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这新组织的阻拦没多久,就被私兵们带着往后撤,后面自然又有500名新组建的兵丁在阻拦。这下子这些连长营长都不见了的步兵们,自然定下心来,只要上头不把他们抛弃掉,他们自然就恢复起战气。

    别说棉甸军如何烂如何不堪,他们怎么都是专门从全军抽掉出来的精锐兵丁,当组织结构重新凝聚后,战斗力就自然发挥出来了。

    嗯,棉甸军的这些步兵,玩丛林战和步兵战,那可是有一手的,毕竟这才是他们的本行,反倒是玩高科技战术不是那么拿手。

    陈浩然就这么节节抵抗,前面丢10个私兵加500名兵丁,阻挡一阵,死个数十上百人,撤往下一线,而下一线已经有新的10名私兵和500个兵丁组成防线,这第二轮的后卫再死个数十上百人又往后面撤,第三条防线依然有10名私兵和500兵丁组成的新防线。

    一开始这三条防线,都是很快的崩溃,最多就抵挡个十数分钟半小时的样子。

    可当第一轮撤退下来的兵丁补充完人手,再次阻挡的时候,就可以数十分钟一个小时以上的样子。

    嗯,陈浩然虽然才组成了三轮的部队,加起来才1500人,可这个加强团都足足有五六千的兵丁呢,虽然大家一窝蜂的到处乱跑,可跟着陈浩然这个团长逃窜的兵丁起码有三四千人的样子。

    这三四千人先是被整出1500人当阻挡的后卫,剩下两三千人自然就不会那么慌张,然后在剩下几个私兵的吆喝下,自然开始寻找自家班长排长之类的重新构建组织。

    而陈浩然到后来,也是按照整班整排的调入那三阵后卫里面当补充兵。

    这样边退边整编,很快就把所有的溃兵都整编妥当,不过剩下的兵丁也就三千多人了。

    可这三个压缩团却非常有战斗力,起码到后面都可以和那票全民皆兵的人潮对抗起来。

    当然,能够和对方对抗起来,一个是,陈浩然他们已经一路狂退的退出了三大军阀的地盘,那些全民皆兵部队的攻击力一下子没那么足了。再一个,除了开头导弹火箭筒重机枪这些玩意助阵外,后面都就是步枪轻机枪手雷这些玩意的主场。

    至于为毛不继续用重武器攻击陈浩然他们?那个理由太简单了,不值得费这个钱啊!

    用打飞机坦克的导弹来攻击步兵,这是艾米丽这财大气粗的军队才会如此败家的,换其他国家的军队,谁都不会如此做。

    至于重机枪啥的,不见这全都是山区吗?道路难走,这重机枪扛着追过来,战斗都结束了。

    所以失去重武器支援,只有轻武器,三大土司那全民皆兵的部队,作战能力还真不如棉甸军的精锐兵丁呢。

    因此,几个条件下,陈浩然的这三个轻装团,就这么把三大军阀的全民皆兵挡住了,让他们不像之前那样,悍不畏死的死命追杀。

    看到这,陈浩然和兵丁们全都松口气,然后开始有序的持续后退,三大军阀那边的全民武装,也没有追过来,就这么看着陈浩然他们慢慢撤离,直到大家彻底脱离接触。

    战败的消息早就传到棉甸国防部去了。

    只是国防部对于损失一个加强团的事一点都不在意,如果是以前,这折损了五分之一的机械化军力,国防部的将军们得有好几个引咎下台。

    可现在呢,这五分之一的高端军械丢了也就丢了,谁让棉甸打通了艾米丽军购啊,大把大把的高端武器装备只要下单就会第一时间送过来。

    所以觉得自家底气足的国防部高层,自然立刻下令调拨一个机械化师加两个轻步兵师,前去讨伐叛逆。

    这边的事不算啥,只是下达命令就行了,他们还不信这次自己下足如此大的本钱,就搞不定三个大土司!一想到能把这积攒数百年的三大土司给洗劫一空,棉甸高层们就各个猛吞口水。

    然后就开始在这边争夺打下三大土司后怎么分赃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可比军事和政治都重要呢!

    而陈浩然这个拿考罗临危不惧,在先锋团崩溃,军官们或死或俘,全团崩溃之即,力挽狂涛,收拢溃兵,重新站稳脚跟的事情。棉甸高层也就是瞟一眼,询问一下,知道这次战斗拿考罗都乖巧得很,让干嘛就干嘛,死心塌地抱棉甸大|腿之后,很淡然的吩咐下面继续吹捧拿考罗,让国防部把拿考罗晋升为准将,命令他收拢败军回归驻地,等大军继续讨伐三大土司的时候再当偏军。

    嗯,棉甸高层很是大气,直接把那些溃兵划归给陈浩然了。不过想来,这和这三千人全都是战败的存步兵有关。

    只要是步兵,棉甸高层才不在意这些兵给谁了。现在飞机坦克这些高端玩意才能落在棉甸高层的眼中啊。

    得到命令的陈浩然,自然换了一身准将军服,将级的服饰和校级服饰相差巨大,反正穿上后,魅力都增加了几分。

    陈浩然没在意这个,反倒是对让自己收拢溃兵的命令很是兴奋,别看这场战斗加起来动员了十数万人,飞机坦克导弹全部出笼,而且打得极度的热闹非凡。

    但真要说起来,战死的兵丁还真没多少。

    反正陈浩然没接到命令前就已经开始收拢溃兵了,这些溃兵,除了战死受伤没法动弹之外,只有少数跑到深山老林里不出来,其他的都很自然的顺着来的路线往回跑。

    跑出去后,又不敢直接跑回军队,毕竟逃兵罪也是很重的。

    而这个时候发现原来的部队居然还有组织,并且开始收拢溃兵。跑回原来的部队编制,而且还不算啥逃兵,这怎么选择是人都清楚,所以这些溃兵消息一传播,躲藏起来的他们自然兴冲冲的跑了回来。

    等到陈浩然接到命令时,都已经没有溃兵回来了,人数一清点,居然快有五千人!而且里面最高军衔的也就是个中尉罢了,上尉和校官们除了陈浩然这货外,其他的全都莫名其妙的战死阵亡。

    心知肚明这是怎么回事的陈浩然只能摇摇头,也就是棉甸政府没把步兵当一回事,同样还有三大土司的第一次袭击实在是太猛烈,一招就把自家这个加强团给打崩溃,最后再给全民皆兵部队一冲,整个组织结构都混乱了,这才有自己捡便宜的机会。

    不然任谁看到一个六七千人的团,连长以上的军官居然全部阵亡,就留下一个傀儡团长在,任谁都会怀疑一下,就算不怀疑,那也会重新派遣一票军官来接手的。

    而现在人家三个师的部队就要登场战三大土司,自己这招牌直接就摆在一边去了。

    所以陈浩然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带着略作整编的五千大兵,滴流的回到龙昆县这个官方认可属于自家驻地的地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