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狼领地的古树树叶已经一片枯黄,但这棵火凤树依然绿意盎然,不受四季变化的影响。

    骆心趴在树顶,一点一点地寻找。毛毛在下面仰着头看着,不时跳跃着接住骆心丢下来的红果,玩得不亦悦乎。

    骆心看了嗤笑一声,继续寻找。火凤树上的红果长年生长,夹于绿叶中煞是好看,但就是没有绿色的果子。

    骆心心烦,顺手捋了一把叶子下去,又细寻片刻,跳下火凤树,看那群雾狼舔着红果,兴奋的样子,心里冷笑一声,踢了踢掉下的叶子。

    叶子飞旋着落到抱着果子啃的毛毛眼前,毛毛一惊朝骆心嗷呜一声,瞪了一眼,就衔着剩下的果子跑了。

    骆离看了捡起那几片叶子拿在手里把玩,跟着恼怒的骆心回到树洞,坐在干草上细看了起来。

    “几片叶子有什么好看的?”骆心扯扯身上的兽皮,看着把玩叶子的骆离。

    “这片叶子疙疙瘩瘩的,还真跟别的不一样。”骆离将一片叶子放在手心慢慢抚摸。

    骆心眼睛一亮,从骆离手中拿过叶子细细看了一下,用自己的指甲盖轻轻挑开叶膜,挑出几颗米粒大小的绿色果子。

    涵月他们这次去了稍微远了点的地蟒领地,用了将近二十余日才满载而归。

    刚刚接近雾狼领地,红红就突然停住四蹄,用鼻子嗅了嗅,突然狂躁非常,窜了进去。

    涵月刚还莫名,可是一进入领地就心惊肉跳,脑子嗡的炸响。涵月跳下红红,手指触了触还有些温热的骨头。

    翻身跃到红红背上,“快,回红果树那。”心中惧怕袭来,肯定是骆心她们!她还是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