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的春阳国阴雨绵绵,虽属盛夏,但因地处大陆北部,天气还有丝丝凉意。

    花语披着大氅,拉着涵月问道:“真的是今天走吗,还下着雨呢?”

    涵月小声说:“估计风影脑子抽风呢,昨天输了棋就非要今天走。”

    其实风影是怕自己再待下去什么不该说的都说了,还是早点见到师傅的好。“花月,花语,马车套好了,快上来了,别淋着雨。”

    涵月和花语连忙走上前去,上了车后花语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雨披递给风影。

    “风影公子,把这个披上吧。”

    风影接过说道:“别公子公子的叫了,多客套啊,就叫我风影就行。”

    “是,风,风影。”平时大咧咧的花语自从见了风影后,就淑女了很多。

    涵月有点适应不了这样的花语,连忙把她拉进车内,“姐姐,你怎么了?跟他客气什么,他还要拜我为师学棋呢。”

    “哈哈,就是,就是。”风影笑着说道,然后扬鞭赶路。

    她们三人穿过春阳国,又过了荣庆国,这天又到了多丽国,过了多丽国就会到达云锣国。这一路向南天气越来越热,好在所过城镇大多都有影门的据点,她们才能不断更换马车和衣着。

    到了多丽国,人们已经穿着夏裳,薄薄的纱衣,多彩多色。让一直居住北方,夹袄皮裘不离身的涵月两人很是新奇。所以风影决定在多丽国的乐城多逗留一日,带涵月两人添置些衣着首饰。

    三人来到一家名叫凤仪阁的衣饰店挑选,看着琳琅满目的衣裙首饰,花语兴奋不已,选了几套粉红,鹅黄的衣裙试了后,为难地不知道选哪件。

    风影见了,哈哈一笑,“喜欢就都要了吧,咱们到了云锣国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逛了。”

    “这,好吗?花月,你......”花语有点不好意思,便想问问涵月的意见,谁知却见到涵月正盯着一套青衣出神。花语轻轻碰了下涵月,问道:“花月,想什么呢?你选好了吗?”

    涵月这才回过神来,指着那套衣服对老板娘说:“给我来两套。”

    “小姑娘,这可是男子的衣服?”老板娘疑惑道。

    “就是要男装。”

    然后对风影说:“咱们在外,男装也方便是吧?”她才不承认,见到青衣就想到了公子,想到了灵山的一切。

    涵月从老板娘手里接过青衣去里间换好,又让老板娘帮着梳了个少年的发髻,然后站起来问花语和涵月:“看看怎么样?”

    小小少女一身青衣,配上那双灵动的双眼,调皮可爱,真真是又一美少年。老板娘都有点惊艳了,连连说好。

    花语却为难道:“那我,我也选套男装吗?”花语实在喜欢这些飘逸的衣裙,她可不喜欢男装。

    “姐姐穿这样就好,有弟弟我保护你呢!”涵月知道花语喜欢漂亮的衣服,玩笑地说着。风影也连连称是,他可不喜欢女子穿着男装大摇大摆。

    正在试穿挑选,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阵的喧哗,风影出去看了一眼就回来了,说道:“一帮乞丐在对面酒楼闹事呢。”

    “又来了,他们这是赖上那小姐了。”老板娘感叹地摇摇头。

    花语好奇问道:“老板娘,是什么事啊?给我们说说吧。”

    老板娘看看三人,走到门口说道:“那家酒楼旁边的驿馆,最近住进一位小姐,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每天都会去酒楼用饭,前两天一群乞丐在酒楼门口乞讨,被店小二驱赶的时候,恰好让那小姐遇到,那小姐就请乞丐们在酒楼用了一餐。

    结果这几天,乞丐们就天天过来,只要遇到那小姐,就能饱餐一顿,今天恐怕又在等那小姐呢。”

    “那位姐姐心可真好!”涵月感慨道。

    花语却说道:“这样请,那得多少银子啊?那位小姐怕也是出门在外,哪能天天请他们啊!”

    老板娘连忙点头:“就是,就是,怕是那小姐也快没钱了,要不这时候早出来了。啊,来了。”老板娘正感慨着,就看到一行三人走向酒楼,正是那位小姐和她的两个婢女。

    涵月三人也看到了她们,只见那小姐高高的个子,身材匀称,一身淡黄衣裙。面相甚是清贵高雅,只是略有轻愁锁眉。

    酒楼门口已围满看热闹的人,涵月也拉着花语走近观看,看那小姐如何行事,而风影却在门内没有出来。

    乞丐们一看到小姐三人,连忙一拥而上,跪在小姐面前,哭喊道:“女菩萨,您可来了,每次您都让我们去里面吃饭。今天这群小人,看到您不在,就把我们拒之门外,还对我们又打又骂。小姐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店小二一听,脸色憋的通红,辩解道:“小姐,你可别听他们的啊,他们就是得寸进尺。谁要给他们口饭,他们就赖上谁,小姐你就是心太善了。”

    那小姐皱皱眉头,有点不满他这样说这些乞丐,回头问她的一个婢女:“拂柳,我们还有多少银子?”

    那名叫拂柳的婢女撅着嘴说道:“没有了,我们带的银子再多,也禁不起他们这样大吃大喝啊!”

    乞丐们一听,又哭喊道:“女菩萨啊,您可得管管我们啊,我们可不敢大吃大喝啊,只求个温饱啊。”

    “拂柳,还有多少?”那位小姐稍微严肃了点问着婢女。

    拂柳委屈着从荷包拿出几块碎银,说道:“就剩这点了,还要留着做路费呢。”

    乞丐们一看顿时失望,但有总比没有强吧,只眼巴巴地望着那位小姐。

    “用这些银子多买些馒头给他们。”那小姐吩咐道。

    “小姐......”她的婢女想劝,但看小姐的脸色,便不再多言。

    周围的人看没什么事闹了,都纷纷散了。涵月说道:“那位姐姐可真好,可这些围观的人怎么不给钱呢?”

    花语拉着她也走回凤仪阁,边走边说道:“可就是太好了,才会被那群乞丐赖上,谁的银子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涵月听了,若有所思地又回头看了几眼。

    走到凤仪阁,风影已经把他们买的东西打包好带了出来,见到她们回来,便说道:“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用午饭吧。”

    三人走的时候便看到那位小姐的婢女抱着一大包馒头回来,风影还回头看了那小姐几眼,沉思着自言自语。

    花语见了,有点心慌,小心翼翼问道:“风影,你认识那位小姐吗?”

    “见过一面。”风影没有注意到花语的表情,随口道。

    花语有点心酸,回头又望了一眼继续问道:“她那么高贵,漂亮,出身一定很好吧?”

    风影似笑非笑道:“海国权倾朝野的左相独女,言忆瑶,出身又何止好字能说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