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两人听了梦雪的事,气愤不已,追问道:“那个该死的袁子平呢??33??

    “梦雨发现梦雪自杀后就让他陪葬了。”风影淡淡道。

    两人听了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一些怒火,但却为梦雪可惜。花月突然想到先前的话题,怒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设计我们雪国的太子,挑起我们与百昌国的矛盾?”

    花语也很疑惑:“对啊,静堂为什么要对付我们雪国啊?”

    风影顿时头疼,光顾着说梦雪了,怎么忘了这俩师妹是雪国人了呢。只得静下心来思考良久才从头说起事情原委。

    “咱们影门下面有个四个分堂,有影堂,刑堂,静堂和煞堂。虽然师傅是门主但并不是所有分堂都听师傅的,师傅主要管着影堂和刑堂,影堂负责刺杀,刑堂负责门内刑法。

    而静堂和煞堂直接受命于主上......”

    “什么,我们还有主上,他是谁?”花月惊讶地问。

    风影无奈一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主上很神秘,每次有事都是师傅单独去见他。”

    “我们都是为他办事的吗?他有这么大本事吗,那我们要是不想听他的呢?”花月还在肚子里打小算盘呢,这莫府也摸的差不多了,等自己有能力了就带着花语跑路。

    风影好笑地看着她,多少也能猜出点她的心思,便说道:“这么多年,确实有叛逃的,但没一个能成功的。”

    “为什么,就像梦雪一样被追杀吗?”花月可不想死,先把这些底细弄清楚再说。

    “差不多,不过一旦有威胁到影门的人,就不是刑堂出手了,那就是咱们四堂中最嗜血的煞堂。

    我刚才就要跟你们说,四堂中最不能惹的就是他们,一旦煞堂出手就是不死不休。你们俩也别老想着逃跑,在师傅的羽翼下你们还能安然度日,一旦让煞堂的人盯上,不但你们有危险,就连雪国估计也不能幸免。”风影警告地说道。

    “他们这么恐怖吗,比师傅还厉害?”花月有点不信。

    “厉害不厉害,以后你们慢慢就知道了,总之不要惹他们,尤其以后有什么任务需要和他们一起的,更要小心提防。”风影说完又轻松说道:“还好咱们大多时候也不会和他们有什么瓜葛。”

    “那静堂呢,他们是做什么的?”花语听的有些糊涂,到现在也不知道影门究竟是干什么的。

    “静堂是刺探消息的,他们的消息网很大,几乎遍布整个大陆。他们的人大多都藏身于秦楼妓馆,酒楼茶舍,是最容易接触各种消息的地方。

    静堂虽不归影门管,但他们的堂主一直想巴结咱们师傅,所以和咱们的关系还不错,而且我们很多任务都需要他们的消息和协助。”风影说道。

    听了这么多,花月终于按耐不住问道:“说了这么多也没说为什么要对付我们雪国啊?”

    “影门的人从来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突然一威严声音响起,三人一惊,才看到缓步而来的莫峋。

    “师傅!”

    “啊,师傅。”

    “师傅你回来了?”

    三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有稳重,有慌张,有心喜。

    花月快步上前抱住莫峋的胳膊,有点撒娇地说道:“还以为这个年不能和师傅一起过了呢?”花月欢快地笑着。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花月不再惧怕这个刚开始满脸肃杀的师傅,反而有种莫名的亲近。师傅教导他们的时候虽然严厉,但平时却很照顾他们,给她们漂泊了近一年的心有了安定的感觉。

    花语虽不如花月那般亲近,但也很是敬重这个师傅,闻言欢笑道:“是啊,师傅,我们都盼着您回来呢。”

    莫峋难得地微笑了一下:“好,这个年师傅一定陪你们过。”

    说完脸色又一肃,说道:“以后不管影门派你们做什么,你们只要照做就行,不要追根究底。”

    “为什么啊?”花月嘟囔道。

    “追根究底的人都死了,不想死的话就别问。”莫峋冷声说。

    花月早就习惯了这张时不时带着杀气的脸,委屈道:“师傅不要动不动就用死威胁我们啦。”

    莫峋扯下花月拽着自己的手,正色说道:“师傅不是吓唬你们,一定要记住师傅的话,不然出事后,师傅也救不了你们,你们的大师兄就是好奇心太重,才......”

    才怎么却没有说下去,但花月看师傅和风影惋惜沉痛的脸,也就有点明白过来,但又不甘心地道:“师傅,那能不能不对付雪国,你们,不,我们影门应该和雪国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莫峋看着花月纠结的小脸,突然哈哈一笑:“快过年了,不说这些。小丫头,你放心,暂时影门不会对付雪国了。”

    心里却暗想,就算要对付,现在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了。自被百昌国公主的一招快刀斩乱麻,把他们的计划切断后,静堂的势力就在百昌国遭到了清洗。

    他现在都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查到梦雪身上,进而发现静堂的,看来以前确实小看这位公主了。

    本想重新布线,但最近得到的消息却更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百昌国公主纳雪国太子为夫后,就登上了百昌国的王位,成为这个大陆为数不多的女王。更是和雪国,不,是和灵云山庄合作,使雪国在百昌国的商业得到最大的扩展。

    一向鲜少露面的明玉公子更是高调问世,全面接管了灵云山庄的一切商业,还把百昌国作为他的大本营,隐隐有向各国扩张的趋势。

    他的经营范围太广,现在百昌国的各种商业已被明玉控制,他们影门根本插不进手。

    想到明玉的一反常态,莫峋看了下花月,暗想,难道是为了这丫头,这丫头能有这么大份量。

    但想到这丫头如果真是那人的......

    而明玉又拜了那人为师,这也不是不可能,即使是为了他们,他也不想再动雪国了。只是主上那边?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主上注意不到小小的雪国。

    云锣国的新年热闹非常,花月和花语经过一年的颠沛流离,终于过了个欢快且幸福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