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见茹妃啼啼哭哭,大呼冤枉,说自己是被花月逼迫才招认的,具都将怀疑的目光投向花月。

    花月一下脸涨的通红,早在茹妃露出委屈表情时就知道不对,但也没想到茹妃居然要设计自己,自己和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对付自己?

    眼光在众人五彩缤纷的脸上扫过,刚要开口,却见花语上前直指茹妃:“你胡说,我们公主和你素无往来,有什么可逼迫你的?”

    “哼哼,你们公主本事可大着呢,这才几日就把我的家底查了个清。”说着从袖中抽出一绢帛,跪行到贏之庭坐着的塌前。

    “陛下,月公主不知从何处搜集到臣妾父亲贪污的罪证,以此威胁臣妾承认自己因妒忌而毒害皇后,好让她能立下一功,得到陛下和皇后的重视,更彰显她的......”

    “毒害皇后和贪污之罪哪个更大,我怎会以此威胁!茹妃娘娘就算要栽赃也该想个好点的理由吧?”花月截断茹妃的话。

    “陛下,陛下,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公主,公主说只要我承认,她就会将罪证交给臣妾,并可保下臣妾。否则,她就要让臣妾父亲身败名裂,使我田氏一族再难在穹苍立足。”茹妃哭诉道。

    “我有这么大本事嘛?”花月真是被气笑了。

    众人心道就是,公主初来乍到,怎会有如此本事,而且这茹妃平日一副端庄娴静的仪态,今日这幅样子还真是颠覆啊!

    茹妃为难地看看国君,又看看皇后,“公主说的,说的臣妾实难出口。”

    “说。”贏之庭命令道。

    “公主,公主说,她即将成为太子妃,将来就是皇后,这后宫的一切还不是她说了算。”茹妃吞吞吐吐地将话说完。

    众人眼珠都要掉了,这公主也太大言不惭了吧,厉害!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