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烈焰虎瑟缩一下,退后了几步,但闻着血腥味,又不甘地刨着蹄子,对视一眼,前蹄狠命地刨着。

    向前奔跑几步,后蹄狠狠蹬向地面,纵身齐齐扑向涵月,速度迅猛带起了风声。

    涵月飞身后退,避过她们这一猛击,又在它们前力用尽后力不继时朝身后一棵树蹬去,旋转着扑向烈焰虎,剑剑直刺它们的咽喉。

    不到一刻功夫,烈焰虎就被灭尽,涵月扬手一甩将长剑还给骆离。

    “红红,我们可以好好在家呆几天了。”

    红红扫了她一眼,将口中叼着的雾狼放下来,嗷呜一声后,又用前蹄踢了踢晕过去的雾狼。

    那雾狼其实早就醒了,大概是很享受被头领叼着,一直在装晕。这时被识破,翻了翻眼皮,慢慢站起,低声嗷呜几声后,学小雾狼般蹭了蹭红红。

    红红瞪它几眼,向旁边移了几步。突然竖起双耳,听了听,对涵月嗷呜起来。

    涵月闭上眼睛听了片刻,也是一惊,急忙跃到红红身上,“快走。”

    红红扬起四蹄,飞奔而去,众雾狼连忙跟上。骆离一见,知道事情不好,抱起骆心也追赶上去。

    他们刚刚离去,后面就有奔腾声传来,仿佛有成千上万的野兽被血腥味吸引。

    红红一路飞奔,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地骆离已经落后了一大截,她惨白着脸高呼,“宫主。”

    涵月回头一看,皱皱眉头,真想将她们丢下不管。但想到她们是月宫的人,自己要入住月宫,恐怕要对付自己的人不少,先从她们那了解下情况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