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事啊聂叔?难道没审讯那个司机?”陈浩然挠挠头问道,这没头没续的找雨哥也不是办法吧。 ̄︶︺sんцつww%w.%kanshuge.co

    “哎,别说审讯了,现在连人都见不到,那司机直接被省厅接走,然后又被部里接手,完全成了部里直接负责的案子了。”聂叔说道。

    “哇!不会吧?我妍姐变得如此牛逼了?”陈浩然震惊的喊道。一起车祸谋杀案,居然由警察部来负责?开玩笑这是!

    “你还不知道李妍的身份吧,知道星耀手机吗?”聂龙镇问道。

    “知道啊,我用的就是星耀手机,这可是咱们国内最牛的手机制造商了。”陈浩然点头说道。

    “嗯,李妍就是星耀手机芯片开发小组的其中一个小组长,手里掌握着一堆的专利,并且她负责的那个小组还是星耀芯片开发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可以说她的研究一旦成功,那么星耀就牛了!”聂叔再次说道。

    “啊?咱们和艾米丽的贸易战起因就是星耀手机被封锁吧,这时候不是该正忙的时候吗?怎么妍姐这样一个重要的研发组组长,会跑到咱们这小地方来?回老家也不是这样的啊,不是说李伯伯他们都在国外享福吗?”陈浩然的疑惑噼里啪啦的询问出来。

    同时,对于警察部负责这么一单谋杀案,也明悟过来,在这国家全力支持星耀和艾米丽对抗的时候,负责重要研发工作的科研组长遭到谋杀,不大动干戈才是怪事呢。唯一奇怪的就是李妍如此大牛,干嘛一个人跑到槎城来,居然大心脏到不配上几个保镖?

    “问李妍了,她是工作太忙,被上头强制放假,所以她就选择回槎城这个故乡歇息一下顺便看看亲戚的,谁都没想到会遭遇谋杀,现在上头可是恼火得很呢。”聂龙镇说道。

    眨巴下眼睛,陈浩然有些迟疑的问道:“叔,这案子既然给上级拿走了,还要情报干嘛?”

    “哼!你不觉得我们槎城最近变得千疮百孔吗?什么人都敢在我们槎城嚣张一番,我这个警察一哥还要不要面子了!所以就算这个案子给上头拿走了,我也得把那些混蛋在槎城的触手给斩断了!”聂龙镇咬牙切齿的说。

    陈浩然明了,上次催眠师的案子可是把聂叔弄得焦头烂额,差点就被勒令辞职下岗了,现在又来一个买凶杀人,还是杀星耀芯片研究组小组长的大事,都惊动了警察部,他这个市局一哥不表现一下,真的是左右脸给人反复的打啊!

    聂叔要讨回面子,陈浩然自然毫不迟疑的拍胸口表态:“放心叔,我这就找雨哥要情报!”

    “好,有消息了立刻通知我!”聂龙镇放下电话,不由得叹口气,自己真是没脸了,居然让小辈帮忙自己挽回脸面。

    不过掏出陈浩然送的炼体丹,聂龙镇又是一笑,自己人要什么脸面,自己这边费劲找不到头绪,还不如陈浩然一个电话就得到结果呢,既然有这样的优势,那干嘛不利用呢。

    “雨哥,找你买个情报,就是我老邻居李妍,星耀手机芯片研究组的那个李妍,她不是在槎城这边遭遇车祸谋杀吗?我想要知道这幕后黑手和他们在槎城以及东省的触手。”陈浩然很是直白的说。

    “没问题,100万金元就可以情报到位。”雨哥同样二话不说直接答应。

    “好,我这就转账给你。”陈浩然还以为自己要大出血了,没想到只是区区100万金元啊,所以要多爽快有多爽快。

    钱转到雨哥账户里,没过几秒,一份文档就传到陈浩然的手机中。

    打开文档一看,陈浩然有些挠挠头:“聂叔牛逼不起来了,这情报可不算是证据啊,根本就没法对人动手的,而且人家还是如此牛逼的存在。不过想想也是哈,他这样卖外货起家的公司,不站在艾米丽那边才是怪事吧。”

    也不在意,直接把文档转给聂龙镇,很快就回了句:“收到”然后就了无声息。

    陈浩然撇撇嘴:“真是新人娶进房媒人扔过墙啊!”但对于聂叔,他还能如何呢?只有当没一回事了。

    梳洗一番,让二哈乖乖的待在家中,他就啪啪屁|股出门去看望妍姐了。

    重新回到自己熟悉地方的二哈,正稀罕着呢,也没缠着要溜达出去,很是安稳的待在家里。当然,它就算想跟着去也没可能,医院不可能让宠物进去的。在医院外等着,怕找不回来呢!

