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部落的首领躺在洞穴前方不远处的树荫下,透过枝叶之间的空隙,看着被树叶割的支离破碎的天空。ω δ..

    在他的身边,放着一块陶板,陶板上面有的许多格子上都已经被划上了痕迹。

    他伸手往边上摸了几下,将这块不大的陶板握在手中,然后拿到了眼前,躺在这里翻来覆去的观看。

    陶板一侧的所有空格之上,都已经被划上了痕迹,另外一面,也有一半的空格被划上了痕迹。

    熊部落的首领仔细的看了一阵儿,并顺势将另外一只手上蜷着的手指头一根根的伸开。

    一根手指对应一个空白的空格,将几个空白的空格都给对应完了之后,他另外一只手上的所有指头都被伸开了。

    看着手中这陶板,以及自己那伸开的五根手指,原本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熊部落首领,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一颗心在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从自己部落,前往强大而又富裕的青雀部落,就是需要与这手上的手指一样多的天数。

    也就是说,再继续在部落里待下去,自己就不能再规定的时间里,带着部落里的人,赶往青雀部落了。

    不能在规定的时间之内赶到青雀部落,也就意味着自己部落将要放弃加入青雀部落的机会。

    到时间不管天气变得多么寒冷,都不能再加入到青雀部落,和他们一起生活到温暖的地方,以此来让部落渡过这样的危机。

    青雀部落的天神,是真的小气和自私啊!

    熊部落的首领这样想着,忍不住的在心里骂起来了青雀部落的天神。

    要是他能够跟青雀部落的神子一样大方和心善,那该有多好。

    自己也就不用这样的为难,可以一直在这里生活着,等到天气变得冷的让人受不了了,再加入到青雀部落,和他们一起去更为温暖的地方生活。

    心里这样想着,熊部落的首领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他将伸开的手握成拳头,然后用力的在自己不停剧烈跳动的胸口上捶了几下,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变得更加冷静一些,不让心跳的那样快。

    因为这样的剧烈跳动,很容易让他发慌,让他不由自主的心生胆怯,会忍不住的做出带着部落里的人,加入到青雀部落之中,从此再也没有自己的部落。

    他躺在这里,不住的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口,一边一遍遍的想着自己已经想好的办法,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才让自己剧烈跳动的心,逐渐变得平静下来。

    今天早些过去吧,早些过去了自己也就不用再这样的纠结了。

    他将握着陶板、放在眼前的手从眼前移开,看向了透过一些枝叶散发出光亮来的太阳。

    这太阳还是挂在那里,看起来跟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熊部落的首领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天居然可以漫长到这样的地步!

    (为了方便书写和表达,以下对话由作者在原话的基础之上进行翻译和加工)

    有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听声音是朝着他这边而来的。

    熊部落的首领扭过头去,一个他们部落的人,正朝着他的身边走来。

    因为他们部落这里跟熊接触的比较多,所以所起的名字,大多都与熊有关。

    朝着熊部落的首领走来的这个人,就叫熊耳。

    熊耳不算大,不过也已经成年了。

    他同样是从几岁的时候,就跟青雀部落有接触的人,是受到青雀部落的影响,而成长起来的熊部落新生代。

    而且,还是新生代中最为强壮的那个人。

    熊耳是真的强壮,部落里不少已经成年很长时间的人,都没有他的力量大,在平日里的玩闹之中,厮打不过他。

    见到过来的是熊耳,熊部落的首领就忍不住的暗自叹了一口气的。

    这些日子以来,部落里最为令他感到头疼的,就是这个熊耳。

    因为他总是会过来询问自己,什么时候加入到青雀部落。

    “首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前往青雀部落?”

    果然,他心里刚这样想过,走过来的熊耳就已经出声询问了。

    所说的还是那句,让他感到极度头疼的话。

    “我们不去青雀部落了!我们不加入青雀部落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熊耳这重复不断的问话给弄的恼火了,还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被加入不加入青雀部落这个问题给弄的心烦意乱。

    亦或者他觉得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可以不用在隐瞒了。

    再或者是想要通过这样的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定一些。

    熊部落的首领,这一次直接就给出了极为明确的回答,不再如同之前那样,只是推说再想想。

    熊部落首领这极其干脆直接的回答,让已经走到他身边的熊耳愣了愣,整个人都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这怎么就不去了,不加入青雀部落了?

    “天气会变得越来越冷,我们不加入青雀部落到时间就没有办法活!”

    愣了一下熊耳,赶紧出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些不可置信以及焦急,声调都不由的提高了,声音也大了很多。

    在不算太远处时刻注意着首领动静的熊部落的人,听到了熊耳的喊叫,明白了自己部落首领的意思,纷纷露出惊慌之色。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想要加入到青雀部落的,一是担忧那种恐怖的灾难降临,自己等人没有办法活命,二来则是他们也是真想过上青雀部落的那种生活。

    而且,他们也非常担忧,过去的太晚了,自己部落将会永远的丧失掉加入青雀部落的机会。

    不过他们的胆子没有熊耳那样大,熊耳敢直接过去询问首领什么时候去青雀部落,他们出于对首领的敬畏,不敢直接去询问,只能是在这里等着不停的说着‘再等等’的首领,做出决定。

    不过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这些等在这里的人,心里也都是渐渐变得焦急起来,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此时听到熊耳的话,已经大约明白了首领做出了什么决定的他们,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们纷纷的起身,朝着首领与熊耳所在的地方而去。

    “加入了青雀部落,就再也不会有我们部落了,我们部落就要消失了!”

