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诺看了眼满屋子的花灯,皱了皱眉头,下定决心。

    “今晚城门不关,你去准备量马车,我们今晚就走。”

    “什么,子诺,你不是开玩笑吧?”

    子阳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他,就算非要和自己一起走,也不用着急成这样吧。但看子诺已经转身收拾东西,便也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挠挠头。

    “你确定你身子受得住?”

    子诺回头又扫了一边屋子,觉得那灯光更刺眼了。

    “受不住也得受,你快去快回,还有这宅子里的人不要惊动了。”

    “这还用你说。”子诺白了他一眼,转身出去备车,出门的一霎回头张望了一眼,暗自念叨,“难道是为了躲避呼家那丫头。”

    第二日,呼朵雅陪着父母匆匆用了饭就要离开,却被呼汉喝住。

    “丫头,你最近怎么三天两头往外跑,都干什么去了?”

    其实这几个月呼朵雅都常常不着家,只是平日里呼汉要参政议事,最近几月又接连出了大事,才一直未注意罢了。

    现在诸事平定,又恰逢年节,国君歇朝与民同庆,他们这些股肱大臣才稍微闲歇下来。这一闲下来,就发现总是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宝贝女儿,现在经常一天都看不到个人影。

    “啊,你拜访几个好友。”呼朵雅着急出去,随口扯了个谎,就要闪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