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程咬金已经上了自己的战马,身后的五千的骑兵已经出现在身后,城墙上的敌人已经被击杀,城门口一片血腥,尸体遍布。ω δ..

    程咬金嘴巴已经咧到耳朵后面了,他已经得到消息,睢阳城实际上就是李唐粮草周转所在,每次浩浩荡荡的粮草从荥阳而来,穿过睢阳的时候,大部分粮草都会留在睢阳,只有很小一部分运到前线,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唐粮草并不是在睢阳的局面。

    程咬金感觉自己这次运气到了,瞎猫碰死老鼠,原本只是骚扰一下李勣的粮道,没想到,居然闯入睢阳,这里居然是李唐粮草聚集地,只要烧了这里的粮草,就能改变前线的态势。

    “弟兄们,知道前方是什么吗?那里是李唐的粮草,烧了它,我们就是大功一件。跟我冲。”程咬金哈哈大笑,举起了手中的长槊,大声吼道:“有了战功就有了一切,我们的家人将会过上好日子,进攻。”

    程咬金整个人都变的疯狂了,这是战功一件,他相信自己能够改变整个中原大战的局面,自己的爵位将会再次上升,封侯封公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坐下的战马好像也感觉到主人的兴奋一样,发出一阵嘶鸣之声,战马飞奔,长槊指向远方,身后的五千大军冲了出去,朝面前的敌人杀了过去。

    长街之上,已经有不少敌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张弓搭箭,只等待一声令下,就会射出手中的利箭。可惜的是,程咬金一声长啸,整个人都趴在战马上,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圆盾,圆盾上挡在战马前,利箭破空而出,却是传来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却只能偶尔传来一阵惨叫声。

    “斧子!”程咬金发出一声怒吼,就见一柄柄小斧破空而出,对面传来一阵惨叫声,想那些弓箭手身着轻甲,锋利的斧头狠狠的撞击在轻甲之上,薄弱的皮甲哪里能抵挡,瞬间就被击倒在地,有的士兵被击中脑袋,脑袋被看成两半,有的士兵看中了胳膊,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挡在前面的弓箭手瞬间就被击杀了大半,而剩下的一部分还没有来得及防御,就被程咬金为首的骑兵冲散,长街之上,弓箭手死伤无数。

    程咬金面色狰狞,一片赤红,双目中凶光闪烁,手中的长槊上鲜血留下,宛若小溪一样,街道上的行人早就吓的四处奔逃,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若是在平日里,程咬金绝对不敢随意击杀,但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睢阳城中有多少敌人,程咬金不知道,唯有杀戮,摧毁面前的任何一个敌人,才能夺取城池,摧毁城中的粮草。

    “来将通名。”屈突寿这个时候已经披挂完毕,在身边,不仅仅是有士兵,还有城中豪族的私兵、家丁等等,都聚集在一起。

    “哪里有那么多废话,杀。”程咬金已经杀的兴起,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双目中凶光闪烁,看见前面盔甲明亮的屈突寿,一声怒吼,朝屈突寿杀了过去。

    屈突寿没想到程咬金居然如此凶猛,一上来就冲了上来,只是看见对方长槊刺来,赶紧将手中的长槊迎了上去,企图挡住程咬金的进攻,一阵闷哼,屈突寿虎躯颤抖,面色一红,差点连手中的长槊给挑飞了。

    “还不错。”程咬金长槊顺手削了过去,吓得屈突寿赶紧将手臂收了回来,却见程咬金双臂颤抖,一股力量直接撞击在长槊上,狠狠的砸在屈突寿的胸口上。

    屈突寿胸口一阵疼痛,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没有想到对方的长槊居然如此凶猛,变招速度如此之快,心中一阵担心。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知道自己落了下风,就想着跳出战斗,避开程咬金的进攻,可惜的是,程咬金得势不饶人,手中的长槊将屈突寿卷入其中,宛若是狂风暴雨一样,各种招式纷纷使来,力大势沉,变招快,一阵阵金铁交鸣声响起,杀的屈突寿浑身是汗,双目中的惊恐之色越来越浓,眼前的敌人好像是不知疲惫一样,让他抵挡的速度越来越慢。

    而在四周,夏军的骑兵已经突破了李唐大军的防御,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玄甲骑兵,更多的是屈突寿的随身护卫,这些护卫虽然都是河东精锐,但人数比较少,不过数十人而已,其他的多是豪族的私兵,这些人欺负一下百姓还可以,但对付正规军还是差了许多,手中的兵器更不是骑兵的对手,被大夏骑兵杀的连连后撤。

    “该死的家伙,驻军怎么还没有到来?”屈突寿心中慌乱,若是继续下去,自己恐怕就要葬身在这里了,他期盼着驻守粮库的五千精锐赶紧杀来,解救眼前的危机。

    只是他忘记了,自己乃是一军主将,驻守睢阳也是为了护卫粮草的,离开军营之后,守粮的军队虽然知道城中有人作乱,却不敢用全部军队压了过来,只能是派遣部分军队,可惜的是,这只能算是添柴,这种添柴手段,若是麾下军队多也就算了,满打满算,睢阳不过五千驻军,哪里能用这种手段。

    程咬金可不管这些,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虽然敌人的援军正在不断的靠近,但他知道,眼前就是胜利前最后的曙光,眼前的敌人已经支撑不住了。

    屈突寿感觉到自己的双臂在发麻,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恨不得现在就逃的远远的,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滴了下来,脸色一片惶恐之色,刚才喝的酒这个时候早就醒了。

    “去死吧!”屈突寿猛然之间发出一声大吼,手中的长槊就朝程咬金掷了过去,自己却调转马头,转身就逃。他身边已经没有多少士兵了,若是留在这里,必死无疑,现在逃走,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最起码身边还有数千精锐。

    “追。”程咬金并没有趁机将其击杀,而是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率领身后的骑兵追了上去了,就像是赶羊一样,驱逐着屈突寿。他要利用屈突寿的狼狈逃窜,扩大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