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慕青和抬了抬下巴:

    “等会儿我打开结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你随我一同进去就是。 ̄︶︺sんцつww%w.%kanshuge.co”

    楚流玥目瞪口呆。

    搞了半天,慕青和竟然真的是要进入帝陵!?

    “慕副将,这不太合适吧?帝陵这种地方,我们并非是曜辰国皇室中人,如何能随便进去?”

    问题根本不在于会不会引人注意,而是在于这根本就不对啊!

    慕青和冷淡的看了楚流玥一眼,不怒自威。

    “你不愿去?”

    楚流玥:“...不是我不愿去,而是...慕副将,您这么做,总得有个理由吧?”

    楚流玥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慕青和为何忽然要这么做。

    第一,曜辰国无人得罪慕青和,他完全不必要挖人家的祖坟。

    第二,就算帝陵之中藏着什么宝贝,慕青和应该也是看不上的。

    他在天令皇朝地位尊贵,什么世所罕见的物件没有见过?怎么偏偏要闯区区一个曜辰国的帝陵?

    慕青和眯了眯眼,脸上的那一道疤痕透出几分凶厉。

    楚流玥立刻觉察到一股寒意笼上心头,乖觉的改了口风:

    “您先请——“

    依照她现在的身份,找慕青和要理由,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反正都已经来到这了,不如和慕青和进去看一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楚流玥终于听话了,慕青和才收回视线。

    他抬起右手,数道银色光芒快速汇聚,最终在他的掌心凝聚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楚流玥飞快的瞟了一眼,发现那图案竟是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但很快,慕青和的手向前一推,那银色图案便立刻飞出!

    嗡嗡!

    细微的嗡鸣声传来!

    面前的虚空之中,忽然荡起涟漪!

    正是那笼罩了整座嗣金峰的结界!

    那银色图案触碰到结界上的涟漪的一瞬间,那嗡鸣声忽然消失,连带着那些涟漪也瞬间冻结!

    下一刻,那银色图案快速融化,悄无声息的渗入了那结界之中!

    冻结的结界当即从中间的位置裂开一个口子,随后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最后,一个泛着淡淡银色光芒的圆形入口,出现在了二人的身前!

    楚流玥心中微惊。

    这嗣金峰的结界等级不低,防御力量也很强,用寻常办法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的破开。

    一般而言,只有特定的与其相配的物件,才能将其完整无损并且不引起任何波动的打开。

    慕青和显然不可能拥有曜辰国帝陵结界的配钥,可眼前这场景...

    楚流玥忽然想起前几天她去找慕青和的时候,他并不在家。

    当时她还没在意,但现在想起,却是觉得有些怪异。

    慕青和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

    可见,他为了进入这帝陵,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

    楚流玥心念电转,但面上却是一片平静。

    慕青和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

    片刻,他才转身朝前走去。

    “跟上。”

    楚流玥深吸口气,再次仰头看了一眼险峻挺拔的山峰,以及那若隐若现的结界。

    嗣金峰周围最少上百侍卫看守,而且一定还有强手坐镇。

    但如今这结界被打开了,他们只怕还一无所觉。

    她将心思压下,抬脚跨过结界。

    ...

    皇宫,皇后寝殿。

    面对容玖的询问,皇后只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容玖也不意外她的反应。

    实际上,这几天的时间下来,他虽然并未亲自审问过皇后,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从七角巷回来之后,皇后就一直是这个模样了。

    看这样子,应该是又发疯了。

    他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皇后娘娘,听说您手上有一个极其珍视的盒子?“

    此言一出,皇后顿时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猛地抬头!

    “什么盒子!?本宫没有!本宫不知!“

    容玖淡淡道:

    “您身边的人都已经吐得干干净净,您还不愿意承认?“

    皇后一惊,顿时猜到了几分。

    那东西她一直保管的十分严密,这么多年,也只有一次,被一个小太监撞破。

    尽管那个小太监只是无意的看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但皇后还是将他杀了。

    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百密一疏!

    一定是当初那个小太监在死前就告诉了其他人!

    容玖这几天将她宫中的人都抓去审问了个遍,不知用了什么狠辣手段,竟然将这个都问出来了!

    看皇后一脸抗拒,似乎还想否认,容玖干脆说道:

    “父皇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他让我来告诉您,若是您老老实实的将盒子交出来,一切都好说。可如果您不愿意...后果您恐怕是承担不起的。“

    皇后恨极。

    “本宫当初就应该让人在西北军之中将你杀了!”

    当年她弄死了容玖的生母,本想接着对容玖下手,但当时正好遇上婉妃逝世,嘉文帝正处于深深的哀痛之中,她不好下手,便没有动作。

    谁成想后来容玖自己情愿去西北军历练,远在千里之外,她想着边疆艰苦,沙场生死难料,也许容玖很快就会死在那,也就渐渐放下了这件事。

    等后来容玖立下赫赫军功,一路扶摇直上的时候,她再想动手已经很难了。

    如今,容玖显然就是为了报复她而来的!

    面对皇后的控诉,容玖不以为意。

    “这么看来,您是不愿将东西交出来了。那...我这就去回禀父皇。“

    说完,竟是真的转身就走。

    皇后一愣。

    本以为容玖会对她严加审问,没想到居然这般轻易的放过了她?

    其实,容玖心中另有想法。

    皇后扛了这么久,都没能吐露分毫,显然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他就算在这里审问一天,将皇后折磨的半死不活,估计也很难问出什么来。

    皇后的软肋,只有一个——容靳!

    “哦,对了,回去之后,我会请求父皇网开一面,让皇兄来看看您。毕竟...母子一场,相信父皇也不会那般绝情的。”

    让他们彼此都看一看现在的模样,那场景一定很精彩。

    皇后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屏风之后却忽然传来一道细微声响。

    容玖脚步一顿,目光如刀的回头看向那处: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