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云舒和花月失踪一天两夜后落日崖的寻找的人才撤了回来,只留了稍许人皆警戒,但东岳城和周边还在搜寻。

    当正平王的属下在几里外捡到赢云舒的外衫时,贏之阙突然在心底有了一个猜测,第二天带着自己的蓝甲亲卫在崖底观察半天才让人准备绳索。

    刚要上山,就被看守落日崖的守卫拦住,“王爷,陛下有命,任何人不得进入落日崖。”

    贏之阙着急太子下落,那有时间和他们啰嗦,使了个眼色,继续向崖上走去。手下蓝甲亲卫手脚麻利地将守卫制服,现成的绳索将他们一个个绑成了粽子,丢在草丛中。

    到得崖顶,吩咐亲卫将绳索拴在树木上,然后一个个相连,然后末端拴于人腰,一个个地放下崖壁。

    “一寸寸寻找,看有无山洞或凹穴,要是发现太子,一定要将他安全带上来。”

    “王爷,你这是怀疑......”杜飞看看陡峭的崖壁,这跳下去下坠的速度就算有山洞之类的也很难发现吧,就算及时发现也很难抓住机会跳进去吧。

    “是。”众亲卫答应一声顺着绳索攀爬而下,亲卫统领犹豫道:“那公主呢?”

    贏之阙想了片刻,“看情况,能救则救,如若有个意外,也不是我们的责任。”

    统领会意地答应一声,攀爬而下。

    终于在十丈开外时找到了花月她们所在的山洞,亲卫大喊:“找到了。”众人慢慢向此聚集。

    花月和赢云舒听到动静连忙警觉来,“不知道是来救我们的还是来杀我们的?”赢云舒嘀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就接着吧。”花月将短匕握在手中,站在了赢云舒面前。

    赢云舒脸黑了黑,将花月拖到身后,“一个小姑娘家,那么要强干嘛?站我身后,这次换我保护你。”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是太子嘛?”从强光处进得洞中,一时无法适应,看不清眼前的人影。

    赢云舒还没反应,花月已经一个箭步将那人踹到,将短匕架于他颈项,将他拖进赢云舒身边,“你是什么人?”

    赢云舒看得目瞪口呆,见到花月看过来的目光,连忙上前帮忙。

    亲卫还从没被这样像死狗一样拖着,一阵暗骂,嘴上却恭敬道:“太子,属下是奉正平王之命来救您的。”

    “是来杀我们的吧?”花月讥笑道。

    “别过来!”说话的空档又有几人跳了进来,听到喊话连忙站住。

    “太子,公主,我们真的是来救你们的。你看我们身上可带了利器了?正平王听说太子遇刺,心焦不已,没日没夜地寻找太子下落,请跟我们上去吧。”亲卫统领上前道。

    “别过来,我不相信你们,叫正平王下来。”花月继续胁迫着手里的亲卫道。

    “太子?”统领看向赢云舒。

    赢云舒虽听花月说正平王参与了这次刺杀自己的事,就算他没完全信,但也暗自防备起来。

    看看花月又看看统领,“请正平王下来吧。”

    统领无法,示意一个手下去请示正平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正平王就已下来。

    适应了一下光线,眼光定定看着赢云舒,一步一步向他走去,“这是他的孩子,他和柔儿的孩子,仔细看他的面容,有七分和自己相似,自己以前为何就没有注意到?还好,还好,他没事。”

    花月看正平王的眼神奇怪,不但没有杀气,看赢云舒更是多了份宠溺的意味,浑身打了个哆嗦,“正平王,你真是来救太子的?”

    贏之阙一惊恢复神态,“太子,公主请跟我上去吧。我如果要伤害太子,你觉得你们能挡的住吗,公主?”

    花月两人对视一下,洞里没有伤药,赢云舒的伤不能再拖,便点点头,“王爷最好别耍花招!太子先上,我在王爷后面。”赢云舒连忙点头附和。

    贏之阙看赢云舒对待花月的神情,眼神微冷,对那名统领使了个眼色,统领会意地点点头。

    几人向上攀爬,快到崖顶的时候,那名统领刚想切段花月的绳索,不妨上面掉下一人差点将他砸脱手,随即有箭矢掉落。

    上面的亲卫大喊,王爷快上来我们被围困了。众人大惊,加快速度,等到上面,看到一部分亲卫已经和一群黑衣人打斗起来。

    贏之庭看看花月,“是你们的人,还真是嚣张啊,在我们穹苍白天就敢动手。杜飞,放烟火求救。”

    杜飞从袖中取出烟火,刚要点燃,远处一利箭夹着劲风向他射去。

    “杜飞,小心。”亲卫统领声音未落,杜飞已被贯穿掉落山崖。而自己已被缠住,来不及拿出烟火示警。

    “郭统领,保护好太子,其他人给我杀出条路。”贏之阙看到越来越多的杀手,心里一寒,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会如此明目张胆。

    不但他想不到,曲平和刘律仁也想不通,这样明着刺杀正平王和太子,就算斩尽杀绝他们也脱不了干系,这堂主到底是怎么想的。

    “给我杀,一个不留,速战速决。”曲平大喊道。

    山风凛冽,刀光剑影,雪雨横飞,落日崖上一片惨烈。

    煞堂凶狠,蓝甲军精锐,双方一时势均力敌,杀的难解难分。但林中时有冷箭射来,箭法精准,每发必中,蓝甲精锐势弱。

    突然一剑向贏之阙射来,紧跟着着两箭一前一后向赢云舒急射,而此时贏之阙正被黑衣人缠住。

    郭统领来不及细想飞身扑向贏之阙,同时挥刀砍向来箭,但箭矢力道太强,随偏了些许但还是插入他的臂膀。

    贏之阙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他眼中只看到飞射赢云舒的两箭,将手中长剑飞掷而去,同时向赢云舒飞扑。

    长剑截断前箭,但后箭却快速向赢云舒咽喉射去,贏之阙瞳孔一缩,不顾后面的刀剑,急扑而去,但还是无法阻止,大喊一声:“舒儿!”声音凄厉。

    花月正与赢云舒背立而站,听到箭矢劲风和贏之阙的凄喊,知道不好,连忙转身扑倒赢云舒,但箭还是刺入了花月后背,箭劲未歇,两人一下子摔倒在地。

    贏之阙看到后心中一松,却突感背后冰凉,几把利剑贯背而过,一个不稳跪倒于地。

    “王爷,王爷!”几个亲卫见状连忙上前相护。

    赢云舒刚接住花月就见贏之阙为救自己身中数剑,心口一阵抽痛,五味杂陈,“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