    买了点水果,来到医院,打听一下,就得到了李妍病房号,施施然的走去,赫然看到门口居然有两个大汉守护着。

    这让陈浩然不由得杨杨眉,这两个大汉一看就是便衣警察,这是危险还没过去啊?

    一番询问,陈浩然都把自己国防班的学员卡拿出来表示身份,并且有一个便衣进去询问后,他才得以进入病房。

    李妍很精神的半躺在床上,除了她病房还有两个女便衣,这让陈浩然有些咂舌,官方对李妍的重视过分了点哈,居然派出四个便衣护卫啊!

    “哎呀,然然,你可终于来看姐姐我了。”李妍爽利的喊道。

    听到这几十年都没再听过的称呼,陈浩然不由得满脸的笑容:“妍姐,没事吧?”

    “没事,就是小腿那边被划伤一道口子,其他都只是擦伤淤伤罢了,这也多得你啊,不然你家妍姐我的小命就这么了了了。”李妍很是豪迈的说。

    “没事就好,当时我就看出你这伤是小问题,不用几天就能下地行动了吧?”陈浩然把水果放到一边,随口说道,根本不接茬说救命的问题。

    “是啊,我觉得我现在就可以走,但没法,不但我公司强行要求我配合医生,就是这些警官们也要求我安歇几天。”李妍耸耸肩的说。

    陈浩然笑了笑,看来妍姐果然牛逼哄哄了,不然星耀集团和警察才不会如此紧张李妍的安危。就是不知道这个当初想要当明星的姐姐,怎么会变成科研人员,还是科研牛人的,这期间才几年不见啊!

    “然然,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我姨父可是跟我说了,说你说国防班最牛的,居然可以让总教官特许你不军训,任由你在外闲逛,你这本事是怎么学到的?单单你能在车子撞到我之前把我救下来,就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啊!”李妍满是感慨的说。

    “妍姐你才变得更厉害呢,这才几年不见,居然成了大科学家了。你给我说说你又是怎么变的,记得我小时候,你可是整天唱歌跳舞给我看,说你想要当明星的,怎么一转弯成了大科学家了呢?”陈浩然笑问道。

    “哎,谁让你妍姐我聪明呢,考上大学后,就这么一路狂奔起来,大学毕业后被招进星耀集团,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坐上小组长的位置。”李妍很是随意的说了下自己的事情,然后话题直接转了:“小璇璇呢?她变得怎么样?还有几天军训?军训结束了赶紧带她来看我!”

    一听就是不想细说自家事情,所以陈浩然自然接上话题:“哈哈,小璇璇当初就特崇拜你,她开始拉小提琴还是跟你学的,现在她牛逼哄哄的,上次还参加了国音协的比赛,得了小提琴第一名呢。”

    “哎呀!厉害啊!居然是国音协比赛的第一名!一定要小璇璇给我拉一首才行!”李妍兴奋的一拍病床,直接坐直身子。

    而就这时,陈浩然看到一颗红点,缓缓的移动到李妍的身上,直接就寒毛竖起的大吼一声:“狙击手!全部趴下!”一把抓住李妍,猛地往后一窜,同时一脚把病床朝窗户那边踢去。

    那两个女便衣,一开始只是审视着陈浩然,等听到陈浩然国防班的身份后,警惕之色消失了,换成一副有八卦心态的聆听着两人的谈话。

    正常,国防班现在名声早就轰动全国,因为国防班的待遇不知道给谁不经意的泄露出来,在这网络时代,这消息当然是传得全国皆知。

    虽然很多人在叫嚣这是二代班,这是破坏国家的公务员规矩,是乱来之策,当更多的人是在追问什么资格怎么分数才能考入国防班。

    可以相信,在这么多人热闹之下,国防班的资格和好处早就被民众分析得一清二楚,面对这种等于高三毕业就是公务员编制的学制,任谁都是双眼通红,恨不得自己直接退回初三的年龄去,而那些自家孩子刚好初三初二的年龄的,更是磨拳搽掌虎视眈眈,等着国防班下一届招收时刻。

