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气氛中,竞价已经攀升到五千一百万,卢卢国云城北家快要倾尽全力也才能出到这个价,还好接下来没有几家出价。

    最大的竞争对手莫家一直未出价,提心吊胆到现在,北信源终于有点放心了,看来莫家这次准备不足,要放弃了。

    也是,这次招商会虽然早就有计划,但前方战事不明,很多人都对此会能不能真的成功举办抱怀疑态度。只有他们北家早早的做了完全准备。

    看着其他几家懊恼的表情,北信源举杯向他们示意了一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北信源身边的管事注意到对面莫家有一人对莫家大公子附耳低语,然后莫家大公子眼睛一寒站了起来。

    管事连忙弯下身对北信源道:“老爷,莫家有动静了。”

    北信源得意的神情一僵,心里咯噔一下,暗恨莫家狡猾,都到这时了才出价,摆明要坑他们啊!这到嘴的鸭子岂能白白让他飞了,恨声道:“咱们还有多少?”

    “不到一千万两了,老爷!再多就有点不值了。”管事耸拉着脸。

    “你知道什么,这可不止是十年经营权的问题,而是实力的展示。赶紧去借,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去!”北信源焦虑不已。

    管事还未转身离去,就听到明玉清朗的话语,“呼大人,我们莫家虽然准备充足,但还是没想到会如此激烈,我们莫家甘拜下风,先行告辞了。”

    最大的黑马突然要退出,剩余几家还在竞争的对手都暗暗舒了口气,呼汉却意味不明地看向明玉。

    “莫公子,胜负乃兵家常事,即使这次不行,还有下次。竞选结束后还有庆贺宴会,今日举城狂欢,公子何必匆忙离去。”

    呼汉语气顿了顿又说道:“莫非莫家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连这宝矿独营权都不放在眼里,今晚连捧个场都不屑出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