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故事的讲述,可以让他们都从这个真实的发生在自己部落的事情之中明白,背叛部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除此之外,韩成还准备从部落里挑选出来一些善于表演的未成年人,将这个故事用类似舞台剧的形式,进行分角色饰演。『『

    然后在加入自己部落的青雀联盟各个部落全都到齐之后,请他们来看舞台剧。

    而且他还准备将这两个舞台剧定为青雀部落的样板戏,没事了就拉出来让人演一演,让部落里的人看上一看。

    在满足了部落里的人,对文化生活的需求的同时,也让他们牢牢的记住剧情,记住背叛部落、伤害青雀部落,不仅仅会被杀死,更会遭到后来人无尽的唾弃与咒骂。

    如此一来,对于这些新加入部落的人青雀部落也就有了两种防止其反叛、有二心的办法。

    一种是类似法律的、强制性的办法,另外一种就是通过舞台剧等形式,反复的告诉部落里的人,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做的,这样做是要受到谴责的,将其升高到了道德的层面。

    有了这些分别从法律与道德的层面出发的措施在,韩成相信,这些将要加入到自己部落的青雀联盟众人,基本上是不会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举动的。

    在韩成将舞台剧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巫以及大师兄两人的眼睛变得更亮了。

    看着韩成那是一脸的崇拜。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舞台剧,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对着韩成发散出浓浓的敬仰之情。

    因为神子在说这事情的时候,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长久的经验告诉他们,能够让神子如此兴奋的,一定是非常好的办法,使用出来之后,肯定会有奇效。

    兴奋不已的说了一阵儿的韩成告诉他们,所谓的舞台剧其实就跟课文后面所要求分角色饰演差不多,只不过要比这更加的精彩,对人的要求也高。

    在韩成这番的解释之下,巫以及大师兄两人瞬间明悟。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舞台剧,原来舞台剧就是这!

    您倒是早说啊!

    害的我们猜了这么久!

    看着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自己两人,韩成忍不住的吸吸鼻子。

    感情你们两个刚才夸了我这么久,这样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居然连什么是舞台剧都不知道,害得我白激动这么久。

    巫,大师兄,你们两个怎么可以这样戏精?

    要不是我随口来了这样一个解释,只怕就一直被你们给蒙在鼓里面了!

    前几天刚刚对着青雀联盟中的众多部落,演了一出好戏,并成功将绝大数的人忽悠住的某位戏精神子,在这里不断的吐槽青雀部落另外两位巨头戏精,这脸是一点都不疼。

    本来韩成还想继续给两人好好说道说道关于舞台剧的事情,再发现了两位都是喊‘大佬六六六’喊得极其热闹,实际上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戏精之后,韩成瞬间就没有了这样的*。

    这是在是太伤人了。

    挥手让他们两个各自安排课文以及讲故事的人选等事情,韩成将那张写满了字的纸张从巫的手中接过,重新返回办公室之内,在抱着原文认认真真的阅读了几遍之后,开始着手对这两篇课文进行改编。

    舞台剧的表达形式毕竟跟课文有所不同,适合课文的,未必就适合舞台剧,所以需要在原文的基础之上进行改编。

    让其更为适合舞台剧。

    不过这事情进行起来并不是太容易,因为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瞎编,是需要尊重原著的。

