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父王您下道旨意,解除他们的婚约吧!”

    海明珠一听赐婚的圣旨还没下,顿时高兴起来。

    海瑞连忙捂住她的嘴,下意识看向四周,但意识到这是他的寝宫时,讪讪地放下,又拿起君王的威严。

    “胡说什么,父王是一国之君怎能随意拆散臣子的姻缘。”就是要拆也暗地里办啊,哪有这么明目张胆地发明旨的。

    海明珠见自己的父王发怒,连忙又了缠上了,摇着海瑞的胳膊,“父王,您别生气,女儿知道错了。嗯,我想想啊,既然不能解除婚约,那您,那您直接把我赐给宇哥哥吧。”

    这下海瑞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堂堂公主居然要去给人做小妾,成何体统。”

    海明珠一阵汗颜,嘟着樱桃小嘴道:“谁要做小妾啊,我是要做平妻。虽然委屈点,但看在言忆瑶是左相千金的份上,我就委屈委屈跟她作对娥皇女英吧!”

    海瑞以手扶额,这闺女还真能想,本想怒斥她,但看到她委屈的小样又于心不忍。

    “好了,他们的婚事也未必能成,你,你个公主矜持点,一切有父王呢。”

    “真的吗?”海明珠一听眼睛瞬间就亮了。

    “嗯,真的,真的。好了,天太晚了,赶快回去安寝吧。”

    “谢父王,我就知道您最疼我了,那您早点休息,我回去了。”说完提着裙子就跑了。

    海瑞看着她天真娇憨的模样无奈一笑,随即瞪向身边做木头桩子的内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