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中刚刚掠过这个疑问,便看到眼前出现一道光点!

    周围的空间开始朝着她挤压而来!

    楚流玥神色微敛,运转体内原力!

    下一刻,眼前光芒大亮!

    几乎就在同时,琉璃界忽然变换为无数流光,无声没入了楚流玥的身体之内!

    楚流玥一惊,正要仔细去看,就忽然感觉整个身体被拽出了那一片狭窄逼仄的空间!

    她的身体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 ̄︶︺sんцつww%w.%kanshuge.co

    楚流玥迅速扫视一圈。

    四周是不断涌动的黑色泥沼,血腥和腐烂的味道几乎令人窒息!

    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许多残缺的尸首。

    上面是无数舞动的树根,粗细不一,但都呈现猩红之色。

    脚下是石台,冰冷坚硬。

    楚流玥眸色微动。

    这下面几乎全是泥沼,这个台子的存在,就显得格外特殊。

    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

    “果然是你。”

    讥讽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声音,楚流玥再熟悉不过!

    她转过身去。

    一个女子正站在对面。

    她的周围有一道泛着淡淡黑色的结界,模糊了她的面容和身形。

    但楚流玥还是一眼看出,那就是上官婉!

    在她的脚边,放着什么东西。

    楚流玥顺眼看了过去,瞳孔微缩。

    那竟是她的赤金圣铠!

    毫无疑问,这是上官婉带来的。

    也是,上官婉已经霸占了曾经属于她的一切,又怎么会放过赤金圣铠?

    只是看现在这样子,有些奇怪。

    赤金圣铠尊贵至极,放眼整个天令皇朝,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和其媲美的铠甲。

    按理说,上官婉应该对这东西十分看重珍视才对。

    如今居然这般随意的放在了地上...旁边的地面上似乎还晕染了一些凌乱的血迹。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看向上官婉。

    “一直在暗中偷窥,看的可过瘾?”

    上官婉无不讽刺的问道。

    楚流玥眉梢微挑。

    看来上官婉已经猜到之前的那些事情,是她做的了。

    楚流玥唇角微勾,淡淡一笑。

    “三公主实在是误会了,我那并非是偷窥,而是在帮着大家一起找您罢了。之前都是匆匆一眼,始终无法确定您所在的位置,没想到这次竟直接来了此处。如果江大公子他们知道我找到了您,一定都会十分欢喜的。“

    上官婉对楚流玥说的话,是半个字都不想多听,也不会信。

    “你在威胁本宫?”上官婉神色冷凝。

    江羽丞也就罢了,但其他人是绝对不能知道她在这里的,更不能知道她在做什么!

    “三公主何来此言?我不过是区区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威胁到您?”

    楚流玥说着,似是无意的看了四周一眼。

    “自从您消失之后,我们都很是担心,为此不惜费尽心思闯了进来,还遇到了不少危险。有许多门派弟子和黑骑军,都被那树根缠死了,死状可真是凄惨呢...您安然无恙,可真是太好了。”

    上官婉盯着楚流玥,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冷笑一声。

    在寂静孤冷的空间中,这一声显得格外突兀森冷。

    “楚流玥,你不必在本宫面前虚与委蛇。你是怎么来的,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杨沁儿已经死了,你再说这些有意思嘛?“

    听到这,楚流玥的神色淡了一些。

    “看来,三公主承认,杨沁儿身上的伤,和她的死,都和您有关了?”

    “她早就该死了,本宫多留了她几日,已经是她的福气!”

    事到如今,上官婉很清楚,楚流玥只怕是已经猜到了许多事情。

    所以,她直接将楚流玥带了过来,摊牌!

    “倒是你...这就是你刚刚契约的神兽?”

    上官婉看向楚流玥肩膀上的团子,眼神之中满是嫉妒和怨怼。

    如果不是楚流玥,这神兽本应该是她的!

    “...真是可惜了...”

    上官婉低声喃喃着,脸上氤氲着浓厚的杀意!

    可惜,这神兽已经契约,无法再认新主!

    所以...也只有将它一同斩杀了!

    好不容易有一只神兽现世,结果非但不能据为己有,反而还要取其性命...

    上官婉心中对楚流玥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团子似乎有些躁动。

    楚流玥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心中安抚了几句。

    在发现杨沁儿可能与上官婉有勾结的时候,她心中已经预想到了现在的情形。

    上官婉既然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些话,摆明了是没打算让她活着离开!

    但...上官婉想要她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本宫记得,你似乎也是地经原脉,而且...品级好像还不低?“

    上官婉打量着楚流玥,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贪婪和兴奋。

    现在她只差最后一点力量,就可彻底恢复原脉!

    说不定...靠着楚流玥就能完成!

    毕竟楚流玥的实力,一直比她展现出的境界要强上不少,加上还有一只神兽...

    楚流玥笑了笑,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看来三公主对我的原脉很感兴趣?”

    上官婉已经懒得伪装。

    “能为本宫效劳,是你天大的荣幸。“

    上官婉高高在上,抬手向前一挥!

    一道幽蓝色的原力,瞬间飞出!直奔楚流玥而去!

    同时,四面八方无数树根齐齐飞来!

    呼啦——

    团子身上光芒一闪,顷刻间就变换出了真身!

    巨大的翅膀挥动,赤色火焰接连涌出!

    所有的树根都被轻易拂开,并且沾染上了赤色火焰!

    顷刻间,火光冲天!

    四周的黑暗都被驱散!映照的如同白昼!

    狂暴的劲风掀起!威压赫赫!

    上官婉双拳紧握,心中愤恨。

    尽管有这结界在自己身前挡着,她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道道力量的可怕!

    神兽之威,竟是如此惊人!

    怪不得楚流玥胆气如此充足!

    有这赤尾丹凤在,她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

    巨大的身影盘踞在楚流玥的头顶,将她小心的护在翅膀之下!

    周围火光煌煌,映照在楚流玥的脸上,身上。

    上官婉咬紧牙关,死死瞪着她。

    楚流玥神色淡淡,迎上上官婉怨恨嫉妒的目光,忽然微微一笑。

    上官婉的心忽然狠狠一跳!

    那一笑,那眉眼,那神色...

    竟是像极了当日皇室宗祠之中,被火焰缠身的那个人!

    上官婉不自觉的后退半步,惊骇万分:

    “你、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