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文帝也吃了一惊,猛地起身。ωヤノ亅丶メ....co

    “什么?不是说还要一段时间吗,怎么忽然间就到了?”

    他们这边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闵公公擦了擦额头的汗,战战兢兢道:

    “陛下,这老奴也不知道啊!您、你看这怎么办?”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嘉文帝急急向前走去。

    “自然是朕亲自前去迎接!“

    听到嘉文帝这么说,皇后也连忙跟上,同时冲着容靳和容齐使了个眼色。

    “陛下!陛下,臣妾和太子随您一同前往!”

    嘉文帝想了想,也同意了。

    这样的场合,多一些人才显得隆重。

    皇后和太子的身份,倒是也正适合。

    他脚步不停的向前而去,一向息怒不行于色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紧张。

    看到嘉文帝这般反应,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怠慢。

    除了容靳之外,其他的皇子公主也是立刻起身,乖觉的跟了上去。

    而三大学院的长老们,也都是吃了一惊,神色微妙。

    倒是广场上的大多数人,并不知晓天令皇朝是怎样的存在,看到这场景都是一头雾水。

    “天令皇朝?那是什么?之前怎么没听过?”

    “看陛下这着急紧张的样子,真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难道比陛下的身份地位还要高吗?”

    “...天,以前听闻,万里之遥处,有着比我们曜辰国强大无数倍的存在,难道...”

    “嘘!这等事情和不是我等能够议论的了!小心祸从口出!”

    大约是受到嘉文帝等人的影响,整个广场上的氛围都变得有些古怪而紧绷起来。

    孙仲言思虑片刻:

    “白琛,你们立刻带着学生们回去,我随陛下前去。”

    白琛等人当即点头。

    事关天令皇朝,就连他们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但同时,心中又忍不住生出几分好奇。

    要知道,这可是天令皇朝百年来第一次派人来他们曜辰国啊!

    若是有机会能见上一见,或许还能获得什么机缘!

    孙仲言又看向伏雲山和成函,果然瞧见那二人的脸上,也满是震惊之色。

    他顾不得许多,快速说道:

    “雲山兄,成函兄,事关紧要,你们还是先带着自己的学生回去吧。若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

    “天令皇朝的人要来?!“

    成函忍不住快步走到了孙仲言的身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等只存在于传闻中的顶级帝国,怎么会派人来这小小的曜辰国!?

    孙仲言顿了顿:

    “不是要来,是已经到了!”

    这个消息,知道的人一直不多,而且嘉文帝明确表示,在人来之前,绝对不予许消息泄露出去。

    所以,成函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此反应也是正常。

    成函倒抽一口冷气,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脑海之中,却依然是不断的闪过方才闵公公的话。

    ——天令皇朝的人,就在帝都二十里之外!

    “我也去!”

    成函脱口而出。

    “什么?”

    孙仲言皱起眉。

    成函抖了抖自己的衣襟,肃然道:

    “我身为太衍学院的院长,难道没有资格求见贵客吗?“

    孙仲言正要反驳,一旁的伏雲山也开了口:

    “还有老夫!”

    “如果我们不在这也就算了,毕竟贵客是来拜访曜辰国的。可巧合的是,我们正好在!请陛下引荐一番,又有何不可?”

    成函的口舌忽然厉害了起来。

    事关天令皇朝,他自然不能轻易放弃这大好机会!

    看孙仲言又要拒绝,成函干脆转身,直接朝着嘉文帝走去。

    “陛下,我太衍学院——”

    “成函院长和伏雲山院长可一并同行!”

    嘉文帝快速的给出了回答,脚步不停的向前而去,同时还在不断的交代着下面人要做的事情。

    刚才成函和伏雲山的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哪怕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让别人掺和这件事,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拒绝,于是快速决定让他们二人参加就是。

    但这对于成函和伏雲山而言已经足够。

    二人迅速安排其他长老将学生带回去,自己则是快速跟上了嘉文帝等人。

    孙仲言无法,也只好如此。

    白琛正清点着人数,无意间回头,发现楚流玥竟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流玥?”

    他喊了一声,但楚流玥没有任何反应。

    “流玥?该走了!“

    楚流玥这才看了过来。

    她的神色没什么变化,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幽深清冷的可怕。

    白琛一愣,心底竟是生出一股微妙的敬畏。

    楚流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她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但白琛却莫名觉得,她的身上好像忽然多了一股不可违逆的可怕气息。

    准确的说,像是高高在上者才有的令人心骇的威压!

    他闭了闭眼,再去看的时候,却瞧见楚流玥已经朝着这边过来。

    而她身上那股气息,也已经消失,好像从未存在过。

    “白琛老师。“

    楚流玥喊了一声。

    白琛看她似乎没什么异样,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是感觉错了,便也没有想太多。

    ”流玥,青骄会结束了,正好你也可以回去好好休息——“

    “是...那的人来了?”

    楚流玥忽然轻声问道。

    白琛一愣,旋即点了点头,没注意到楚流玥眼底一闪而过的微光。

    “听说...那地方的人都很强大?”

    楚流玥声音很轻,像是好奇的询问。

    如果是其他人问这些问题,白琛是懒得也不愿回答的,但问话的人是楚流玥,就不一样了。

    他之前对楚流玥就很是欣赏,这次青骄会之上,楚流玥的表现更是让他惊叹。

    现在他喜欢楚流玥喜欢的不得了,自然乐意为她解答一些疑问的。

    “不错!那对我们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如今他们派人前来,自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而后似是开玩笑一般问道:

    “之前不是说,期中考核第一名的人,也可以去拜见的吗?”

    她现在不只是在期中考核拿了第一,甚至还拿了青骄会的第一,总是够资格了吧?

    楚流玥问着,心中却是冷冷哂笑。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是连见天令皇朝的人一面,都如此艰难。

    白琛有些为难:

    “是这么说的没错,只是现在这情况——”

    嗡!

    一道剑鸣之声,忽然响彻上空!

    楚流玥抬眸看去,却见一道颀长身影,衣袂飘飘,立于长剑之上,破空而来!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的心疯狂的跳动,像是随时都会从嘴里跳出来一般!

    胸腔之中的空气被尽数挤压出去,只剩下无尽的沉闷与压迫!

    楚流玥的手紧握成拳,指节泛白,双眼紧紧盯着那人!

    那是——

    ------题外话------

    早上要去赶飞机,会争取在路上和飞机上写好更新,但更新时间估计会很晚。么么。

    欠七更惹,感觉快要攒下一个爆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