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岚宇听了这话内心挣扎不已,但却没有出口拒绝。

    “傅兴,傅兴给你家少爷备马。”

    傅厉见傅岚宇有了松动,连声呼喊。

    傅岚宇无奈站起,望着红灯下的腊梅想到那夜他对言忆瑶说过的话,“回到邯城,我会去找你。”

    他不能再这样犹豫不决了,是时候去面对他的过往,告诉她实情了。

    “大少爷,马备好了。”

    “去吧。”傅厉站起身,拍了拍傅岚宇的肩头,“别让自己遗憾。”

    两人策马狂奔赶入邯城。

    今日元宵佳节,邯城彻夜不宵禁,城门也敞开,居住在城外的百姓可尽情进城赏灯。

    “少爷,我们先去太河,还是先去言府?”

    邯城一东一西有两处赏灯佳处,西边是梅林,多是文人雅士赏灯画梅,探讨诗词歌赋所在,女子很少去那边。

    东边就是傅兴所说的太河,河边遍植柳树。两岸建有亭台楼阁,中间有拱桥相连。平时虽比不上别处热闹,可每到七夕,元宵时这里就会挂满彩灯,是贵妇小姐们最爱之所。尤其对未出阁女子来说,是约会情郎,增进感情的最佳场所。

    傅岚宇拨转马头,“先去太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