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柳看看拂柳,又看看小猴子,想了想道:「小猴子,拂柳確實沒出手,你可不能冤枉她。」

    她出的可是腳,綠柳暗暗為自己的強辯找了個藉口。

    拂柳扯了扯綠柳的衣袖,給了她一個贊許的目光。

    綠柳嘿嘿一笑。

    小猴子看看這兩只,心中哀嚎,他到底那裡得罪這倆姑奶奶了,突然靈機一動。

    「拂柳姐姐,我知道為什麼了,可是這可怪不得我,主子的事那是我們做下人的管得了的。」

    「哼,你摻合的還少嗎?要不是你將小姐阻攔回來,哪有這樣的事?」拂柳冷冷一哼。

    「這,小姐可是把我給了,公子的,如果公子出了什么事,小猴子还有命在吗?”

    小猴子直起腰身,这可不是假话,虽然里面掺了私心。

    “那现在呢,这是怎么回事,小姐的闺誉还要不要了?如果不是你这小子挑唆教导,他一个小小的流民,那有这些花花肠子,敢对小姐动手动脚。”

    拂柳想到那少年牵着小姐手的画面,就觉的一股怒火冒上天灵盖。

    真心觉得刚才脚踩少了,也踩轻了。

    “哎呦,我的姑奶奶啊,这可真不是我教的,我刚才一看也是吃了一大惊,还想着这院里人多眼杂,该如何处理呢?”

    小猴子正色地说着,他这一路可是都在转着这个念头呢。

    “你可想好主意了?”拂柳知道小姐现在深陷其中,恐怕难以自拔了。小姐可以无所顾及,但她们一定要做好准备,不能让小姐受到伤害。

    “想什么主意,小姐现在不是很好吗?看你们一副身临大敌的样子。”绿柳不接道。

    两人完全不理会绿柳,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过了片刻,两人同时眼前一亮。

    “只能如此了。”

    “这么办可好?”

    绿柳实在不解,“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先说。”拂柳甩了绿柳一个安抚的眼神,对小猴子道。

    小猴子嘿嘿一笑,“那我先僭越了,这栖霞院的人,除了忠心耿耿的家生子,其他的最好远远发卖了,然后再挑选些老实可靠的。

    还有吩咐所有人守口如瓶,咱们要让这栖霞院成为铁板一块,任何飞鸟走虫,不不,是任何飞言流语都别想越出去。”

    小猴子越说越开心,仿佛这栖霞院真成了一个世外桃源。

    说完看看一脸不动声色的拂柳,疑惑道:“拂柳姐姐,这个主意不好?那,那你的主意是什么?”

    “哼,还算是个方法吧,等我禀明小姐后再做决定吧。”

    绿柳看他们说着说着又扯到留言上了,愤怒道:“你们担心这个干嘛,小姐还怕她们说不成?”

    拂柳无奈道:“没事别我们也就是防患于未然而已,咱们快些走吧,小姐怕是等急了。”

    “是啊,光顾着说话了,小姐去了哪里了?”绿柳被这话题一引,已经把刚才的问题抛到了脑后。

    “好像去了东园的腊梅林,咱们去看看吧。”小猴子可是一心三用,时刻留意着自己的新主子的。

    等三人赶到,却见言忆瑶和少年正坐在石桌旁谈笑,神情轻松,笑意暖人,不时的交流,如此和谐,仿佛一幅画卷。

    拂柳看着心中一叹,少年这身份可惜了。

    若是小姐不曾订婚怕还是有些希望的。

    言忆瑶看三人走进,笑了笑道:“你们嬉闹够了,小姐我还渴着呢?谁屈尊去给我沏壶茶来。”

    “小姐赎罪,奴婢这就去,小姐稍等。”拂柳连忙转身去前院。

    “等等。”少年叫住拂柳。

    拂柳放慢脚步转会身,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任公子,何事?”

    少年却没有看她,而是将目光转向刚刚吐蕊的腊梅,含笑对言忆瑶道:“瑶儿,你不是说这梅花虽好,却天气寒冷不能日日观看,折之入瓶又心有不忍,我给你画一幅梅花初绽图可好?”

    “自然好,绿柳你和拂柳一起去,拿笔墨纸砚来。”言忆瑶开心地道。

    “是,小姐。”两人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小猴子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含情脉脉凝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小猴子,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这会到发起呆来,那么多东西,两个姑娘能拿得了吗?”少年看小猴子浑身不自在地杵在这里,给了他一个台阶。

    小猴子一拍脑门,“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我这就去。”说着就跑着追了过去。一路跑还一路暗暗心服。

    都说自己聪明,可比起公子来,可是差的远啊,这公子能文能武,能写会画,可一点都不比那些贵族公子差啊,唉,差也就差个出身了。不过也不一定,相爷原来出身也不好。嗯,自己以后还要更加努力,好好伺候好公子,以后自己的前程全指望他了。

    “你干什么?”言忆瑶好笑地看着少年把刚刚赶来的三人又指了出去。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三只苍蝇在身边嗡嗡,很是讨厌,现在总算又清净了。”少年握住言忆瑶放在桌面的手。

    “瑶儿,我总觉的这是在做梦,这一切都太过美好了。就像这花,突然就在我眼前盛开了,可是一闭眼,我怕再睁开时,我这只是梦。”

    “不会。”这花会永远为你盛开,开在你的心里。

    “是吗?”少年神色变了变,问道:“你何时会去?”

    言忆瑶一顿,抬头看向他,“什么意思?你不愿意我陪着你。”

    少年脸色迅速恢复正常,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公开关系,在你解除婚约之前,我们不能让人zhi”

    自然好,绿柳你和拂柳一起去,拿笔墨纸砚来。”言忆瑶开心地道。

    “是,小姐。”两人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小猴子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含情脉脉凝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小猴子,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这会到发起呆来,那么多东西,两个姑娘能拿得了吗?”少年看小猴子浑身不自在地杵在这里,给了他一个台阶。

    小猴子一拍脑门,“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我这就去。”说着就跑着追了过去。一路跑还一路暗暗心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