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自从拜师后,每天不是起早贪黑地练剑,就是陪自己的师傅下棋,?33??也没有了在灵云山庄的懒散。

    而花语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也拼了命地练武,比花月还要努力。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有了点武功底子。

    她们的师傅莫峋经常外出,只有风影指点她们。

    这天风影接到一封飞鸽传书后,惋惜地摇摇头。花月见了,问他是什么事?

    自从花月她们正式拜师后,关于影门的事风影也不在刻意隐瞒。他把信收好后,才对花月她们说道:“梦雪死了。”

    “啊!”花月惊讶道。“师傅不是下令停止追杀梦雪了吗?”花月拜师后,才知道梦雪把她们交给影门,是为了卖师傅一个人情,希望能放她一自由身。

    她们拜师后,师傅就传书给影门下面,让他们停止了对梦雪的追杀,这都几个月过去了,怎么会突然传来梦雪的死讯。

    风影看到她们疑惑的表情,才说道:“梦雪是自杀的,两月前就已经死了。直到现在,静堂的梦雨才交代是她的一时好心,才导致了梦雪的死。

    她本来想隐瞒下去,但实在受不了内心的折磨,才要求静堂对她私自行动做出惩罚。”

    花月她们很是疑惑,怎么又出来个梦雨呢?便向风影细问原由。

    风影见她们也练的差不多了,再说她们进影门时间也不短了,便打算趁此机会把影门的一些忌讳跟她们一并说了。

    原来梦雪和梦雨皆是静堂的人,梦雪几年前接受任务去了百昌国,在那里结识了穷困潦倒的书生袁子平,两人日久生情,便私定终身。

    梦雪暗暗资助袁子平,渐渐使他在百昌国的文士中站稳了脚跟,袁子平却也渐渐知道了梦雪的秘密。

    袁子平野心很大,说服梦雪愿意帮她做事,当时梦雪只以为袁子平对自己情深意重,有些事也不再满她。

    梦雪这些年渐渐厌倦了这种漂泊又受束缚的日子,很想和袁子平有个安定的家,平平淡淡过此一生。所以求了静堂堂主,希望完成这次任务后就和袁子平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落梅园的事情便是她和袁子平设计的,当时袁子平特意将话题转移到百昌国关税银一事上,又刻意挑动双方,使矛盾激化。

    又和梦雪派来协助他的人一起,趁乱将染血的匕首塞于雪无行手中,而他们中的一个杀手将太子刺杀,等众人大乱时逃出落梅园。

    本以为事情做的滴水不漏,梦雪能向他的上头举荐自己。哪知事与愿违,被百昌国公主的一招打乱,他和梦雪匆匆逃离百昌国。

    一路被人追杀,袁子平一直以为是因为事败被百昌国追杀,便催促梦雪赶紧回她们总堂。梦雪知道再也瞒不住,便向他坦诚,并说愿意脱离静堂,和他做一对平凡的恩爱夫妻。

    当时袁子平就不乐意了,他一直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好不容易结识梦雪,从她这里见到了一线富贵天机,哪肯轻易放过。他可再不想过穷苦的日子,便想解劝梦雪再回静堂。

    梦雪和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他的一些脾性,但她一颗芳心已然遗落在他身上,也相信他对自己有几分真心。便瞒了他先生米做成熟饭,让他安心和自己平淡度日。

    袁子平对梦雪的温情解劝,非但没有心软反而增添了些许厌烦。他虽是得梦雪资助,但骨子里却很是看不起青楼女子,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走投无路,又看梦雪美貌,哪肯与她虚以委蛇。

    后来发现梦雪与静堂的秘密,他才对梦雪多上了几份心,想要踩着梦雪飞黄腾达。哪知这女人居然存了这份心思,简直害苦了他。本想当场发作,丢下这女人一走了之,但想到只有通过梦雪才能和静堂牵上线,便只能暂时忍耐,慢慢套出点消息。

