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是搭讪,小姐姐,我真觉得你面熟。『『ge.co”陈浩然摇摇头,然后一边追溯自己的记忆,一边说道:“我叫陈浩然,住在茶园小区34栋……”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那美女已经是尖叫起来:“陈浩然?你居然是陈浩然?!不可能吧?当初那黑猴子一样的小屁孩居然变得如此帅气了?!”喊着,这美女就蹦跳过来的一把抓住陈浩然的头发,拉低他脑袋,然后板着后脑勺的位置。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陈浩然,见到对方扳自己的后脑勺,脑海里的一个身影立刻浮现出来,他忍不住也跟着惊呼:“哇哇,你是李家大姐还是二姐?”

    那美女已经看到陈浩然后脑一小块弯月型的伤疤,不由得用力挤压着陈浩然脸蛋:“我是你妍姐啦!臭小子,有手机都不给你妍姐打!以前白疼你了!”

    “呜呜!”陈浩然没啥好说的,这个李妍,是原来自家四楼乙号户主的大女儿,小时候自己和聂雨漩没少屁颠颠的跟着这些大姐姐玩。

    只是小学快毕业时,李家户主调任搬走,再然后只是隐约能从老妈那边听到一些闲话,而小孩子注意力自然很快转移,几年后,就知道有这么两个小姐姐存在,印象都会模糊。

    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重见。

    如果之前,陈浩然只是当自己见义勇为救了人,并且还顺手把凶手逮住,以后的事就交给警察处理。可现在这受害者居然是自己老邻居小姐姐,那么事可就不一样了!

    他先是殷勤的扶着李妍坐下,然后问道:“妍姐,你这可是被人谋杀啊,你做了什么事惹来这么大的仇人啊?”

    李妍激动过后,终于彻底的清明起来。忍不住看看那个被二哈威逼得缩在绿化带角落的司机,有些疑惑的问:“不会吧,真的是谋杀吗?我没得罪什么人啊!”

    “证据都在这记录仪里呢,我是不会骗你的,我真的看到那司机逆行后才喝白酒装醉的。”陈浩然晃晃手里的记录仪说道。

    “我信你,姐姐这条命都是你救的,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李妍笑道,不过她目光看向那完好的记录仪,不由得感慨一下:“真是好运气,这记录仪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不然就算有你口证,法律上来判,那人也最多是醉驾车祸而已,而且还因为你救了我,没有人出事,判的刑罚肯定不重,请个好律师,一两年就能出来的。”

    陈浩然偷偷撇嘴,如果不是自家在跳车的瞬间就用念力保护着这个记录仪,撞飞的时候,更是把这记录仪摘下来移到绿化带下面,你看这记录仪会不会和那车子一样变成废墟。

    确定这车祸是谋杀,李妍开始沉思自己到底得罪了谁会下这么大本钱要自己小命。而陈浩然自然把二哈招呼过来摸它脑袋的夸奖,而那司机则呻|吟着的缩在绿化带角不敢怎么动弹了。

    而这时,消防车率先冲了过来,水柱马上喷洒出来的扑灭两辆车子的火焰。

    紧随消防车而来的警车急速停下,一票交警跳下车,兵分三路,两路隔着水柱和火焰,垫脚朝快烧成骨架的车子里张望,看到没有尸体,松口气,等另一路跑去查看那辆泥头车的交警跑回来汇合情报,在场的交警全都松口气,紧张感马上消失大半,却也麻利的进行现场探测。

    没法,对交警来说,首先就是伤亡情况,只要有伤亡就是大事,死得越多事故越大,而只要人员没有伤亡,车子撞得再烂,那也是小事。

    之前他们得到报警,拼命冲过来的路上,就已经胆战心惊的了,毕竟那报警夸张的话语实在是有些恐怖,两辆车子爆炸啊!

    等看到火焰黑雾冲天的场景,那就已经是哀嚎一声,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但现在一看,居然没有死人,那还不松口气啊!

