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穹顶325方向遭到破坏,重复,市场穹顶325方向遭到破坏】

    市场安保人员的内部通讯器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此起彼伏地响着,而这些在外被称为清道夫的安保人员们,也因为通讯器中的催促而纷纷迈动起了自己那早已义肢化的双腿。 ̄︶︺sんцつww%w.%kanshuge.co

    不过这些都是徒劳的。

    因为在他们集中之前,昙光夜就早已经进入了这名为肉糜市场的禁地之中了。

    ……

    “虽然曾经有所耳闻,但真正在眼前看见这些场景……果然还是让人震撼啊。”

    昙光夜行走在商铺与商铺的夹缝之中,从头顶上洒下的红色灯光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这里便是肉糜市场。

    和外界那些凌乱而混沌的黑市不同。肉糜市场的规划相当地井井有条,而且每隔数个摊位就会有一名管理者站在原地维持秩序。

    在这穹顶下的市场之中,商业区域被分割成了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便是昙光夜现在所在的飨宴区,这里的占地面积稍小,但出售的东西却基本都是一些让人无法用正常眼光直视的商品——人体。

    之所以说是人体而非人类,完全只是因为能够在这里摆上台面的都仅仅只是人体的一部分罢了,所以断不能用人类来称呼。

    换言之,这里出售的是食材。

    而这也是飨宴区名字的来源。

    至于第二部分则是紧挨着飨宴区的蛛巢区,这里的占地面近仅次于飨宴区。

    因为这里不像飨宴区,需要占据大量的地方用于宰杀和销售,蛛巢区的商品——是人类身上的残存价值。

    何为残存价值?

    很简单。

    它可以是情报,可以是核心竞争力,可以是战斗力,也可以是自己的特殊身份与地位。

    换言之,只要你不是一无所有到只能被归类到飨宴区的程度,就依然有着可以用来做交易的残存价值。

    哦当然,廉价劳动力不算在价值之中。

    毕竟下城区最不缺的就是人。

    那么,到了第三部分。

    肉糜市场的第三部分是占地面积最小,但也最重要的区域——红夜区。

    因为红夜区便是整个肉糜市场的中心。

    也是在这反人类的市场中专门开辟出来的享乐集中之地。

    所有的管理人,贵客,以及市场的最高权力者都会在红夜区拥有着自己的一个席位,而这个席位所带来的特权则可以让他们第一时间——也就是货物被摆在柜台上之前,就拥有自己想要入手的任何商品。

    换言之,能够在肉糜市场中上架的商品,其实都是被红夜区挑剩下的。

    而最终要介绍的,则是这肉糜市场的第四部分——彩画区。

    作为肉糜市场占地面积最大同时也是最主要收益来源的区域,彩画区只做一件事情。

    那便是人口买卖。

    也就是所谓的奴隶市场。

    在这里的奴隶市场中,你几乎可以在所有的用途层面上都找到相应的奴隶。

    毕竟受过专业训练的清道夫们在能够以最高效率搜刮街上流浪者的同时也具备着极高水准的审美与鉴别力。

    因此他们可以在运送流浪者的过程中就合理地将他们分门别类。

    什么该拿去做劳动用奴隶,什么该拿去做玩乐用奴隶,以及什么该拿去做食材,都是在被清道夫捡走的那一刻就决定好了的事情。

    “小哥不来看看吗……?这都是今天最新鲜的货哦。”

    阴沉的声音打断了昙光夜的思考。

    看样子是因为他在这一摊位的面前站的过久了,所以引起了摊主的注意。

    于是为了不显得太过反常,他只能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那摊主和他经营的小摊。

    小摊上摆放的东西让他略微有些惊讶。

    因为在他的台面上出售的商品,和其他一眼看过去的商家都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其他人卖的基本都是肉,而他卖的东西只有骨头。

    “怎么全是骨头?”于是,出于好奇心,昙光夜看着那有些阴森的店老板开口问道,“我看其他人卖的都是肉和内脏啊。”

    “正是因为其他人都卖的是肉,所以我才会只卖骨头啊……呵呵呵。”老板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友善的笑容,“来吧来吧,买点吧,我这里的骨头不仅适合熬汤吸髓,还可以拿回家用作装饰哦。我知道的,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搞复古的那一套,什么骷髅头啊一类的装饰你们都很喜欢的,对吧?”

    “呃,可能你说的对吧,但至少我不太喜欢这一套。”昙光夜摆了摆手,“我寻思还是那种性冷淡风格的比较适合我。”

    “嘿,真没劲。”店老板见话不投机,便又靠回了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

    看样子他并不打算纠缠昙光夜,仅仅只是做了例行公事般的拉客行为而已。

    “那么现在……该去找她了吧。”

    昙光夜从摊位中抽出身来,观望了一圈周围的情况。

    飨宴区的顾客比想象中的要多,而且从一些摊位上早已经卖的七七八八的货品来看,恐怕这市场已经来过好几批人了。

    “那么首先该做的是……离开这里吗。”

    将目光从那些散发着异味的摊位上面移开,昙光夜开始找寻起了离开飨宴区的路来。

    就算他不是为了寻找花若叶,也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因为他是从这里强行打开破口后进来的,所以必须要远离那些依然聚集在了破口处的安保人员们。

    “喂,那边的你,站住。”

    然而,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