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堂堂主苏绮堂看着面前沉静的赢云枫,暗道可惜,多好的苗子啊,居然是个细作,不知道门主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想想就很期待。

    “风影,不,穹苍大皇子请坐!”

    赢云枫看了下房内的布置,苏绮堂坐于正中的桌边,左边靠窗是书案,摆放着文房四宝,右边墙上挂着几幅山水字画,画风随意流泻,不安常规,透着股随心所欲的狂放,显然不是名家之作。

    苏绮堂背后是一绣满了彼岸花的屏风,火红刺眼,却又有一道暗影晃动。

    匆匆扫了一眼后,赢云枫坐到苏绮堂对面,“苏堂主,你的条件是什么?”

    “果然爽快,其实条件你已心知肚明,还用我说吗?”苏绮堂好笑地看着赢云枫。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我宁肯舍了他们。苏堂主别忘了你现在可在我们穹苍地界,只要我一声令下,任你再高的本事,恐怕也难活着离开东岳城。”赢云枫冷冷道。

    苏绮堂摸摸自己的手指,仿佛在欣赏艺术品一般,漫不经心道,“哦?你敢吗?别忘了五国一旦真的封锁穹苍边境,断绝贸易,你们以后恐怕都没好日子过了。与整个穹苍比起来,我苏绮堂一条小命算什么?”

    赢云枫放在桌下的手狠狠攥了下,才沉静问道,“我今天独自前来,就是拿出足够诚意解决此事,还请苏堂主也拿出点诚意来。若想当真垄断穹苍的整个盐业,那相当于控制了我们整个国家的命脉,你觉的我能答应吗?”

    “哈哈,这么说大皇子是答应娶云谣郡主了?”苏绮堂不答反问。

    赢云枫一噎,但又快速做了决定,“是,除了盐业一事,其他苏堂主皆可提及。”

    “大皇子还真是精明,花语是你的师妹,你娶了她对你有利无害,可对我有什么好处?就这样就想换走花月和赢云舒你觉的可能吗?”苏绮堂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盯着赢云枫。

    再此将拳头攥紧,指甲深深陷入肉里,赢云枫道:“一半,一半的盐业,换他们俩的自由,还有五国解除边境封锁。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我就当没来过,随你处置他们。”

    “果然是门主的高徒,真是青出于蓝啊,够冷血无情,我喜欢。”苏绮堂用欣赏的语气说道,随后话风一转,玩味道。

    “可我向来不喜欢吃亏,这样吧,你在他们两人之间选一个,剩下的那个就随我处置了。”

    “什么?不行。”赢云枫激动站起。

    “哈哈,那没办法,既然你降低一半条件,我让你二选一,很划算啊!如果你想两个都救......”

    苏绮堂双手撑着桌面,坏笑道:“那就拿穹苍的全部盐业来换,好好想想,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

    赢云枫平静面容被打破,努力压制怒火道:“剩下那人你会怎么处置。”

    “哦,看来皇子是做出决定了。只是不知你要舍弃谁呢?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还是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呢?”苏绮堂很满意自己能够打破这青年的平静面容。

    赢云枫脸抽搐了一下,“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告诉我剩下那个你会怎么处置。”

    “哈哈......哈哈......”

    苏绮堂大笑道,“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一刀杀了肯定不行,太没意思了。那要怎么做呢?嗯,还是得看你舍弃谁?

    这要是你哪个傻弟弟,嗯,既然国君当不了了,那当个内侍还是挺不错的,这么多国家,听说刃国的国君就很喜欢这清秀俊美的少年,送给他也不错。

    要是你的亲亲小师妹,这可是个小美人啊,要她的人肯定更不少,总之我会让他们以后的日子每天都很精彩。”

    “住口!你敢!你就不怕我师傅?”赢云枫身子晃一下,立马站稳。

    苏绮堂突然凑近他,冷冷鄙视道,“果然血浓于水啊,看来大皇子已经做好了决定!”

    赢云枫抖动了下嘴唇,一咬牙,“是,我要赢云舒。”

    苏绮堂冷冷一笑,“果然,果然不愧出身皇家,你走吧,国书交予云锣使臣之后,赢云舒自会安然回到宫中。”

    赢云枫踌躇片刻才道,“花月她可安好?我,我可不可以看她一眼?”

    “既然已经舍弃,看与不看又有何意义。”苏绮堂复又坐下欣赏自己的指甲。

    赢云枫脸显愧疚,但转瞬又硬起心肠,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后悔,“告辞。”

    等赢云枫走远,苏绮堂才对着绣屏说道,“出来吧。”

    绣屏后的阴影晃动转出一人,正是泪流满面的花语,她死死咬着嘴唇,克制着没有在刚才冲出来,眼神哀痛地看了下关上的房门,转头对苏绮堂道:“我答应你。”

    苏绮堂满意地点点头,走到书案前拿起几张纸,递给花语,“半个时辰熟记于心,然后烧掉。回祥福馆的路相比你也任得,不用我送了吧?”见花月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花语连忙喊道。

    “我想看看花月。”

    苏绮堂冷笑道,“这世上已经没有花月了,也没有花语了,你可明白?”

    “我知道,求你再让我见她一面。”花语央求。

    “哼,跟我来吧。”苏绮堂转身向门外走去,出了房门转了一个弯,来到另一间雅房,里面隐隐散发着药香味,令人神思恍惚。

    苏绮堂指指床榻,对跟在身后的花语道,“她还未苏醒,这里不能久呆,你看一眼就好?”

    花语看着房内奇奇怪怪的符阵,和不知名的药味,心惊道,“你们要对花月做什么?苏堂主,你可是答应过的,不能伤害她。”

    苏绮堂哼了一声,“这个你放心,我答应的事从不反悔,相反,我还会好好培养她的。好了,看一眼就行了,走吧。”

    花语握了握花月冰凉的手,担心忧虑不舍一晃而过,收拾好情绪随苏绮堂离开。

    三日后,穹苍回复云锣使臣,答应云谣郡主和大皇子赢云枫的婚事,同时,太子莫名回到了飞云宫。

    五日后,太子赢云舒坚辞皇位,就任紫凤城城主,同时大皇子赢云枫即位穹苍国君,迎娶云谣郡主。

    十日后,花月在一艘通往耀月国的船只上醒来,对守在床边的脸色苍白的红衣男子一笑:“义父,涵月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