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找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看到这忽然出现的洞口,几人都喜出望外。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a;nbsp&a;nbsp&a;nbsp&a;nbsp洞中黝黑,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a;nbsp&a;nbsp&a;nbsp&a;nbsp“用这个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手,而在那只手上,一颗葡萄大小的夜明珠,散发出明亮的光辉。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将东西接过,冲着顾明峰点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多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应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借助那夜明珠的光,终于看清了洞口之内的情形。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洞口中的路是往下的,有阶梯,大家都小心点。”

    &a;nbsp&a;nbsp&a;nbsp&a;nbsp说完,她便率先走了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牧红鱼重新将小金鬃熊抱入怀中,快步跟上,经过顾明峰身边的时候,露出一抹笑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顾明峰,你身上倒是藏着不少东西!这夜明珠可是价值不菲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顾明峰在顾家的地位很低,平日里在学院中,吃穿用度也都比较节俭,所以忽然拿出这夜明珠来,牧红鱼和岑虎都很是惊讶。

    &a;nbsp&a;nbsp&a;nbsp&a;nbsp顾明峰垂下眼帘,没有接话,跟了上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牧红鱼一愣,和岑虎对视一眼。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刚才说错话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她也没说什么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心中一动。

    &a;nbsp&a;nbsp&a;nbsp&a;nbsp顾明峰显然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她没有细问,只是继续朝前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一条狭长的暗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在其中走着,虽然只能看到附近的情形,但依然能感觉到这一条道路很是曲折。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在心中默默的算着,猜测他们应该是往下走了一段距离,就是不知道是否到了山脚的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而方向…并不明确。

    &a;nbsp&a;nbsp&a;nbsp&a;nbsp但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些,能通过这一条路绕开那些魔兽的攻击是最好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天,这金鬃熊也太厉害了吧!单单是这一条山中的通道,就得费不少功夫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岑虎越走越是感叹。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对普通人而言,自然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不过,金鬃熊肉身力量强大,这点事情对它而言,还算不上难。”

    &a;nbsp&a;nbsp&a;nbsp&a;nbsp岑虎咋舌。

    &a;nbsp&a;nbsp&a;nbsp&a;nbsp“金鬃熊那么强,不还是被你打败了?要我说啊,流玥,你才是最可怕的那一个!”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失笑。

    &a;nbsp&a;nbsp&a;nbsp&a;nbsp她说了好几次,能打败金鬃熊是靠着他们几人合力,但岑虎却似乎认定了她深藏不露,对她崇拜敬佩的很。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的直性子,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很难改变,楚流玥索性也就不再过多解释,随他去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不知走了多久,却还没有看到尽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岑虎有些不耐: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话音未落,牧红鱼怀中的小金鬃熊忽然动了动。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瞧见,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快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继续向前走去,果然,没过多久,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个巨大的洞穴,呈现在他们眼前!

    &a;nbsp&a;nbsp&a;nbsp&a;nbsp岑虎加快了步伐,最先走了过去,快速的打量了一圈,脸上兴奋欢喜的神色一僵。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对啊,流玥,这里怎么没有出口?”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无奈的扶额。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金鬃熊用来冬眠的,本就是为了防止被打扰,又怎么还会在这里设置出口?”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我们怎么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一步步走过去,扫视四周。

    &a;nbsp&a;nbsp&a;nbsp&a;nbsp“自然是——我们自己打一个出口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的语气平静自然,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的这句话有多么令人震惊。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连顾明峰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打一个出口?从这里?”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们几人合力,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

    &a;nbsp&a;nbsp&a;nbsp&a;nbsp“流玥,你是认真的吗?”

