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情场上,江婷也不是个等闲之辈,虽然算不上独树一帜,但也算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与李进相比可是要胜出一大截。ω δ..她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老是觉得今天晚上的这起闹剧似乎是有些蹊跷,因为这么个老实巴交的李进,怎么可能想到要往这里跑呢?

    不用猜测,江婷就知道肯定是有人从中挑拨离间,或者是设法诱导,这才激励李进胆敢放马一搏,找到弯臂樟下来闹事。

    就在今天下午,江婷和李进明摆着是击掌为约过的,而且是确定要在今天晚上必须得采取分头行动,以便确保标本兼治方案能够顺利实施。说好了她负责劝说林子哥,李进则是负责劝说香姐,可是如今的李进咋就跟踪起她来了呢?

    江婷觉得这件事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难道李进所说的齐头并进是在耍滑头吗?凭她的李进的了解,就觉得李进根本就不可能想得出这一招,因此,她觉得这应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除此之外也就只有香姐了。

    不管是谁在幕后操纵和指使,江婷觉得这是不可行的事,自己必须得立马反戈一击,要不然往后的夫妻生活也就无法再生成下去了。

    关于这件事,江婷觉得非同小可,而且是越想越感到很气愤。当下,江婷也就挺身而出,是急忙站在了林子哥的面前。眼下的她必须要挡住李进的冲击,更不允许伤害无辜的林子哥,要不然林子哥也就要受到她的连累了。

    因此,江婷也就急忙瞪起了眼晴,指着李进的鼻子是大声的说道:“李进,你真行啊,竟然还敢玩阴的来跟踪我。咱们俩之前的击掌为约难道你忘记了吗?李进,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呀!你竟然敢用这种小人的招数来戏弄我,难道你这么做我就服你了吗?”

    “江婷,如今都捉奸成双了,难道你还想拿击掌为约来抵赖吗?你如果真的有种的话,那就赶紧把刚才做的龌龊事全都承认过来。”李进终于是冲到了江婷的面前,接下来也就很是气愤的质问道。

    “李进,你说得很对,刚才我的确是和林子哥拥抱了,而且还亲吻了,难道这也算是犯法犯法的事吗?我劝你还是赶紧去律师事务所咨询一下法律吧,看看宪法里的哪条哪款有这样的明文规定,竟然是不准兄妹俩拥抱和亲热!”眼下的江婷可是气得怒目圆睁,而且是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李进本以为抓住了江婷和罗林亲热的把柄,当下也就可以狠狠地惩治一下江婷的不良习惯,因为这样还可以为日后的夫主权力加分,以便达到夫唱妇随的目的。

    谁知道事与愿违,李进还没有拉开自己的阵势,反而是被气势汹汹的江婷给震惊了,他一时半会还真的是感到措手不及,无言以对。

    李进没有想到眼前的江婷还真的不是个等闲之辈,眼下的她不但不畏惧反而还要理直气壮的来反驳他,这种反戈一击的事还真的是个意想不到的事。他真没有想到江婷的大脑竟然是反应得这么快,转眼间就这么反败为胜了。

    对呀,人家兄妹俩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充其量只是拥抱一下而已,纵然是来了个亲吻又能够说明个什么呢?仔细想想,他觉得这的确是个无可非议的事儿,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像这样的待客之道并不少见。

    到头来,李进觉得反倒是自己刚才出言不逊侮辱了人家,面对他的过错江婷听了能不感到生气吗?如今仔细寻思起来,他的确是感到很惭愧,自己竟然是在公开场合败坏了新婚老婆的名声,这样的言行举止未免也太鲁莽了吧!

    在紧张的思绪中,李进忽然间明白过来,还真的是觉得自己太没有主见了,竟然是听信了香姐的谗言,如今可是落到这步田地。不过话说回来,他觉得自己也不能全怪香姐,要怪就怪自己太冲动,竟然是不顾新婚老婆的面子,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本来,李进和江婷击掌为约的任务主要是劝说香姐和巧姐搞好关系,以便达到香姐放弃对巧姐的报复心理。谁知道,他自己却被香姐给利用了,如今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是把问题越闹越大了。

    如今可好,李进今天的鲁莽行动竟然是栽倒在了老婆大人的石榴裙下,引起了这样的局面的确是感到无话可说。眼下,他只能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老婆大人在发脾气。

    李进可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鲁莽行动太荒唐了,竟然是用了这样的方式来侮辱自己的老婆大人。如今面对这样的糟糕局面,他又该如何收场了呢?眼下,他稍有不慎就会是火上加油,到时候那结果就更加糟糕了。

    尽管如此,李进的心里还是感到极度的不平衡,老是觉得自己有着被受辱的感觉,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现在又有啥办法呢?