    第三序列冲过来的救护车,就很聪明,直接绕道过来的停到陈浩然面前,护士医生冲下车,第一时间就让李妍躺到担架上,也同样有人去护理那个司机。陈浩然这边当然也有护士过来,但才跑了两步就停下脚步,因为这个只是身上衣服有些泥土的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伤的样子啊!

    二哈?它正乖巧的蹲在陈浩然身边享受摸头杀。

    检查那个司机的护士医生,看到伤口不由得一愣,忍不住扭头朝陈浩然身边蹲着的二哈看来。

    就在他们要说什么时,聂大局长出现了,一看到这大魔王现身,二哈这货,理所当然的是第一时间跑过去摇头摆尾的卖萌。

    聂龙镇摸了一下二哈的脑袋,带着它来到陈浩然面前,直接问道:“怎么回事?车祸谋杀?有证据吗?”

    “有,在这记录仪里,找个电脑就能导出来,那泥头车司机绝对是先逆行,然后喝白酒,瞄着妍姐撞过来的。”陈浩然递过记录仪的说。

    聂龙镇一边把记录仪转交给手下去处理,一边好奇的把目光转向已经躺在担架上的李妍,并向陈浩然发问:“妍姐?”

    “就是李馆长的大女儿啊,就咱们34栋4楼您楼顶的那户住户,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搬走的!”陈浩然解释道。

    “图书馆的李馆长?他大女儿李妍?!”聂龙镇自然是立刻想起自家邻居来了,当然是立马就去担架那边探望。

    之前说过,陈浩然那个老小区的邻里关系很不错,而且那里的住户绝大部分都是体制内的,就算不认识,那也是听过名字的。

    像聂龙镇这样的人,或许和其他邻居的关系没陈浩然家那么好,可却也都是见过面,并且熟悉对方的。

    聂龙镇和李妍,两人都非常客套的打了下招呼,聂龙镇询问一下身体情况,让她好好安歇,事后会有警察去做笔录,就让救护车把她拉走。而李妍当然是道谢一番,只是还没和陈浩然招呼,就被救护车带走了。

    =============================

    聂龙镇的目光转向那个司机,而之前还准备说啥的医生护士,直接就不吭声,麻利的给司机包扎好伤口,放上担架,推进救护车,几个警察直接尾随了上去。

    至于那个司机的哀嚎:“我被狗咬了,我要打疫苗!我要打血清!”的这些话,直接当没听到。

    聂龙镇低头看看蹲在身边的二哈,二哈这货立刻仰着头伸出舌头,拼命的甩动尾巴。

    而这时,刚才接去记录仪的警察已经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过来的展现给聂龙镇看,还别说,扩大视频后,可以很清晰看到泥头车逆行,以及逆行后司机灌酒,朝着李妍这边猛撞过来的影像。

    看完这视频的聂龙镇,很是满意的拍拍二哈的脑袋,并且表扬道:“不错。”

    二哈甜醋立刻眼睛眯成弯月,咧嘴欢笑,尾巴甩得跟电风扇一样了。

    这时,聂龙镇自然就对陈浩然说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带着甜醋跑到哪儿去野了快一个月啊?别骗我,我可不像你爸妈那么好骗,居然敢对他们说你回国防班了。”

    “嘿嘿,到处溜达一下见见世面嘛,反正之前国防班只是军训,我可是得到特许不需要参加的。而现在我不是赶回来了嘛,会接受10月以后的文化课的。”陈浩然咧嘴笑道。

    正哈拉时,突然一辆警察迅猛冲到边上停下,一个警官快不出来东张西望,见到聂龙镇这边,立刻眼睛一亮的快步跑过来一个立正敬礼。

    “咦?老陈你怎么来了?”聂龙镇回个礼好奇的问道。

    “哎,局长,这里是不是有个叫李妍的女性出车祸了?”这个陈姓警官忙问道。

    “是啊,救护车刚走,送到市第一医院了,怎么,你认识的?不用担心,刚才医生说只是腿部被划伤,缝上几针就搞定,没什么事。”聂龙镇说道。

    陈警官明显松口气的说:“哎,那是我娘家侄女,这次来看望我这姨丈和小姨,也顺便回趟老家,她是这槎城人。”

    “啊,李妍居然是你娘家侄女?真是好巧啊!”聂龙镇一脸愕然,就是在边上不吭声的陈浩然也一脸的愕然,这个陈姓警官警衔也就比聂叔低了一级,在警局属于副局长级别的,这样牛的人,自己却不认识呢,刚调来的?