    &a;nbsp&a;nbsp&a;nbsp&a;nbsp牧红鱼呆呆的看着她。

    &a;nbsp&a;nbsp&a;nbsp&a;nbsp“咱们连这是哪儿都不知道!万一这地方在山最底下呢?咱们岂不是得挖好几个月?”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会那么久。我刚刚已经看过了,这里的山壁和刚才那山洞中的石料是一样的,我们还在这山里。那里是整座山最中心的位置,那么我们现在肯定在比较靠外的位置了。只要打通出口,一切都不是问题。”

    &a;nbsp&a;nbsp&a;nbsp&a;nbsp楚流玥看向还愣神的几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然,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沉默。

    &a;nbsp&a;nbsp&a;nbsp&a;nbsp顾明峰深吸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说吧,从哪儿开始?”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当楚流玥一行人在山中的暗道通行时,外面的情况也变得越发紧张。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不觉,整座山之外,都已经被众多魔兽包围。

    &a;nbsp&a;nbsp&a;nbsp&a;nbsp狠厉的杀意弥漫开来,令人心惊。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它们却迟迟没有上山进攻,反而列队一般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a;nbsp&a;nbsp&a;nbsp&a;nbsp看上去,它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有明眼人看到这场景,势必会觉得不对。

    &a;nbsp&a;nbsp&a;nbsp&a;nbsp但顾明珠却不这么想。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在半山上找个一个偏僻的角落,将自己的身影藏在一块大石之后,等了一会儿,发现那些魔兽并未立刻进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a;nbsp&a;nbsp&a;nbsp&a;nbsp还好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虽然不知道这些魔兽为何忽然停了下来,但她心中却很是庆幸。

    &a;nbsp&a;nbsp&a;nbsp&a;nbsp因为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一只手摸向自己腰间,神色迫切又激动。

    &a;nbsp&a;nbsp&a;nbsp&a;nbsp只要没人打扰,她就能够安全逃脱!

    &a;nbsp&a;nbsp&a;nbsp&a;nbsp忽然,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似乎不相信一般看向自己的腰带。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对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东西分明就放在这里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万灵山脉中的某处。

    &a;nbsp&a;nbsp&a;nbsp&a;nbsp闻堰正匆忙赶路,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的心陡然提起,定睛看去,这才瞧清楚来人竟是白琛。

    &a;nbsp&a;nbsp&a;nbsp&a;nbsp在他身后,还跟着司霆等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行色匆匆,看起来正赶着去做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闻堰上前:

    &a;nbsp&a;nbsp&a;nbsp&a;nbsp“白琛,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司霆他们也受伤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白琛见是闻堰,却是快速上前几步,神色凝重。

    &a;nbsp&a;nbsp&a;nbsp&a;nbsp“闻堰,你有没有觉察不对?”

    &a;nbsp&a;nbsp&a;nbsp&a;nbsp闻堰愣了一下: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是说——万灵山脉的魔兽,都比之前更有攻击性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白琛点点头,又摇头。

    &a;nbsp&a;nbsp&a;nbsp&a;nbsp“不全是。这个事情昨天就有苗头了,几位长老和老师们都已经知晓,并且送了许多重伤的学生出去。但现在,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哦?什么事儿?”闻堰疑惑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白琛深吸口气,将司霆等人之前遇到的情况简单的和他说了一遍。

    &a;nbsp&a;nbsp&a;nbsp&a;nbsp“…实际上,不只是他们,许多人都遇到了这种情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万灵山脉中的魔兽,在那一刻,似乎是收到了什么指印!或者说——命令!才会如此一致!最关键的是,以往的魔兽潮汐出现,所有魔兽都是前往山脉之内的,可这次…”

    &a;nbsp&a;nbsp&a;nbsp&a;nbsp闻堰的心也提了起来:“能掌控这些魔兽的,怕是…”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一道惊天爆响,骤然传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齐齐抬头看去,却见远处的一座山峰忽然崩裂,一只体型巨大的魔兽,展开双翅,冲天而起!

    &a;nbsp&a;nbsp&a;nbsp&a;nbsp浩瀚威压,铺天盖地!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是…高阶魔兽!”

    &a;nbsp&a;nbsp&a;nbsp&a;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