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这样沉默了很久之后,狐部落的首领忍不住的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ω δ..

    他看看眼前被熏得发黑的洞穴,再看看殷殷期盼的望着他的部落众人,回想一下青雀部落智慧的神子所说的那很有可能将会带来的可怕事情,以及那个自私的青雀部落天神,再低头看看手中这块已经被划去了将近一半格子的陶板,使劲的咬了咬牙齿,开口对着望着他的部落众人说道:“加入,青雀!”

    随着他的这句话出口之后,这里一下子就变得沸腾了起来。

    许多极为期待和担心的人,一下子就长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的欢呼起来。

    狐部落的首领没有加入到欢呼的行列之中。

    将这些消息对众人进行宣布的那一瞬间,就有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模糊了他的双眼。

    这个当初在打猎之中,被猛兽将胳膊上的皮肉撕咬下来了好大一块都能见到骨头了,也没有掉下一滴眼泪的强壮原始人,此时却哭得收不住眼泪。

    他站在这里,浑身都在颤抖。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发出呜呜的哭声,整个人哭的如同一个受到了欺负的婴孩一般。

    欢腾的人群渐渐的平静下来这,人们的目光落在了蹲在地上痛哭不已的首领身上,面色肃穆,神色一有些复杂。

    原本因为将要加入青雀部落而欢喜不已的众人,全都变得沉默下来。

    从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哭过的首领的哭声里,他们感受到了一些之前一直被他们所忽略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什么,他们也说不太清楚,不过却能够感受的到。

    自己等人加入到了青雀部落之后,这些看不见的东西,似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人是感性,不管是史前还是史后,都不可能完全理性。

    它所展现出来的一共有两面,善良的一面被称之为人性,邪恶的一面被称之为兽性。

    当兽性战胜人性之后,人也就不能再称之为人。

    随着狐部落首领的哭泣,狐部落的气氛彻底的沉默下来,有不少受到这气氛感染的人,也都随之掉下了眼泪,

    “首领,要不我们就不加入青雀部落了。”

    开口的是一个正值壮年的人,他是狐部落的老人手。

    他的眼睛红红的,脸上有泪痕。

    其余不少脸上有泪痕的人,也都跟着点头。

    狐部落的一些对于青雀部落极为向往的新生代,想要对部落里的这些人进行规劝,但是嘴巴张了张之后,这样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要去,我们要加入青雀部落,不然就真的都死掉了……”

    狐部落的首领,用力的擦去脸上的泪水,瞪着红红的眼睛,用有些变调的声音对部落里的人说道。

    声音虽然变调了,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依然是无比的坚定。

    见到首领这副模样之后,就算是那些对青雀部落极其向往的狐部落新生代,也都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狐部落的人集体从洞穴之中走出,他们携带着剩余的食物以及一些狩猎、采集野菜时使用的工具。

    他们这是要前往青雀部落,加入到了青雀部落,成为真正的青雀部落的人,将会永久的告别他们生活了很长很长时间的地方。

    拿着武器,背负着一些东西的狐部落首领,将携带的东西放下,用平日里堵洞口的石板这些东西,将洞穴的口子严严实实的堵上。

    这事情他做的极为认真,就仿佛是他们还会再回来居住一般。

    在将这些事情做好之后,狐部落的首领,又伸手在这里慢慢的摸了好一阵儿子,才终于再次将放在地上的工具这些东西拿起,带着部落里的人朝着青雀的方向走去。

    走的很慢,一步三回头的,充满了不舍。

    不过,这一次狐部落的首领没有再流泪。

    不管走的多慢,人都还是在朝前前进,在狐部落首领一次次的回头之中,他们部落的洞穴距离他们越来越远,最终被一些树木所遮挡,再也看不到了。

    狐部落的首领暂时停下了脚步,在原地静静了站了一会儿,随后长叹一声,没有回头,朝前继续走去。

    这一次,他走的很快,没有再跟之前那般一样,磨磨蹭蹭的……

    青雀主部落这里,燃着灯火的房间之内,韩成坐在桌子前面,执着笔在摊开的纸张上面书写一些事情。

    这个过程并不上顺利,不时会有涂改的事情发生,有些时候,韩成还会将手中的笔暂时放下,低头进行沉思。

    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算是彻底结束。

    韩成将手中写满字的纸张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

    便将这纸张在这里放好,用那个犀牛角充当的镇纸压住,起身使劲的伸了一个懒腰,身上的骨骼传来了一阵儿噼里啪啦的声响。

    伸过懒腰之后,韩成端着油灯出了房间,将门小心的带上,便一手端着灯,一手的护在灯的边上,在跳动的火苗的照耀下,朝着他所居住的房屋走去。

    房间之内还亮着灯,白雪妹靠坐在床头,手里拿着竹子做成的毛衣针在这里一下一下极为熟练的织着毛衣,见到韩成走之后,不由的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沉沉的睡去。

    韩成来到炕边上,伸手将她手中正在织着的毛衣这些东西拿走。

    “别织了,当心累着。”

    他满是正经的说道。

    不过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又变得不正经起来。

    “织毛衣哪里有睡觉重要……”

    灯火熄灭之后,房间里面并不平静,有一些动静传来。

    就跟后世互道了晚安的两人,并不一定是睡觉,还有可能是抱着手机耍两把游戏一样,说了要睡觉、并且把灯火吹灭的成年人也不一定就是真的睡觉了,还有可能会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在忙碌。