    不仅仅不能出现孙悟空叔叔有几个女妖精朋友,更不能出现,‘前方斗帝!可否下马与我一战?!’的、这类让人极度难以适应的设定。

    正是因为有着种种考虑,所以韩成进行这项事情进行的一点都不快,直到下午时分,才算是将《邪恶的树皮》这一在课文的基础之上改编而来的剧本给初步写好。

    再将这剧本初步写好之后,韩成就将石头、圆等青雀部落的教师喊来,让他们找出在平日里进行分角色饰演课文的时候,比较有天分的未成年人出来。

    准备进行选角,并让选出来的孩子们进行初步的饰演。

    因为时间比较紧急的缘故,所以韩成就暂时只让人排练这更具有警醒与教育意义的《邪恶的树皮》。

    至于以奴隶檬为原形而写的《叛逃者檬》,需要等到后来在进行这一些列的事情。

    这大半年来,青雀部落普及开来的教育已经初步显现了一些成效,部落里的孩子们,整体上显得懂事了许多。

    而且,因为课后经常有要求进行分角色饰演课文内容的要求,所以这些孩子们对于这些事情并不陌生。

    而且,在一次次的分角色饰演之中,还涌现出来了不少喜欢表演,并且在表演上面比较有天份的人。

    这让韩成的这个‘样板戏’计划,变得更加的具有可行性。

    如果没有这些对这些事情非常熟悉孩子们,韩成想要在部落里将这个事情办成了,只怕会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

    “今天将大家找来,是有一个事情……”

    韩成笑着对部落里的这些孩子们出声说道,开始介绍起这件事情来。

    听到韩成的诉述之后,这些未成年人,一下子就变得兴奋起来,很是期待与雀跃。

    以往,饰演课文里面的人物,表演课文里面的故事,他们就觉得非常有意思了,如今神子亲自找来自己等人,给自己等人安排饰演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只怕会更加的有趣。

    部落里的这些孩子们,基本上都是听着韩成的种种传说长大的,对于韩成是格外的尊敬与崇拜。

    对于他所安排下的事情,自然是格外的认真。

    对部落里的这些孩子们细细的讲述了故事的内容之后,韩成开始让这些孩子们进行分角色饰演。

    不过在进行选角的时候,也发生了一个韩成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

    那就是没有人愿意饰演头号大恶人树皮。

    韩成倒是看中了一个。

    这个人是二师兄的九儿子。

    长得跟二师兄最是相像。

    虽然年纪不大,但体型已经不小,看上去就带着一股子凶狠劲。

    当然,只是在他没有笑的情况下。

    只要一笑,这小家伙顿时就会破功,整个人看上去憨憨的,很是招人喜爱。

    一旁曾经见过树皮、还记得树皮长什么样子的石头及时提醒韩成,说树皮不是长这个样子。

    这点韩成自然知道。

    真实的树皮,长得并不邪恶,看起来比较强壮,整个人还比较亲和,属于人畜无害的那种。

    但,艺术就是这样,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一些必要的改动是必须要进行的。

    在这剧情里面,树皮本身就是一个极其邪恶、坏到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人,你找个长得极为和善的人来饰演怎么能成?

    当然,如果能够演的好了,让和善的人来饰演树皮,这种外貌与行为上的反差,反而能够起到更为震撼人心的效果。

    不过考虑到部落里的这些孩子们都不是专业的演员,部落里也没有专门负责抠图的人才在,再加上即将前来的观众,一个个也都是那种粗豪形的,所以经过一番的思考之后,韩成还是觉得直接一点比较好,免得到时间弄巧成拙,反而没有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对于饰演树皮这个角色,二师兄的九儿子一样也不太愿意,于是韩大神子开始对他做思想工作。

    首先就是告诉他,饰演树皮并不是真的成为了树皮,他依然还是他自己,就跟之前的时候对课文中的人物进行扮演是一样的道理。

    其次便是对他讲述了树皮这个角色在整个舞台剧中的地位,戏份很多,完全就是贯穿始终的男一号。

    再次,就是对他说了这件事情对于部落而言多么的重要,一旦做的好了,将会对部落起到多么大的作用。

    最后就是拿出了棒棒糖、小红花,罐头、小弓箭等这些东西做为奖赏。

    二师兄的九儿子年纪本身就不是太大,小孩子的心性,在被韩成这一系列的组合拳打下来之后,整个人顿时就懵掉了,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的一样,答应的简直不要太快太干脆。

    韩成见此,也不由的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小家伙猛夸了几句之后,就开始亲自安排这些孩子们进行这些事情,进行把关。

