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得,死的无声无息,但她知道他们都死了,或依或靠,或坐或躺,就像睡着了一样。

    她昨晚没吃饭,缩在被窝中一夜无眠,凌晨的时候想偷偷去厨房偷点东西吃的。

    但起来后却发现整个府邸都静悄悄的。

    以往这个时辰也静,但至少还有几个洒扫的仆人静静地穿行。

    只是今天她一个人都没见到。

    一路畅通,不用东躲西藏就到了厨房。

    厨房也安静的吓人,总是守在门口的大黄狗也不叫了。

    以前其实这里也没狗的,但她偷了几次食后,就有了。

    那些下人不敢如小姐和公子一般明目强胆地欺负她,就给她馊饭馊菜。她不是下人,她不要吃那些,她把那些到了,然后就来厨房偷。没几次就被她们发现了,但他们不敢打自己,就放了一条狗看着。

    她每次偷食都要想法设法引开大黄狗,但今天它就趴在门口,一动不动。

    她丢了几颗石子过去,大黄狗没有像以前一样支起头,警惕地张望,它还是在那趴着,一动不动。

    她看了下四周,安安静静的,晨光才初露,四周一片静怡。

    今天好安静啊,大家都没起吗?连仆妇也偷懒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