    就比如跟韩成同住在同一栋房屋之内的巫,虽然早已经将灯火吹灭,并躺在炕上了很长时间了,他却依旧没有睡着。

    巫的脑子里有着很多的东西在不停的徘徊,基本上都是韩成这段儿时间弄出来的大手笔。

    每每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发生在自己部落的事情,以及将要暴增的人口,巫心里的那个美气就别提了。

    此时依旧没有睡着的他,脸上就还带着怎么都消散不掉的笑容。

    不过这样的笑容持续了好一阵儿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想要起身去找神子说这些事情,但侧着耳朵听到了一些从韩成所居住的房间之内传来的动静之后,他又只好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来。

    “唉~”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依然能够听到一些动静传来,巫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年轻真好……

    “……神子,部落里一下子加入这么多的人,他们或许会闹出什么乱子……”

    第二天一早,便有人对韩成说道。

    对韩成说这话的不是巫,而是作为青雀部落首领的大师兄。

    这十多年的时间过去,大师兄也隐隐有了一些老态了。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牵动着部落里很多人的心,作为部落里存在感一直很低的三巨头之一,大师兄同样也在为这件事情劳心劳力。

    这是他经过细细的思考之后,所想到的一些可能会发生、对部落不好的事情。

    巫这时候也走过来,听到大师兄的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话,而是跟着点了点头。

    他昨天晚上所想到的,也是这事情。

    对于如何对待新加入部落的人,青雀部落也有着一些方法,和规矩。

    但这些办法都是针对以前的情况的。

    以前的时候,自己部落一次性的所接纳的公民,基本上连一百的都很少超过。

    这样的人数自然很好处置。

    但是这次,极有可能会一次性接收超过一千人的公民

    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前的那些办法和措施,有一些或许就不太好用了。

    或者是说,那些方法和措施依然有效,但是仅仅是依靠它们,已经不能很好的应对现在的情况了。

    他们两个人先后想起,并各自进行了思考,不过并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来应对这样的情况。

    所以就前来寻找智慧的神子,来需求解决的办法。

    如果是平常时节,两人还不会这样直接干脆的来寻找韩成,询问解决这些事情的办法。

    而是先自己绞尽脑汁的想上很久,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再前来寻找韩成,询问解决的办法。

    但是如今这次不成了。

    青雀联盟中的部落,要不多久就会从部落赶到自己部落,倘若是没有在他们赶到自己部落前,将一些应对的措施给想出来,那么接下,自己部落有可能会因此而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在知道了大师兄以及巫两人的想法之后,韩成笑着点头示意他知道这件事情了。

    这个事情难为不住他。

    这倒不是说他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法子,而是这一次的事情,他们三个人想到一块去了。

    韩成同样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并且比大师兄、巫两个人还要靠前一些。

    “走,到这里来。”

    韩成笑着对巫以及大师兄两个人说道,并示意两人跟他一起,前往青砖大瓦房一侧的办公室。

    巫、大师兄两个对韩成也是极为了解了。

    如今看到神子这笑呵呵的模样,就已经知道这事情神子是已经想到办法了。

    因此上也就没有多问,跟在韩成身边一起朝着办公室走去。

    韩成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然后从办公桌上面拿起了一张写满字的纸张递给巫。

    巫愣了一下,便接了过来,调整了一下方向之后,拿着看了起来。

    作为部落里堪称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这些字巫还是认识的。

    再加上韩成所书写的这些东西,很少有生僻字,所以巫看起来没有一点的压力。

    大师兄也站在一旁伸着头看。

    很巫相比,大师兄认识的汉字就少了很多。

    差不多得有一半都是他认识字,字却不认识他。

    这一方面是因为在这些事情上,大师兄的天分没有巫的高,另外一方面则是大师兄不是部落里专职的‘文职人员’。

    大师兄的情况巫自然是知道的,因此上看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开始读出声来。

    大师兄也就结束了艰难的阅读旅程,安心的听巫念……

    随着巫的不断念诵,巫以及正在这里听着的大师兄两个人的脸上,都渐渐的都流露出了思索以及一些恍然大明白的神情。

    在一旁站在的韩成,脸上带着一些笑意。

    “神子!这办法好!这办法真好!”

    巫将纸张上面的写字都给读下来之后,手里显得小心的拿着这张写满字的纸,满是欣喜的说着,不断的夸赞。

    大师兄也在一旁不住的点头,一副完全放下心事的样子。

    这张纸上,韩成也没有写什么东西,就是将反叛者树皮以及妄图逃离部落的檬的事情给写了下来。

    主要讲述了树皮、檬反叛部落以及后来的下场。

    基本上沿用了写实的风格。

    当然,为了更好的展现出应有的效果,韩成也在现实的基础之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且尽可能的写的通俗易懂。

    这两篇文章,韩成是准备加入到青雀部落的课本之中,使之成为青雀部落的孩子们都要进行学习与研读的课文。

    之前在编写课文的时候,韩成忘了将树皮以及檬这两个反面教材给编写到课本之中,使之继续警示后人,尤其是新加入到部落的人。

    如今,将要有一大批的人加入到自己部落,在想应对办法的时候,韩成就将树皮这个连骨头都快沤烂的人,以及在去年已经死去的檬给搬了出来。

    当然,为了更好的迅速发挥出树皮与檬的警示作用,单单是将这事情编写到课本之中还不行,韩成还决定,在这些众多的人加入到自己部落的第一时间里,就安排部落里的人,对他们多多的讲述树皮与檬的事情。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