    所以,陈浩然这样的国防班学员,等于是半个体制内的自己人,所以女便衣自然就放松了许多。

    她们听到一个原来想当明星的女孩子,居然莫名其妙成为科学家,还是极为受上级重视的科学家,不由得感慨世态无常,想想自己少时愿望是什么,现在居然成了女便衣,同样也是一样的感慨啊!

    因为她们始终关注着陈浩然和李妍两人,自然也同样注意到那颗小红点的移动。

    虽然她们是女便衣,但这槎城是四线城市啊,以前根本就没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案件层出不穷,在那催眠师出现之前,凶杀案槎城一年都没有一起呢。

    所以可想而知,就算她们学警时代成绩非凡,平静这么多年后,都有些反应迟钝的。

    等她们醒悟那个小红点是什么事,陈浩然早就已经反应完毕,李妍躺着的那张病床都被踹飞的撞向窗户,两个女警这才反应过来的连忙趴下。

    然后,听到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听到病床撞击窗户的金属碰撞声,而这里面还夹杂着子弹击中金属床板的声响,这下哪儿不清楚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所以两女,一个掏出手枪爬到窗边角落,一个掏出对讲机拼命呼叫总台。

    于此同时,听到声响第一时间打开房门的两男警察,自然也反应过来,赶紧护着陈浩然和李妍两人从房间内出来。

    才一出门,陈浩然就立刻抱着李妍趴在地上,并且还顺脚的把两个男警绊倒在地,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走廊的窗户玻璃噼里啪啦的碎裂了,然后病房的外墙,也噗呲噗嗤的出现了弹孔。

    “妈蛋,两面夹击啊!狙击枪和冲锋枪一起来,他们这是疯啦!妍姐,没想到你居然如此重要啊!”抱着李妍缩在护墙下的陈浩然,还有心情嬉笑。

    李妍没有和一般女子那样尖叫,只是把身体尽量的卷缩在一起,并且没有抬头的回答道:“正常,只要我的研究成功,艾米丽对通讯的垄断就一去不复返,并且未来世界通讯的标准将会属于我们夏国。”

    听到这话,沉淀在脑海里的某段记忆浮现了起来,陈浩然震惊的看着怀中的女子,如果自己的记忆没错的话,未来几个月,艾丽米和夏国爆发一次外交冲突,风闻艾丽米对星耀集团下了一次黑手,然后快要世界大变的时候,夏国才彻底掌握住新通讯的标准。

    当时举国兴奋欢呼,但可惜,夏国得意没多长时间,世界大变,一切规则重零开始,之前世界各大强国竞争的项目全都无用,别的不说,网络直接就变成局域网了,只能在各个势力范围内使用,没法像现在这样全世界联网。

    通讯方面更是如此,甚至同势力中,通讯都断断续续的,没现在这样通畅。

    而现在,听妍姐的意思,这新通讯标准,很快就要制定了?那为何未来却是过了好几年才成功的?

    难道那外交冲突,艾米丽对星耀集团下黑手,就是指李妍被谋杀掉的事情?

    想想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溜达到迎宾大道,见义勇为的救下了李妍,李妍肯定就车祸身亡,而且那个司机也就是被定个醉驾,关上几年了事。

    得等事后发现不对劲再来调查,那时恐怕黄瓜菜都凉了,大家只能互相打嘴炮了事而已。

    而因为自己的掺和,妍姐安然无事,然后那边看到车祸谋杀失败,直接就心急如焚丧心病狂的派出枪手,看他们如此急切嚣张,显然李妍的重要性已经超乎想象!

    自己这又改变了历史?

    想想自己才刚把混乱之地折腾一顿,历史早就被自己弄得面目全非,陈浩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嘿嘿,咱这样才是一个称职的重生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