    后来,她们终于不再遭到追杀,梦雪心喜,想到花月也许真趁了影门门主的心,两人便在一座小城安定了下来。

    梦雪走的匆忙,银子不多,赁了一进院子,添置好家用就所剩不多,两人便想些生计过活。

    梦雪做些刺绣女红之类赚些碎银,而袁子平却是百无一用一书生,这几年又被梦雪养的不食烟火。除了刚开始摆摊替人写了几封家书,受了几次冷眼,便在不肯出去。

    梦雪也不指望他养家,只要能安稳地和自己度日就好,只是把自己的绣品隔个几日让他拿去绣房变卖。谁知一来两去,袁子平趁着出去便又开始逛起了青楼。

    梦雪见他晚归,又酒气熏天,只以为他突然过上这种平淡日子,又受过几次富贵书生的白眼,要借酒消愁。也没有太在意,想着自己多绣点绣品,她们的日子好过了便好了。

    日子也就这样过了下去,那知有一天梦雪的好姐妹梦雨找上门来,惹出了一场事端。

    梦雨听说梦雪脱离静堂后,很是为她担心,后来从静堂堂主处得知影门已经停止了对梦雪的追杀,很是为她高兴。知道梦雪是为了一男子才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脱离静堂,她从小就和梦雪亲近,便想亲眼见到梦雪安好。

    捻转几月才打听到梦雪的住处,便迫不及待地赶来。等见到袁子平,第一眼的感觉还可以,人长的文气,待梦雪也很是爱重,想来两人应该很是恩爱。

    梦雨放了心,便打算住几日就告辞回去,哪指临走前去城中买点心却意外发现袁子平居然去了青楼。梦雨很是为梦雪不值,当即便想告诉梦雪,但想到她们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如果袁子平对姐姐有几分真心,自己又何必破坏。

    想到这世间男人又有几个不贪腥的,自己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便也抛到一边回去了,准备明天就告辞离去。

    当晚梦雪被邻里叫去帮忙做女儿的嫁衣,袁子平回来后,见只有梦雨一人,问明梦雪去向后本想回房。突然想到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自己从梦雪嘴里一直套不出静堂的消息,梦雨和梦雪是好姐妹,想来一定知道,便折回身和梦雨套起了近乎。

    梦雨见他不断打听静堂的事,想到傍晚看到的情景,便有心想要试试他。便说如果袁子平要是能舍了梦雪,和她离开,她就能替他引荐堂主。

    本是无心一试,哪知却激起了袁子平多日的怨气:“那个女人,爷早就不想要她了,要不是她死缠烂打,爷可怜她,哪肯和她苦熬日子。

    她还敢背叛静堂,你们早该杀了她,我就等着静堂的人找来呢,好投靠你们......”

    哐啷一声,忙完回来的梦雪猛地推开院门,手中线筐掉落在地,眼睛充血地看着两人。

    院中两人一惊,梦雨颤声说:“姐姐.....”

    梦雪却厉声打断:“你走,走。”

    “姐姐,我,我只是......”只是什么梦雨再也说不下去。

    袁子平却道:“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最好,雨妹妹,咱们走。”说着就要上前拉梦雨。

    梦雨挣脱,啪地一声给了袁子平一个耳光:“你这个畜生,你配不上姐姐。”又顺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哭着对梦雨说:“姐姐,对不起。”然后就跑出院外。

    袁子平有点发楞,突然有点明白过来,呐呐道:“雪儿,我,我刚刚是喝了酒,说的都是胡话。你,你别当真。”说着就要上前抱梦雪。

    梦雪使劲推开,无力说道:“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雪儿你,你,你原谅我好吗?我那都是醉话,胡说的。”袁子平还想解释,但看到梦雪充血的双眼,不敢再多言,便软声说道:“你先平静,平静,我,我先出去。”便也离开了。

    梦雪呆呆地望着院门,只觉得心中空落落的,突然想起堂主问她的话,为了这么一个人值得吗?呵呵,值得吗?当时自己怎么回答的?

    是啊,值得吗?不值又如何,她拼劲全力博了这一点真心,结果却输了。

    输了就输了吧,梦雪淡淡一笑,慢慢走近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