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确实是明玉他们,当日他们赶往侨城,路遇白若衣的粮草大队。双方见面说了涵月的事,当即莫炎就要随明玉重返侨城,白若衣则带着粮食先回山庄。

    他们商量好,如果要去百昌国,就得先在侨城等待过关文书,白若衣安排好后会来侨城和他们会合。

    明玉到达侨城后才知道守将没有截到涵月,却把那两个拐卖少女的人抓到了。

    原来当日守将收到太子来信和那两人的画像,吩咐手下拦截,却被一手下人认出,这两人正是几日来流连青楼,还醉酒闹事的人,现在已经关进大牢。

    守将对他们拷问,才知道他们把人交给一个叫胡老大的了。

    追查之下知道胡老大已经出了侨城,但派人追到边境也未追到,士兵不敢贸然过境惹起纷争。

    明玉听完,知道事情已经沿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进了百昌国就如石沉大海,再难如雪国一样画影寻找,而且一旦百昌国知道自己如此重视一个婢女更不利涵月的安全。

    和太子商量后准备以雪国多次失踪少女,其中更有几名雪国官员的女儿为由,递交国书协商此事,抓拿头目胡老大。

    莫炎则和明玉商量自己夫妇先去百昌国打探消息,他二人无官职在身,且有武功,不会像太子和明玉一般身份敏感。

    明玉也知道他们记挂涵月,虽心中不愿涵月与他们过多亲近,但事情已经大白,他也没有过多纠结,当下对莫炎一揖说道:“师傅,那就拜托你们了。”

    明玉第一次叫师傅,莫炎虽然心喜,但这会也无心情表达,只是拍了拍明玉的肩膀告辞而去。

    几日后白若衣赶到,但百昌国却迟迟未回复国书。

    后来明玉干脆递交协商两国关税问题的国书,百昌国才同意雪国太子和明玉出使,但也等了半月有余,只是明玉不知道涵月当时就在侨城。

    后来涵月比他们早离开侨城几日,但因为她们三人走走停停,反而和明玉他们在鲁塞城又一次擦肩而过,而这次的错过却让他们分别数载,再见已是陌路。

    明玉他们带着随行护卫快马赶至百昌国国都齐城,而迎接他们的正是那位追求太子的百昌国公主关晓蝶。

    关晓蝶长得袅袅娜娜,本该是个娇滴滴的美公主,但偏偏性子泼辣。

    这只能说百昌国国君关武威太宠爱这个女儿了,百昌国太子关晓君和关晓蝶是孪生子,偏偏女儿豪爽,太子却是个风流子,一天天就知道醉卧温柔乡,把一个国君愁的头发都白了半头。由此就更疼爱女儿了,恨不得立关晓蝶为女王。

    关晓蝶在百昌国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她说要接待太子雪无行,百昌国的官员一个个都不敢反对。

    将太子一行接到驿馆,就遣退下人,坐到明玉对面,“说吧,是什么事,竟劳动从不出灵山的明大公子现身百昌国。”说完直直盯着明玉,不理旁边别扭的太子,反正雪无行是她看上的,别想跑了。

    “自然是解决两国关税问题和抓拿拐卖我雪国少女的犯人的。”明玉平静地说。

    “这些事还劳动不到你明玉大驾吧,也不会这样急急地更改国书。”关晓蝶追问。

    “公主多想了,你们这次的关税已经超过我们承受的极限。还有什么比雪国的温饱受到威胁更大的事。”明玉继续一脸平静。

    “不说也行,我看你们能忍到何时!”关晓蝶也平静地饮起茶来了。

    太子看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完全把自己当空气了,有些气闷。还有这关晓蝶以前都追着要嫁给自己,这次自己来齐城后,从见面到现在连正眼都没瞧过自己。

    太子看看明玉又看看关晓蝶,突然有点高兴地对她说:“关晓蝶,你终于正常了,我就说吗,你怎么会看不上明玉反而看上我呢!”

    关晓蝶白了太子一眼,“不正常的才会看上明玉,长得这么美,谁要嫁给他还不得讴死。还有你,都到我手心了,还用的着死盯着吗?太傻了点吧!还好,以后我会好好教教你的。”

    扑哧一声,站在明玉身后的白若衣憋不住笑了起来。

    “你,你,我怎么到你手心了?”太子结巴道。

    关晓蝶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又示意他看看自己脚下,弄得雪无行看看脚下,又看看他们,一脸的莫名。

    白若衣和明玉很为太子的智商着急。

    “就这,也就是我能看上你吧,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傻样。”说完还拧了一把太子的脸。

    弄的太子更别扭了,求救地看着明玉,心里哀嚎,我可不娶你这恶婆娘。

    关晓蝶用手在雪无行眼前晃了晃,说道:“别盯着看了,惦记他的人多了,轮也轮不到你。”说着瞟了一眼白若衣。

    这下连明玉也喷茶了,连连咳嗽,白若衣也笑不出来了。

    “还不说你们的目的,你们可听好了,今天不说以后就算你们说了我也不会帮你们了。而且这不是雪国,你们想办什么事可不是那么容易了。惹我不高兴了,给你们使点绊子,虽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你们的事……”

    “公主不会的。”白若衣连忙打断她,又看了眼明玉,见明玉点头才继续说道:“其实是涵月被胡老大带到了雪国,至于原因我就不必说了吧。”说完对公主眨了眨眼,大家心里都明白啊。

    关晓蝶似笑非笑地看着明玉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有个条件,你知道是什么。”

    这次太子终于脑袋灵光了一会:“你们,你们可不能拿我做条件。”

    “你不想救涵月?”关晓蝶问太子。

    “想,当然想了,不然我们怎么追到这里啊,不过那也不能用我做交换啊,没有你我们照样能找到。”

    “那你们就试试吧,明公子,我的条件你考虑考虑,我不急着答复哦,你们可以慢慢想。”说完潇洒地转身离开。

    屋子里一下子静默下来,明玉和白若衣都看着太子,太子被他们盯着,浑身发毛:“你们可不能拿我交换,我堂堂一国太子,怎么,怎么能......

    我可不要像父王一样,娶个凶婆娘,一辈子被管的死死的。”

    “你是不想被管,还是不想娶她?换句话说,你不喜欢她?还是不想被她管?”明玉的话直指雪无行内心。

    “太子啊,你看公主长得这么美,咱雪国可找不出来了,而且娶了公主半个百昌国可就是咱们的了,还用的着怕他们天天增加关税?”

    “可是,可是......”太子喃喃着,说他不喜欢关晓蝶也不是,只是关晓蝶太强硬了,让他不适应,从小看父王在母后面前唯唯诺诺,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强硬起来,将来娶个柔柔弱弱顺从自己的女子。

    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是在灵山,当时她正被几个痞子欺负,一看以为是个娇弱的美人,刚要上前解救,谁知关晓蝶比自己还要能打。

    两人就此结识,当时都是乔装,不知双方身份。后来在灵云山庄再次相遇,从此这厉害的公主就粘上自己,但想到刚才她不理自己,心里却是隐隐难过,又觉得莫名,太子彻底被自己弄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