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立刻引来了各色视线。『→お℃..co

    就连江羽丞都皱起了眉头,颇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婉儿,现在大家伤亡惨重,尽快撤离才是最要紧的。这个时候去镜湖,恐怕不合适吧?”

    上官婉抿了抿唇,眉心蹙起。

    “但是要为父皇找的药材,还一样都没得到。“

    若是就这么两手空空的灰溜溜的回了西陵,不知要被世人怎么非议嘲笑。

    何况,她体内的原脉还没有彻底恢复呢!

    回了西陵,可就不像在这里一样好下手了。

    只差这最后一步,让她就此放弃,她是绝不会甘心的!

    “而且,幻雾森林虽然发生了意外,但镜湖未必会如此。大荒泽广袤无边,如果我们只来了一趟幻雾森林,什么都没找到就走了...那么这一趟,来的又有什么意义?”

    江羽丞沉默了一瞬。

    虽然他知道上官婉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了她自己,但她说的不无道理。

    当初浩浩荡荡的来,整个西陵的人都知道。

    如果就此回去,的确是不好说。

    思虑半天,他也只好应了。

    “好,那我们接下来就去镜湖。但是,这次若是再遇到这样的危险,必须毫不犹豫的立刻撤离大荒泽!”

    上官婉自然是同意。

    身份最高的两人敲定了这件事,剩下的人就算不想这么做,也得遵从。

    此时,幻雾森林的外围已经停止坍塌,虽然地面崎岖不平,但总归是能让大家顺利离开。

    人群之后。

    牧红鱼几人没动,站在秦衣身边,神色担忧。

    “秦大哥,您现在能找到流玥在哪儿吗?”

    秦衣略作沉吟,轻轻摇头。

    “下面有一道力量将所有的一切都阻挡在外,无法探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力量是从那一棵母树之下传来。所以...幻雾森林会成为现在这样,肯定和它脱不了关系。”

    叶冉冉双手交握,担心的问道:

    “那、那流玥会不会就在那一棵母树之下?如果我们下去的话,是不是就能找到她?”

    秦衣轻叹一声。

    事情如果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其实他心里基本上已经确定,楚流玥的确是在那母树之下。

    那道扩散开的强悍力量,应该就是封印裂解之后爆发出来的。

    羌晚舟既然可以肯定楚流玥还活着,那她八成就在那里。

    但,他和雷老四在这里待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也不知那下面到底是什么。

    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们一时半刻也闯不进去,更不可能知道了。

    “流玥...还活着?”

    一道蕴含着震惊与惊喜的声音传来。

    几人回头。

    “祝弘师兄?”

    牧红鱼迅速从祝弘身上扫过。

    他身上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身后还站着几个人,都是龙牙山的弟子。

    “你们没有跟着他们走吗?”

    牧红鱼奇怪问道。

    祝弘摇摇头。

    “我们的命是流玥救的,怎能如此一走了之?”

    他先前也以为楚流玥已经死了,为此难受了许久。

    看牧红鱼他们还站在这,有些好奇,就过来了。

    结果正好听到他们在商量怎么去找楚流玥的事情。

    别的不说,秦衣和雷老四实力极强,若他们认定楚流玥还活着,那应该不会错。

    他本来就不愿意相信楚流玥已死,如今听说还有希望,自然更是想一起找寻她的下落。

    说着,祝弘看向秦衣,郑重的行了一礼。

    他看的出来,这些人之中,秦衣实力最强,也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最关键的是,秦衣肯出手帮忙找楚流玥!

    “秦公子,我们自知实力微弱,而且还受了伤,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流玥对我们有大恩,我们必将报答!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就是!”

    只要能帮上哪怕一点忙,他们也是高兴的!

    秦衣看了他一眼,眸色温和了一些,但还是摇了摇头。

    “你们的心意我了解了。但这地方的确危险,你们不能待在这里。“

    祝弘几人的脸上,都露出失望之色。

    “这下面潜藏的力量极其可怖,一旦爆发,便是我与老四,也未必能保全你们。若真是出了什么事儿,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她辛苦将你们救出来?”

    秦衣的语气很平静,但说出的话,却字字句句都如同石块,重重砸落在众人心中。

    祝弘苦笑一声。

    他明白,秦衣这话已经说得十分委婉。

    他们这几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伤。

    不怕帮不上忙,就怕反而成了拖累,帮了倒忙!

    沉思片刻,祝弘长叹一声。

    “秦公子说得对。那...找寻流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秦衣轻轻颔首。

    龙牙山的这几个,人品还可以,也比较懂事。

    可见简书夜教的还不错。

    反观那宋庆年,听说这里危险,忙不迭的跟着上官婉他们离开了。

    祝弘看向牧红鱼。

    本来他是想劝牧红鱼也一同离开的,但想到她和楚流玥是挚友,肯定不会愿意走,也就没说这个。

    “红鱼,你们一切小心。”

    牧红鱼没受伤,而且是虚元之体,说不定真的能帮上秦衣他们的忙。

    牧红鱼点点头:

    “诸位师兄师姐小心。”

    很快,祝弘等人也跟着大部队离开了。

    原地,最终只剩下了秦衣等人。

    母树还在快速枯萎!

    ......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上官婉回头看了一眼,隐约瞧见还有几个人站在那原地没动。

    她眯了眯眼。

    秦衣和雷老四本就不是他们的人,不跟他们离开也是正常。

    可其他的那几个人...怎么还在那等?

    江羽丞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

    “他们几人留在那做什么?”

    上官婉心中嗤笑一声。

    难不成,还在等着楚流玥死而复生?

    ------题外话------

    快热成葡萄干了...

    下午六点补。

    另,今儿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