    “咦?局长认识李妍?”陈警官也愣住了。

    “哈哈,她家以前住我楼上,老邻居了,李馆长李夫人还好吧?没想到李馆长他们居然是陈处长的姐夫姐姐呢。”聂龙镇笑道。

    “哎呀,真是好巧啊!我姐夫姐姐他们很好,现在在国外享福呢。”陈处长也笑了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新鲜萝卜皮,居然可以通过娘家侄女的关系和聂局长扯上关系。

    “对了,陈处长的孩子也是国防班学员哦,来,陈浩然,这是市局政治处的陈建军,叫陈叔。”聂龙镇拍了一下陈浩然的脑袋说道。

    一听政治处,陈浩然立刻醒悟过来,忙打招呼道:“陈叔您好,没想到妍姐居然是您侄女,更没想到陈抗是您儿子啊!他和我一样是红绶带学员呢,真是有缘啊!”

    陈建军眼前一亮,忙快步过来握住陈浩然的双手:“你就是李妍说的陈浩然,感谢救命之恩,要不是你,李妍可就……”说到这一阵后怕,李妍那边打电话给他,他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车祸,结果来到现场,看看焚烧的黑烟,还有铺满地面的汽车零碎件,真是为李妍逃过一劫擦一把汗。

    只是说到这,陈建军突然有些迷惑了:“那个,陈浩然同学,你们不是在国防班军训吗?怎么你会在这儿?难道国防班提前放假了?”

    陈浩然有些不好意思,这可是自己同学的家长,同时也是妍姐的家长,更是聂叔的同事,自己待遇特殊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啊。

    聂龙镇自然站出来解释:“这混小子得了他们国防班总教官的特许,允许他不参加军训。”

    陈建军立刻眼睛光芒一闪,他可是记得陈浩然说过他和陈抗一样是红绶带的,红绶带是什么等级,这对内情一知半解的人们也是清楚的。而居然可以让总教官特许不用军训,这说明这红绶带远超凡人啊!

    虽然自家儿子不如人的酸意涌动了一下,但飞速消失,这小子牛到这样的地步,前途无限,再加上还是自家侄女的救命恩人,而且还和聂局关系很好的样子,怎么都得好好亲近一番才是。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表现亲热,聂龙镇就招手手下把笔记本电脑递过来,点开视频给陈建军看。

    陈建军虽然是担任务虚工作,可也是从基层爬上来的警察,一看视频就知道怎么回事,立刻就问:“局长,嫌犯呢?”

    “在医院,已经有刑警队的人监控着,等包扎妥当就会进行审讯。”聂龙镇说道。

    “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可以找我,也希望我能够得到及时案情通报。”陈建军以受害人家属的身份说话了。

    “可以。”对这并不违例的事情,聂龙镇当然是点头答应。

    事情处理完毕,大家各自散去,陈浩然也搭顺风车回家,二哈这货自然也跟了回来,它主人还没结束军训呢,那边的家还没人搭理它,当然得继续赖着陈浩然了。

    既然回到家,陈浩然不可避免的和父母打招呼,对于这个一没声息就一个月的儿子,陈浩然的父母很是淡定,或许他们以为自家儿子还在国防班军训呢,现在月底里,出来放风。

    而沉迷于自己事业的两老,随意哈拉一下就不理会这个儿子了。搞得陈浩然有些郁闷,不过他也淡定下来,好好歇息一下,然后去医院探望一下妍姐,再等着聂雨漩结束军训就是了。

    不过,才刚躺下,聂龙镇的电话打过来:“小子,李妍的事有些麻烦啊,你看能不能从你雨哥那边买情报吧。”

    “啊?”陈浩然愕然了,一个车祸谋杀居然要从雨哥那边找情报?刑警队那边找不到线索?而且这事很重要?居然让聂叔向自己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