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侨城城门的时候,正看到守门官兵在催促进城的人让开道路,胖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跟着人群退到了路边。

    不一会,大队载满货物的马车连绵而出,周围的人一看到,纷纷议论起来。

    “这是今年的粮队吗?比往年要晚了一个月啊!”

    “能回来就不错了,听说是被扣在百昌国了。”

    “这百昌国是怎么回事?想抢粮食吗,这可是我们雪国。”

    “诶?你这下可说对了,他就是看上咱们的粮食了,百昌国和咱们一样缺粮食,看着这么多粮草从自家门口过,不眼红才怪!”

    “说这些管什么,这些都是上面的人该操心的,咱们只要操心今年不会饿肚子就行,最近还是上山,多狩狩猎,多采些药草换粮食吧!”

    “对对对......”

    胖子看着粮队,也是羡慕嫉妒恨,要不是自己是百昌国人,要不是家里婆媳孩子没饭吃,谁干这种缺德的事啊!

    而车里昏昏沉沉的涵月听到外面的吵闹声,看到眼前模糊的人影迷迷糊糊的喊叫:“公子,公子,涵月不是你的仇人,冰姑姑......

    娘......

    为什么不认......”

    胖子掀开帘子瞪了大丫一眼:“看好她,别惹事!”大丫被吓了一跳,连忙扶起涵月,手捂上她的嘴。

    骑在马上走在粮队后面的白若衣淘淘耳朵,对身旁的一脸带面具的男子说:“莫先生,我怎么觉得听到涵月的声音了?”然后又摇摇头:“真是出来久了,还真有点想这小丫头了。”

    莫言听到涵月的名字也微微含笑,是啊,他也想这丫头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涵月就在他们几步之遥的马车内。

    等粮队走过,城门又恢复秩序。胖子经常出入侨城,跟守门官兵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

    走到城内,七拐八拐,走到一个平民区,找了个小地方住下,才去请了附近的一个郎中。

    郎中一把脉,就说道起来:“这都病成这样了,怎么才看,再晚几天就得准备棺材了。”

    “是是是......

    我们探亲,谁知路上就受寒了,沿路也没个大夫。这不就拖到现在了吗!”

    郎中看了会,说道:“她这是外感风寒,又心气郁结,属于急症,需要好药,咱们这没有,我开药方,你去灵云医馆拿药吧!

    说着开了药方,拿了胖子给的几个铜板走了。胖子看看上面的字,不认识,但也不能不抓药,只得又威胁了大丫几句,把她们锁在屋里,自己带着银子去抓药。

    坐堂的郎中看了看药方,问了下情况,就招呼一个伙计抓药去。又转头对胖子说:“十副药,十两银子。”

    胖子咂舌,“这太贵了吧!”郎中看了下他:“银子重要还是命重要,嫌贵就去别的地方抓药,看看十两银子你能抓来十副药吗?”

    后面排队的已经不耐烦了,“还抓不抓?别磨蹭,谁不知道灵云医馆是雪国最便宜的了。不抓别耽误我们。”

    胖子只好墨磨叽着掏了银子,带着药走了。

    回到住的地方让大丫去煎药,自己则坐在门阶上发呆。

    涵月的病反反复复,养了有半个多月才有气色,但身体还很虚弱,加上吃的也不好,每次都是被大丫哄着才吃几口。涵月还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饭。所以整个人连饿带病整整瘦脱了一圈。

    期间也知道被拐了,趁着胖子不在的时候几次想劝说大丫给外面送信,但都没成功。

    一是胖子每次都把她们锁在屋里,二是大丫被胖子的恐吓吓怕了。只劝着涵月养好身子再说,这样说话走路都费劲,跑了也跑不远。

    涵月也无法但又实在吃不下那些东西。懊恼的不行,后来终于想起公子教自己的一篇心法,那时候说练好了可以强身健体。

    只是当时自己贪玩又没耐心,背是背下来了,但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个常性。

    公子虽然严厉,但受不住自己耍赖撒娇,又有小甲在旁边劝说。说自己跟在公子身边谁还敢欺负了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但又想到骆冰的话,其实回去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当务之急还是养好身体吧,总会想法摆脱死胖子的。

    当下让大丫坐到床上,扶她起来要两人一起练。

    这部功法叫清心诀,还是莫先生,不,是她的亲爹让公子教给自己练的,听说是他的父亲亲创的,也就是自己的祖父了。

    涵月嘴上虽不愿意承认,心里却是很欢喜骆冰和莫炎是自己父母,只是一时还不能想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认自己。

    大丫坐到床上,涵月将心法念给她听:“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混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一大串文字听的大丫糊里糊涂,涵月却耐心的解答:“大丫,你先把它默记下来,我再慢慢教你怎么练,不难的!”

    当下靠着大丫盘坐起来运功,还好以前总算练过几次,练起来还算顺畅。

    胖子回来看见她俩背对背盘坐着,有点莫名,不过看到涵月至少能起身了,也高兴起来,坐到破桌前掏出钱袋一看,脸立马又黑了。涵月这半月都快要把他银子花光了,买药花钱就算了,还要吃那么贵的点心,真当自己是贵小姐了。

    涵月刚才就察觉胖子回来了,默默收功又斜躺下来,大丫这才惊觉,连忙爬下床。惊慌道:“大叔,您回来了。”

    胖子嗯了一声,说道:“既然能起身了,收拾下,明天就启程。”

    第二天,大丫扶着涵月坐上马车,胖子又准备好路上的食物,还不情不愿买了涵月所说的几样点心,按涵月的说法,她吃不好的话又要病了,岂不是更费钱。

    胖子无法,暗恨鼠大他们这次拐了个祖宗。说说闹闹三人就离开侨城赶往百昌国。

    走了有半月的路程,这天来到百昌国的鲁塞城。连着赶路胖子准备在这歇一天,这有他们的据点。安顿好后,胖子准备好好犒劳下自己,这一个月被涵月折腾的不行。

    涵月听说胖子要去酒楼也吵着要去,经过这半月相处,三人也熟络起来,涵月说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婢女,不满主人的苛刻才跑了出来,不料却病到在路上,后来就被鼠大他们捡到了。

    涵月不敢说自己是灵云山庄的,百昌国最近和雪国关系不好,要是知道自己是灵云山庄的,落到百昌国的手中,说不定比现在更糟。

    胖子虽然干了这勾当,但心还是软的,又想到离了雪国也不怕她们跑了,被磨半天就同意了。

    让两人换了男装,这个窝点常常会备些男孩女孩的衣物,供被拐了的孩子换洗。索性两人年纪还小,穿上男装梳上男子发髻谁也分辨不得。

    胖子带着两人,找了一个路边的小酒馆,给她俩要了几碟点心,就独自饮起酒来。

    三人正悠闲地饮酒吃点心,突然一批人策马从酒馆门前奔过。涵月喵了一眼,突然一惊,是公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被胖子拉住。

    那些人是雪国的衣着,胖子也看到了,怀疑地问:“你认识那些人?”涵月莫名酸涩,张口不能言,就这一会儿功夫那些人已经走远。

    “那些人是找你的?”胖子继续追问,脸色也难看起来。这时大丫突然说:“好像是我们雪国的太子,太子经常来灵云山庄,我远远看见过。”

    涵月也连忙稳稳心神,“我也是突然看到太子,有点激动。”其实她压根就没看到太子,只是一眼就认出身披青色披风的公子。

    胖子一想也是,他们本来就打着给太子选妃的名义拐的她们,在这里遇见太子肯定激动。但被这一打搅,三人都没心情继续待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