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然学员,我代表总部,特别征召你加入特别行动对。 ̄︶︺sんцつ”邓音韵,先是笑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

    陈浩然心头嘀咕:“要不是知道你是谁,还真会被你这话忽悠了。”

    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邓少校,我还是学生呢,才16岁,所以……”

    邓音韵眉毛一挑:“陈浩然,我是以总部的身份征召你,你说的理由都是不是问题!”

    陈浩然闻言一笑:“邓少校,看来你是没查清楚我的资料。”晃了下脖子吊着的通行证:“看见没,国家要征召我,起码得将军来找我!”

    以邓音韵的眼神自然看清证件上的文字,这让她瞳孔猛的一缩。

    同时眼里也浮现出狐疑神色,毕竟这种权限根本就没见过,也没听过。

    但就是因为没听过,才有迟疑,这里面的道道可是有得说。

    首先陈浩然是从戒备区出来的,这就说明通行证是有限的。

    而这种除了特殊区域不能进,其他地方通行无限制的通行证,只有最高机构才能颁发。

    这就让她迟疑了,没听过陈浩然有这样的地位,这样的关系啊!

    通行证是假的?这不可能的!这里各个部门那么多,有点风吹草动就死盯着,不可能有假证出现的。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陈浩然能够拥有这样的证件,那真是骇人了。

    自己真的是没有查清楚陈浩然的底细?不可能的啊,自己来之前,可是把陈浩然的档案都看了一番,虽然这陈浩然是个槎城特殊班最杰出的一名红绶带学员,享有不用上课的特权,并且还拿到了功勋大满贯的奖状,但他的背景关系却很简单的。

    一个槎城政府后勤部门的科长,一个槎城大学的教授,相比起来,反倒是青梅竹马的爹妈地位比较强点。但这些都只限制于槎城这个四线城市里面,凭借他们的人脉和权力,根本就不可能给陈浩然搞来那张通行证的。

    这里面有自己不知道的什么事情吗?

    见到邓音韵不吭声了,陈浩然咧嘴一笑:“那么邓少校,我这就走啦。”说着开车门,驱使正好奇张望着的二哈甜醋上车,然后坐在驾驶室,关门点火,朝着站在原地不动的邓音韵敬个礼,一呼油门呼啦一下子溜走了。

    邓音韵好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恼怒的神色,她捏捏拳头:“陈浩然,别得意,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我肯定会把你给拉进特别行动队的!”

    车子开出老远,已经不能从后视镜看到邓音韵的身影,陈浩然才松口气的拿起通行卡亲了一下:“妈蛋,好彩我之前得到了这张通行卡,不然还真没办法拒绝邓妖女的征召啊!”

    甜醋竖起耳朵,嗷呜一声的看着陈浩然。

    陈浩然拍拍甜醋的脑袋:“甜醋,以后你得小心刚才那个女人,这家伙就是个妖女,而且还是一心往上爬,把手下人命当筹码用的妖女。”

    说着这,陈浩然不由得感慨万分,之前看到这年轻的邓妖女,他还真的吓了一跳呢。在未来,那个邓音韵这妖女,负责执掌特别行动队,整个队伍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建立了赫赫战功。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陈浩然并不会拒绝这个特别行动队的征召,但让他不愿意的是,这支部队牢牢掌控在邓音韵手中,从现在她开始拉人组建,到未来数十年,这支部队都一直掌握在邓音韵的手中。

    单单这样也无所谓,起码可以说邓音韵很有手段很有能耐,能够牢牢掌控这支部队而已,换做一般的兵丁来说,有这么一个能够长久牢牢把持着部队权力的上司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但可惜的是,那邓音韵是个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不惧牺牲的女强人,这个不惧牺牲,不单单是她的手下,还包括她自己的小命,为了功劳,她甚至敢舍掉大半条性命,据说某次战斗,她只有脑袋和半截身子回来,就算凭借高超的治疗术,都花费了大半年才恢复过来。这种对自己的恨,完全可以把众多的男子压下去。

    但可惜,跟着这种野心家,她的手下也是很悲催的,以前的不知道,反正未来在陈浩然知道这支特别行动队存在后,就曾听过特别行动队重建了10次!平时折损大半手下的事更是多不胜数。

    至于折损率那么高,为毛这特别行动队还能反复重建?还能征召到这么多人手补充?

    很简单,一个是这特别行动队的事情外人不知道情况的,被征召的只知道被征召到特别行动队,不知道这特别行动队的折损率啊,不知道执行的什么任务啊等等这些的。

    大家能够知道的,只有这特别行动队的那些成功的战利,只知道那些立功者飞黄腾达!只知道特别行动队的待遇超级丰厚。

    嗯,说到这,就不得不说邓音韵在野心勃勃之余,也不会贪手下的功劳,但凡手下功劳到位了,都会把这些手下推举出去登上高位享受更加丰厚的待遇。

    但,这种能够被推荐出去的,一千个人也就一两个的样子。其他的?要么战死,要么死得了无踪迹。

    所以陈浩然这种门路多多,能力牛逼,前途不可限量的家伙,会答应特殊行动队的征召才是怪事呢。真强迫自己,了不得不要这个学员身份又如何?

    到时了不得就潜伏一段时间罢了,等世界大变后,凭借自己现在的能耐,自己一样能够拥有现在享受的待遇,甚至更高都不定。

    追思到这,陈浩然突然脸色一红,眼睛花了起来,他只来得及说一声:“甜醋,不要让人看见!”

    听到声音,甜醋疑惑的扭头看去,这一看,直接就吓它一大跳,因为陈浩然这家伙居然全身通红的直接就这么昏迷过去了。

    “嗷呜!”二哈直接窜到驾驶位,用甚至挡住陈浩然要趴下来的身躯,然后用嘴巴咬住方向盘的控制好方位,再然后爪子朝档位一打,进入空挡。这样一来,陈浩然虽然依然踩着油门,但油门去失去了作用。

    二哈甜醋,叼着方向盘,小心的扭转方向,让军车借着余速,直接撞向了边上的一处竹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