    在后世的时候,韩成从来都没有从事过相似的事情,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他成为青雀部落第一‘大导’。

    毕竟相对于部落里的这些人,在后世的时候没少看各种影视作品的韩成,更能知道一些套路。

    随之韩成的这一系类操作,热度已经下去的树皮、以及黑石部落来袭的事情,再度翻热。

    因为韩成等人在推动,再加上这个故事的本身有有着叛徒没有好下场等诸多令人喜闻乐见的元素在,所以一时之间,其热度甚至于都盖过了正在进行着的吸收融合青雀联盟中的众多部落的事情……

    着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个原本属于青雀联盟中的部落,拖家带口的赶往的青雀部落。

    青雀部落这里一下子就变得人满为患起来。

    原本还显得宽裕的房屋根本就不够住,就算是房间之内都已经被挤的满满当当、甚至于就连教室,到了晚上的时候也收拾一下让人住进去,也依然容纳不下这么多的人。

    好在对于这样的事情韩成之前的时候也有考虑,在让青雀部落的人房屋建设的同时,让更多的人手修建更容易搭建的棚子。

    浑身解数使用出来之后,也算是将这些人给勉强安置住了。

    这些新加入到青雀部落的部落众人,一个个显得极为新奇,都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的人一下子汇集到一起。

    不过和之前大多加入到青雀部落的部落不同,这些新加入到青雀部落之中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对青雀部落感到什么生分。

    尤其是那些受着青雀部落影响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以及那些比他们的年纪更加幼小、从出生开始就受到青雀部落的影响、此时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的未成年人们,对于青雀部落更是有着一种来发自内心的亲切。

    这便是同化的力量。

    短时间内起不到什么效果,但是将时间拉长、持之以恒的进行下去之后,就会发现它的恐怖之!

    韩成笑呵呵走在院落之中,温和的目光不断在众人面上扫视而过。

    不时会在一些人的肩膀之上,用力的拍打两下,有时也会亲切的与其中的一些人进行交谈,会询问那些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未成年人,以及一些上了年纪、或者是身体不太健康的人,吃的饱不饱。

    更是随时都能从衣服身侧的兜子里面掏出一些甜蜜的糖块或者是果铺这些东西,笑着递给那些未成年人们,让他们吃。

    关于青雀部落神秘的神子的传说,早已经在青雀联盟之中流传,众人对于这个神秘的神子,早就充满了好奇、尊重等正面的形象,如今见到神子这副样子,这些新加入的人,对于神子更加的敬重起来,许多人心里都是觉得暖暖的。

    这样的感受,是他们之前的时候,所不曾体验过的。

    原青雀部落的人,早已经习惯了有其余部落的人加入自己部落,与自己一起共同成为青雀部落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反感。

    更不要说,在这些人还没有到达部落之前,韩成就已经事先进行的交代,说加入了自己部落之后,就都是自己部落的人,不可有偏见等事情发生……

    所以青雀部落的老人手,也都表现的格外热情与和善。

    这更加的让这些新加入的人感到心安。

    就算是原来对这样的事情心中不舒服的一些人,也都慢慢的放下了心中的心结,开始喜欢上这样的生活。

    比如之前的时候,还因为离开自己生活了很久的洞穴而流泪不止的狐部落首领,此时脸上就露出了一些笑容。

    韩成看着一下子就变得格外充实的部落,整个人都是格外的开怀,同样是满脸的笑容。

    随着时间的一日日过去,当场答应的十九个部落全都过来了,没有一个落下。

    剩下九个答应回去考虑考虑再做出决断的部落,也已经过来了七个,只余下了熊部落,以及雨部落没有前来。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有负责站岗的人通报,说又有部落前来。

    韩成迎接出去,前来的是雨部落……

    现在时间还剩下五天,只有熊部落没有前来了。

    一番迎接与安排之后,韩成望向了部落的外面……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