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月国月城。

    影门煞堂的驻地,是一座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内里防守森严的宅院。

    其中一间厢房里黑色帏幔飘拂,药香袅袅,苏绮堂坐在一张扶椅上慢慢地品着香茗。外表看似闲适,但手中的茶盏已经见底还未有所觉。

    又等了许久,头披黑斗篷的巫蛮才从帏幔中出来。

    苏绮堂放下茶盏,随意问道:“如何?”

    巫蛮坐下想要先倒杯茶喝,结果提起茶壶却发现已经空了,斜眼看了苏绮堂一眼,才轻轻放下茶壶。

    “应该差不多了,不过我也不敢保证,这丫头太邪乎,我发现我的心蛊渐渐不受我控制了。”

    “你又操纵她,我说过什么,你忘记了?”苏绮堂一把揪住巫蛮衣领,另一只手掌突然变红。

    巫蛮一惊,知道那丫头是她的逆鳞,不敢再开玩笑,“没有,这次真的没有,我发誓。”

    苏绮堂松开他的衣领,重又坐下,“主上要与海国联姻,明春就要出发前去。这之前必须要上涵月坐稳月宫宫主的位子。”

    “什么,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巫蛮表情惊讶内心却很平静。

    “你以为我不知道,月宫多半的人都被你明里暗里控制了吗?我想以前月宫的宫主也大多是你们的傀儡吧。”苏绮堂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巫蛮也不多辩,“苏老鬼,你知道的可真多,我都打算杀你灭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