞树自杀的。当然,这是内部高级资料,对外对内,都说这些直升机是被敌人导弹摧毁的。

    看着这些资料,陈浩然对混乱之地的抵抗也是觉得悬乎了。虽然棉甸军的战斗力很差劲,可混乱之地的军阀们的战斗力也不怎么样,而且棉甸军总是个整体,而混乱之地联军却是乱七八糟的。

    更重要的一点,兵力上不去说,大家实力差不多,可高端装备,艾米丽那边是敞开了的供应棉甸军,毁掉1件卖你2件,突然财大气粗的棉甸军还不要2件,而是直接要20件!显然他们也知道这种可以无限量得到高端兵器的机会可不多,自然是拼命的购买装填自家武库。

    而混乱之地的军阀们呢?因为他们是靠毒起家靠毒发家靠毒养家的,名声臭得不得了,每次做军火交易都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先不说很难找到渠道,找到渠道很难买到高端武器,还得深恐被人黑吃黑,所以军阀们的高端武器都是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才一点点偷偷摸摸攒到的。

    可谓是用一件就少一件,特别是那些防空导弹,更是弄到一个营都不知道是多么天大的运气。至于肩扛式导弹数量倒是多一点,可这玩意对付不了战机,只能怼怼直升机和坦克。

    在几个珍贵无比的导弹营被棉甸战机轰掉后,棉甸战机就处于无敌状态,虽然一些险峻地形无法形成对友军的支持,可有这么几个高端玩意在头顶飞着,两边的心态都有变化的。棉甸那边自然是士气大振,混乱之地那边则士气大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