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

    林昆笑着说:“你们这三爷看来也是个人物,敢卖人肉,就不怕你们这里的警察抓他,吃人肉可是死罪吧。 ̄︶︺sんцつ”

    “哼!”

    跑堂的服务员好不威风,直接一条腿踩在了一旁的长凳上,这牛掰闪闪的目光,说实话挺有些欠揍的,“我们三爷在这阵子上,那是一般人能动得了的么?你今天在我们这里闹事,还来诬陷我们酒馆,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要么拿出来一大堆钱买你的狗命,要么把你的一条胳膊,还有你的女人……”

    跑堂的服务员不光堂跑得好,还是一个色种,眯着眼睛一副贪婪的模样看向遮了半边面纱的穆莎公主,嘿嘿地一笑,“你这女人也要留下来侍奉我们三爷。”

    “侍奉?”

    林昆哈哈一笑,“我真把她给留下来了,只怕你们不敢收。”

    砰!

    穆莎公主拍了一把桌子,冲着跑堂的服务员道:“大胆,你们这里还有没有王法了,简直罪可当诛!”

    跑堂的服务员不怯场,张口又要说话,不过这时楼梯下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我看看,这是谁来我的地盘闹事了,说我卖人肉,找死呢吧。”

    一听到这声音,跑堂的服务员赶紧将脚从长椅上拿了下来,转过身腰弯的跟虾米似的,“三爷,你来了。”

    来的是一个六十上下的老头儿,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说话的声音就跟华夏古时皇宫里的太监似的,要命的是手里头还拿着一个粉色的手帕,还捏兰花指!

    “呵呵……”

    三爷笑着开口:“我要是不来啊,不一定出什么乱子呢,这人肉都被抖出来了,接下来还想栽赃个什么罪名啊?”

    说着话,这三爷的眼珠子一直滴溜溜地盯着林昆,上下打量,时而掩嘴羞涩地笑,这是看上咱们林大兵王了?

    林昆心里头一阵恶寒,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咱铁铮铮的汉子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这种不男不女的东西。

    “你卖的不是人肉?”林昆笑着说。

    “是人肉,是人肉你有证据么?”三爷笑呵呵地走过来,一只手掐在腰上,另外一只手用兰花指点指林昆。

    林昆抬手抚了一下额头,“那肉还在那儿呢,你吃得下么?”

    “当然!”

    三爷莲步款款走向刚刚胖子男人坐着的那张桌子,用筷子夹起了盘子里的肉,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吃了两块肉之后,还端起一旁的杯子自顾倒了一杯酒。

    穆莎向林昆靠近过来,小声地问:“真的是人肉么?”

    林昆笑着说:“错不了。”

    穆莎脸上表情大惊,心说幸好自己以前没来这儿喝过酒,不然吃了人肉当下酒菜,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我吃了,还有什么问题么?”三爷又向林昆走了过来,扬着下巴一副那青楼里的女人卖弄浪情的模样。(一零)

    林昆尽量克制,不一拳打在这个货色的脸上,“没有问题了,既然你喜欢吃人肉,谁也拦不了。”

    “呵呵……”

    三爷怪笑了一声,“年轻人,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你说我们这里卖人肉,那是坏了我们这里的名声,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你得赔钱还赔人。”

    林昆笑着说:“好啊,多少钱开个价,至于人么……还是让你们这里的掌柜出来跟我谈吧,你说的不算。”

    三爷道:“我就是这里的掌柜,你难不成眼睛瞎了?”

    林昆坐了下来,可屁股不等落在椅子上,这三爷突然一脚踹了过来,直接将凳子给踹飞了,紧跟着一脚踢向林昆的腰间。

    林昆快速反应过来,向旁边横挪了一大步,三爷这一脚落了空。

    “呵,没看出来,居然还有两下子呢,怪不得感到我们酒馆里撒野。”三爷阴测测地一笑,继续攻击过来。

    这三爷看起来娘们唧唧,可腿上的功夫确实不赖,一套连环腿踢下来,竟将林昆逼得紧靠在了墙角。

    砰!

    一脚踢在了墙上,这墙是木制的,直接出现了一个大窟窿,然后他再向林昆踢过来,眼底闪过一抹狠戾,这一脚他可是动用了全力,势必要取林昆半条命。

    可不等他的脚落下,林昆快速的一脚踢了出去,直奔三爷的裆下。

    这三爷吧,他的一只脚高高抬了起来,正保持着向外踢的姿势,此刻眼看着林昆的脚先一步踢过来无能为力。

    嘭!

    这声音,那叫一个沉闷,那叫一个力道十足,不说挨了的人吧,就是这二楼上看热闹的几个人,光是听着就跟着疼,尤其还是踢在了裤裆的正中央,看热闹的几个人甚至直接打了个哆嗦……真疼啊。

    “啊!”

    三爷惨叫一声,这是真的疼啊,他有没有蛋不知道,反正这一脚下来之后,他就算是有蛋,那蛋也碎了。

    要说咱们林大兵王的这大脚板子。已经不知道碎了多少颗蛋了,只要不是遇到了大奸大恶之辈,他是不会轻易碎蛋的,不过对于这个三爷来说,蛋有没有无所谓,反正他是一个二娘们假太监,倒不如直接让他变成真的太监。(零一)

    三爷踉跄倒退,两只手捂着裤裆,手上还提着兰花指呢,怒汹汹地冲林昆道:“你,你碎了我的宝贝。”

    “三爷,你没事吧。”跑堂的服务员马上过来关心。

    “你大爷的,我都被人给欺负了,你还不赶紧上!”

    “老子灭了你!”

    跑堂的服务员忠心耿耿,亮起了一双拳头,卖出了大步子,冲着林昆就招呼了过来,如同出笼的猛虎一般。

    可也就是如同吧,他的一双拳头,一双脚,还不等招呼到林昆身上,就已经被林昆一脚给踹飞出去了。

    跟咱们林大兵王动手,架子摆的漂亮没用,气势足也没用,只要是功夫不到家,全都是一脚给踹飞。

    跑堂服务员的大身板子摔在了地上,整个二楼都跟着颤悠了一下,这时另外一个跑堂的服务员和门口那站着的胖服务员一起上来了,两人一看同伴被打,三爷捂着裤裆在那儿乱蹦,立马抄起了板凳就向林昆劈过来。

    穆莎见情况危机,就想要过来帮忙,林昆却是笑着冲他说:“这点问题,交给我们男人来解决就行了,你先慢慢喝茶,待会儿帮我擦擦汗就行了。”

    穆莎苦笑不得,她知道林昆的身手厉害,可没想到他的身手居然这么霸道,面对横劈而来的两个板凳,直接抬起脚迎了上去……

    (欢迎大家关注二斗的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内有剧透和精彩小番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