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大人说的是。. .”福兰德回道。

    “那依大人所见,我们该怎么办?”福兰德又道。

    “怎么办?当然是继续攻打多拉多港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子爵,隐藏实力能怎样?我就不信他能和我宝石神殿分庭抗礼。”诺兰语气冰冷道。

    “杀了我宝石神殿那么多人,绝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给我集合十万农奴兵,我要亲自带队前往多拉多港口。”紧接着,诺兰信誓旦旦的发出指令道。他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刚站稳脚跟没多久的子爵还能翻出天大的浪来。

    当然,说到底,阿耐德子爵是翻不出什么浪来得,可是,实际是,有的狗子却会……要是诺兰事后醒过神来,不知道会不会被自己的腹黑蠢哭。

    “大人,这是不是有点…”福兰德却是微微皱眉道。

    有诺兰带队固然好,拿下多拉多港口铲除阿耐德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福兰德担忧的是,前脚他们一去攻打多拉多港口,后脚山川神殿的人就来了,那岂不是腹背受敌?

    更何况十万农奴兵可是现在他所能调动的三分之二的兵力,而且诺兰要是将宝石神殿的骑士都带着,那福兰德领地岂不是成了空城?

    一旦山川神殿来人,毫不费力就能占领福兰德领地。

    “不必担忧,山川神殿失败数次,短时间内不会派人前来。”诺兰沉吟一声道。

    “就算是派人过来的话,神殿也会提前通知我。”诺兰继续道。

    “你只管服从我的命令就行了。”

    “是,诺兰大人。”福兰德连忙道。

    “我这就下去集合人手。”

    说罢,福兰德赶忙走出大厅。

    ……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座岛屿上。

    到处充斥着战争的硝烟,一个个身穿棕色战甲的骑士带领着无数农奴兵不停厮杀着。

    这座道岛屿名为艾托岛,岛屿的面积要比科亚岛大上一些,另外岛屿的发展也要比科亚岛强上不少,但是和科亚岛相同的是,在这片岛屿之上,同样有着商业联盟和贵族联盟,而且背后的神殿都是山川神殿和宝石神殿。发起战争的乃是山川神殿,目的就是为了报科亚岛上的仇。

    现如今科亚岛商业联盟消失,山川神殿的众多信仰也都随之消失,而且科亚岛经历过了战火后,就算是重新占据能够发展的信仰也远不比从前。所以,山川神殿这才将目光瞄准在艾托岛上,趁着宝石神殿没有防备,展开雷霆打击,想要一举将贵族联盟从艾托岛铲除。

    一时间,整个艾托岛都笼罩在了阴霾之中。

    ……

    多拉多港口。

    陈浩然在接到时海澜意识的任务后,心中虽然不满海澜意识,但还是开始考虑起了如何统一科亚岛。

    科亚河流以东,阿耐德领地已经占据了大半。

    于是,陈浩然决定就以科亚河流为中间线,先将科亚岛以东的领地全部占领。

    做出了决定,陈浩然便将克伦卢找来。命令其回阿耐德领地,连和艾伯托和爱得利,对科亚河流以东的领地发起战争。

    克伦卢接到陈浩然命令后,没有丝毫犹豫,立马出发赶回阿耐德领地。

    可就在克伦卢离开不久,诺兰带队10名白银骑士,50名黑铁骑士,还有数万农奴兵便抵达了多拉多港口边缘位置。

    远远眺望多拉多城,诺兰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彻骨杀意。

    “所有人原地修整!”诺兰大声道。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原地坐下,开始休息。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边。

    福兰德身边跟随5名白银骑士,30名黑铁骑士,后方还有4万农奴兵。

    只见福兰德一行人,却是出现在阿耐德领地边缘。

    “不好,有大规模农奴兵出现,赶紧传讯回去。”领地边缘隐藏的哨所,几名农奴兵发现这情况,立马有人道。

    于是,一名阿耐德领地哨兵便连忙策马飞奔回爱得利城。

    爱得利城,爱得利和克伦卢正在城堡大厅中,商量着出征攻打科亚河流以东贵族联盟领地的事情。

    “爱得利大人,不好了,有大量农奴兵出现在领地边缘,而且正在朝爱得利城前进。”哨兵慌忙来到城堡之中,连忙道。

    “什么!?”爱得利闻言,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声道。

    “看清楚对方有多少兵力了吗?”爱得利问道。

    “大概有4万人左右,带头人是福兰德伯爵,另外黑铁骑士约,30人,白银骑士5人。”哨兵道。

    “福兰德竟然亲自带队?”爱得利眉头紧锁。

    “这样的阵容,福兰德是想要一举将阿耐德领地攻破啊。”

    “你先下去,一旦有新消息,立马传回来。”随即爱得利看一眼那名哨兵。

    “是。”

    “克伦卢大人,你怎么看?”随即爱得利看向克伦卢。

    “硬抗!”克伦卢道。

    “派人前往阿耐德主城请求支援,另外罗伯托那边的人也要过来。”紧接着,克伦卢就继续说道。

    “另外,派人去多拉多港口通知阿耐德大人。”

    “好。”

    “来人。”爱得利朝门外大喊一声。

    “大人。”立马有人进来,恭声道。

    “拿着我的令牌,前往阿耐德主城和罗伯托城请求支援。”爱得利将自己的令牌递给那名侍从,吩咐道。

    “是。”侍从立马回应道。

    侍从离开后,爱得利和克伦卢也连忙走出城堡,迅速集合士兵,埋伏在了福兰德等人的必经之路上。

    “克伦卢大人,普通农奴兵前往多拉多港口时间上要长不少,而且路上若是遇见危险,很有可能被击杀,所以我想传讯给阿耐德大人的事儿……”爱得利吩咐好命令后,转头看向克伦卢。

    克伦卢会意,微微点头。

    “交给我吧。”

    ……

    此时在多拉多港口边缘位置,贵族联盟农奴兵已经休整完毕。

    诺兰一声令下,于是大军便踏入到了多拉多港口的领地。

    “阿耐德大人,贵族联盟的人又攻打上来了。”艾利克斯来到陈浩然所在城堡。

    “这么快?一波刚灭,这又来一波,送人头都这么积极吗。”陈浩然不由疑惑道。

    随后陈浩然便走出城堡,来到了城墙的城楼上。

    “高级白银骑士。”看着迎面而来的大军,陈浩然惊讶道。

    “而且还是三名高级白银骑士带队,这贵族联盟可真看得起自己。”

    “这阵容,如果放在以前,横扫科亚岛恐怕一点毛病没有。”陈浩然淡淡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