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玉接过帖子,笑道:“那是自然,多谢大人了。”然后将手中帖子一一细看,看完后才递于傅岚宇。

    傅岚宇看着这些弯弯绕绕的措辞,很是头疼,果然商人多狡诈,匆匆看了几眼就交还给明玉。

    呼汉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等他们看好,才笑说道:“莫二公子一身气势迫人,可是上过战场?”

    傅岚宇一惊,连忙收敛气息。

    明玉却哈哈一笑,“大人说笑了,我这二弟从小好武,倒是想要谋个武职,奈何家父不许,前几年闹脾气,和一帮纨绔游手好闲,打抱不平,倒是有个浑名。

    现在年纪大了,才渐渐有了点稳重劲,但这戾气还一时难以消除,让大人见笑了。”

    “原来这样,那可惜了。”呼汉也不追究话的真假。

    明玉低头饮了一口茶,不经意道:“大人,取得独营权后何时能拿到原矿,这海国现在还陈兵在陌阳城,一点没有割让之意啊。如果最后不能拿到原矿,我们这,这不会空欢喜一场吧?”

    呼汉其实也有这层忧虑,但他不明白为何国君就有那么大的把握,不管他如何解劝,却只是信誓旦旦说此事一定能成。

    难道是因为那人......

    “哈哈,公子不必担心,快了,既然我们敢开自然会保证你们能拿到原矿的,就算不能......”

    呼汉沉思片刻道:“如是不能,老夫保证,诸位的钱款也会如数奉还。”说完后端起茶来,拂动茶叶。

    “哈哈......那就多谢大人了,大人还有客,我们就不多打扰了。”明玉起身告辞,傅岚宇也站起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