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她们出发去穹苍国一月之后,明玉一行也来到了云锣国。

    相隔六年再次来到这里,明玉有一丝恍惚。涵月已经失踪六年了,当初他踏遍整个云锣国都没寻到她的踪迹。

    这六年来他依靠雪国的资源,以百昌国为根基,将灵云山庄的商业不断向南推移,终于在六年后发展到了云锣国。

    如今从百昌国到云锣国这一路的国家,只要是有人烟的城镇都已有灵云山庄商业的踪迹。明玉相信,只要涵月没有死,总有一天她会回到他的身边。

    既然他找不到,就让涵月找到他,所以他所开的酒楼,茶馆,钱庄和各种商铺,都以涵月命名。只要涵月看到她一定会知道自己在寻她,他要把涵月回到他身边的路不断缩短。

    “明玉,咱们进去吧。”大咧咧的雪无行说着,率先入城。

    一身游侠装扮的雪无行,在当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后,终于实现夙愿,过上他的游侠人生,便屁颠屁颠地追随明玉而来。

    一身白衣的白若衣风流倜傥的外表多了份玩世不恭,二十有余还没个媳妇,愁白了他爹白富的头。可他依然一副笑眯眯的脸:“老爹,等哪天公子成家了,我自然也会有的,不然我娶个媳妇看见公子,还不得被他勾了魂。”

    换得他老爹一声长叹,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涵月这死丫头也不知道在哪?

    “公子,太子这可真是出了笼子了,瞧这欢快劲。”白若衣看公子对着城门发呆,提醒道。

    “若衣,以后别再称太子了,太子之称对无行只是束缚,走吧。”明玉淡淡道。

    白若衣看着冰冷的明玉公子,应了声是,就随他入城。

    三人来到华城最大的酒楼贵福楼,要了一间雅间。店小二连忙紧随着招呼:“客官们要点什么。”说完还时不时瞟两眼明玉,这长的也太美了,估计华城最美的花魁都比不吧?

    已经成家多年的小甲还是做着明玉公子的随从,听到问话再看看店小二那表情,小甲咳了咳:“去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店小二听到咳声才收回心神:“这,这,我们老板......”

    小甲不等他支吾完,便塞了块银锭给他,店小二立马喜笑颜开,“好嘞,几位爷稍等,我这就去请。”

    等了盏茶的时间,富态的贵福楼老板雷大富才姗姗来迟。“几位客官,找雷某何时啊?”说完抬头看了几眼,突然也紧盯明玉看了起来。

    “雷老板,先坐下说。”明玉冰冷的声音响起。

    雷大富一哆嗦,这么美的人儿语气怎么跟结了冰一样,随后恢复常态坐下:“这位公子请说。”

    明玉没有开口,白若衣却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摊开推到雷大富眼前。

    雷大富眼皮跳了跳,十万两银子?莫怪他惊讶,自己这酒楼一年的收入才二三万两,但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只疑惑问道:“这是?”却没有碰那张银票。

    白若衣道:“雷老板我们想盘下这座酒楼。”

    雷大富惊怒站起,冷哼几声:“这位公子说笑呢吧?这酒楼是祖上传下来的,经过多少风雨我的祖上都不曾想过变卖。雷某不才,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钱做了雷家的不孝子。”

    白若衣却轻轻一笑,又抽出四张放在雷大富面前,含笑看着他。

    这下雷大富连脸都抽搐了,却冷笑道:“看来我这来了金主了,只是我雷某还不是那种见利忘祖的人。”

    “雷老板先别动怒,听我说完再做决定。”白若衣轻笑一声,又说道:“我们旅途劳顿,雷老板,来到你这贵地,不先给我们上点茶水。”

    雷大富看了下空空如也的桌子,连忙吩咐小二上一桌最好的酒菜,这才重新坐下,“雷某洗耳恭听。”

    白若衣道:“这五十万两银子我们要买断这座酒楼的经营权,但这地契吗,既然雷老板祖上有训,我们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地契可以留在您的手上,而且以后每年都会再给您十万两。”

    不等白若衣说完,雷大富就又怒道:“公子不是拿我开涮吧?”心想,这些人不是疯了,就是来刷他的,但看样子更像后者。

    白若衣拿起折扇敲了下手心:“雷老板先坐下听我说完。”随后从袖中掏出一刻有灵云的玉牌放到他面前。

    雷大富一看,惊讶道:“你们是灵云山庄的?”这几年灵云山庄在各国商界异军突起,隐隐垄断了四分之一的国家。他虽处云锣国但也是听过的。

    “这位就是我们灵云山庄的庄主明玉公子。”白若衣指了指明玉。又指了指雪无行,头疼地不知道怎么说。

    雪无行却站起:“我是百昌国的王夫,现在吗?是明玉公子的护卫,哈哈,哈哈......”说的自己都有点尴尬了。

    白若衣刚要介绍自己,雷大富已经向三人郑重施礼:“原来是明玉公子大驾光临,失礼,失礼。这位想必就是现在灵云山庄的白大总管吧?久仰,久仰。“

    四人施礼后重又坐下,雷大富道:“几位在各国拓展商业,雷某也听说了,难道几位来云锣国,是为了在这里也......”

    “正是。”白若衣接话道,“我们公子知道雷老板的千金是云锣三王爷的宠妃,三王爷管着云锣的财政大权,希望雷老板能为我们引荐。”

    “这......”雷大富深思片刻才又说道:“明玉公子拜见,想王爷也会欣然招待,只是这王爷总是行踪不定。这样吧,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内给诸位准信。”

    “那就多谢了。”明玉起身使了一礼,“不管成与不成,我们先前说的都不变,这酒楼还是雷老板的。只是名字需要改一下,而且我的人也需要安排一些进来。”

    “应该的,应该的,公子要改什么名字,我让小二拿笔墨来。”雷大富高兴的合不拢嘴,连忙吩咐人取笔墨纸砚。

    等小二把东西取来,明玉在桌上铺纸书写,片刻书就涵月楼三字,吹了吹墨迹,递给雷大富:“这就差人改了吧。”

    雷大富连忙应是,让店小二把准备好的酒菜送上了,才告辞离去。

    等人都退下去后,明玉吩咐道:“小甲你也坐下吧。”

    雪无行看嘿嘿笑着坐下的小甲,才扭头问明玉:“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明玉看看窗外,回答道:“去浮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