    再说,老婆江婷可是李进的心肝宝贝,他好不容易才把江婷追到手,眼下要是逼急了江婷不跟他过日子,那他可是更加惨了。看来,他眼下只有让步才是上策。

    江婷经过一阵振振有词的发泄之后,终于是把气势汹汹的李进给压了下去,接下来她又立马掌握了主动权。

    尽管如此,江婷还是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是继续怒气冲冲的指着李进的鼻尖,刨根问底的追问道:“李进,我现在倒要问问你,你今天胆敢来跟踪我到底是受到了谁的指使呢?你今晚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的话,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到时候我是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此时此刻的王香儿仍然是躲在不远处的满木丛里,她老是想着今天晚上的报复行动一旦获得成功的话,日后她和林子哥的感情也就会进一步升级,婚姻也就会更加美满幸福了。

    王香儿正在做美梦的时候,忽然发现李进被江婷的反攻给惊呆了,而且还要逼着李进说出幕后指使,当下的王香儿自己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面对如此现实的问题,王香儿是真的没想到事情的变化会是这么快,她本以为是个十分有利的机会,没想到却是变得如此的糟糕,这样的结果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王香儿可是恨死了那个该死的李进,没想到这个窝囊废也太窝囊了,看上去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学生,如今是明明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偷人,眼下李进不但不继续显威反而是装成了病猫,此时此刻竟然是连个反驳的理由都说不来。

    只可惜,王香儿现在是万万不能够出头露面,要不然她就是横理也要拉上几条,至少也要杀杀那个小妖精的嚣张气焰,说到底是决不能让那个小妖精点了上风。

    如今倒好,王香儿没想到眼前这个留学生却成了个哑巴,竟然是让那个小妖精说了个理上天,对于这件窝囊事实在是感到太气人了。

    不管怎么说,王香儿觉得自己这个捉奸的幕后指使者是万万不能露面的,一旦让林子哥知道了真相,到时候林子哥不恨死她才怪呢!要是林子哥真的把心一横要闹离婚的话,那她可是凄惨得一败涂地了。

    因此,王香儿可是越想越害怕,眼下只能是在心底里乞求普萨保佑,希望眼前这个大傻瓜李进是千万不能把她供出来,让她躲过这一劫。

    李进听到江婷在紧锣密鼓的追查幕后指使,自己的心里的确是感到忐忑不安。如今,他要是真的把香姐供出来的话,那将会是适得其反,到头来只能是让香姐心里的仇恨是进一步加深,与自己今天晚上的行动目的可是背道而驰了。

    因此,李进也就急忙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把香姐供出来,否则自己就会是大错特错了。如今已经是有了这样的糟糕局,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够责怪香姐,必须得自己担着,要不然那麻烦就更大了。

    想当初可是他自己要提出和江婷击掌为约的,如今又是自己要出尔反尔的跟踪江婷,像这样不光彩的事儿与江婷的拥抱又有啥区别了呢?如今,他的行为还真的是让老婆大人看瘪了。

    此时此刻,李进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已经是完全不复存在了,只有那副疲惫不堪的表情是越发的显露无遗。

    实在是没办法,李进也只好带着沙哑的声音,赔着不是道:“江婷,实在是对不起,其实我今天的跟踪并没有人指使,而是我自己鬼迷心窍错怪你了。”

    “是吗?李进,你刚才的态度不是挺嚣张跋扈的吗?如今咋就忽然焉了呀!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是决不会饶了你的。”江婷仍然是很生气的说道。

    “江婷,你就饶了我这回吧!至于以后的事,我会全都听你的安排,是决不会再胡来了。”李进见势不妙,当下也只能是央求道。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