    熊部落的首领坐起身来,看着熊耳同样用很大的声音说道。

    他的心里同样有火气。

    “不加入青雀部落,不随着神子他们一起走,我们部落一样会消失,到时间我们都会被活活冻死!”

    在得知了熊部落首领做出来的决定之后,又惊又怒的熊耳,就已经不怎么害怕自己部落的首领了,他据理力争的说道。

    “这时候不加入青雀部落,我们部落还能再存在很长很长时间,加入了青雀部落,我们部落现在就要消失!”

    熊部落的首领从地上站了起来,瞪着熊耳,带着愤怒说道,都近乎于咆哮了。

    熊耳被他这副样子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又梗着脖子,咬着牙重新站了回来,一步不让的跟他们部落的首领对视。

    “加入青雀部落我们不用死,我们不死部落就在,我们死了部落才是真的不在了!”

    熊耳使劲了咬咬牙,看着自己部落的首领,用很大的声音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那些已经走过来的其余熊部落的人,听到熊耳的这句话之后,心里都是升起了很大的感触。

    是啊,只要自己等人不死,那自己部落也就不算是消失了,自己等人都死了,那部落才算是真的不再了。

    熊部落的首领愤怒极了,他很想狠狠的一拳轰在眼前这人的脸上,让他好好的清醒清醒,明白谁才是部落里的首领。

    不过,看到了其余走过来的部落众人之后,他还是没有这样做,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之前所想的一些东西,就不能再继续隐瞒下去了!

    “谁说不加入青雀部落我们就要死?!”

    他死死的盯住眼前的熊耳大声的反问。

    正咬着牙、梗着脖子与首领进行对视的熊耳,听到了首领这样的话之后,不由的愣了愣,其余来到跟前的熊部落人,也都是不由的愣了愣。

    “首领,你能找到温暖的地方来生活?”

    有人反应了过来,满是惊喜的出声询问。

    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一下子就汇集到了熊部落首领的身上。

    “能!”

    熊部落的首领用力的点头,满是肯定的说道。

    得到他的这个回答之后,众人有人惊喜,但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与怀疑。

    为了寻找到温暖的、适合居住的地方,青雀部落极为智慧的神子,可是离开部落,在外面寻找了很久很久。

    自己部落的首领,一直都是在部落周围进行打猎等活动,去过的最远地方也只不过是青雀部落,以及有黑白熊生活的竹林,根本就没有见他寻找过,而且,他还远没有青雀部落的神子智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找到温暖的地方?

    “青雀部落的人,前往那个地方,一定会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我们到时间沿着这些痕迹走,就能去到那温暖的地方。”

    熊部落的首领对部落的众人说道。

    熊部落的首领看起来长得比较强壮,实际上,心很细。

    他早就注意到,人在同一处走的次数多了,就会留下痕迹。

    而青雀部落的人经过之后,留下的痕迹会更加的明显,很久很久都不会消失。

    如今,青雀联盟中的这么多人,都会加入到青雀部落,然后在神子他们的带领下,前往温暖的地方,这么多的人走过,并且还是青雀部落的人带的头,那在地上留下的痕迹只会更加的明显。

    自己到时间只需要远远的跟在青雀部落众人的身后,沿着他们留下的痕迹一直往前走就可以了。

    这样以来,就能够到达那温暖的所在,且不用加入到青雀部落之中。

    至于那小气的青雀天神,熊部落的首领心里确实存在着畏惧,或者说是忌惮。

    担心过去之后,会如同神子说的那样,降下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过对于这些,他也有了一些考虑,那就是来到了温暖的所在之后,自己部落并不会在青雀部落周围生活,而是会迅速的远离青雀部落,这样应该就不会遭到那小气的青雀天神的报复。

    在他看来,青雀部落的神子,能够一下子就让怎么多人过去,那温暖的所在,地方肯定不小。

    肯定会有自己部落的容身之所。

    到时间自己部落就还跟现在一样在那里生活,过上了一段儿时间就跟青雀部落换置上一些食盐。

    只要过上一段儿时间,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也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至于青雀部落的人,到时间会不会对他们进行发难,或者是不跟他们部落置换食盐,这样的事情熊部落的首领是一点都不担心。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青雀部落是那样的善良、慷慨与大方,特别是他们的神子。

    只要他们那个自私小气的天神不发难,神子他们就一定不会对他们置之不理,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没有盐吃。

    这就是他这些时日以来,好一番的深思熟虑之后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在他看来,这样的计划简直就是完美,考虑到了各个方面的反应。

    按照这样的计划实行下去,自己部落还可以保住,并且还能不担心之后可能会发生的大灾难。

    也正是因为想出了这个办法,所以熊部落的首领才敢坚持到这个时候不去青雀部落,并明确的跟部落里的众人表示不加入青雀部落。

    熊部落的首领,将他的这些想法,尽可能完善的讲解给了他们部落的人听。

    说完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并且还将手背在了后面,并努力的将腰背挺的很直,准备接受部落众人的敬佩与惊叹。

    毕竟他可是想出了这样好的法子,完美的解决掉了部落将要面对的重大抉择。

    而且,随着这一番的诉说,他原本还有些摇摆不定的心,也一下子变得坚定了起来。

    然而,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周围却是一片的寂静。

    就在熊部落的首领以为这是众人都被他的这个伟大的计划而惊呆了的时候,一个拳头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顶点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