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芙扯了扯傅岚宇衣袖见他不动,疑惑着道:“怎么了你这孩子,难道还真想让她退婚啊。”

    “是,既然她已提出退婚,傅家自会答应。”傅岚宇扯回自己衣袖道?

    百里芙吃惊道:“你,说什么?”

    “我说,既然她要学夫人一样背弃盟约,我们傅家也不是第一次造此丑事,也习惯了。”傅岚宇盯着百里芙道。

    百里芙一时,脑筋转不过弯来,“可是他是因为喜欢你才要退婚的啊,如果她知道你就是傅岚宇,还怎会提出退婚。”

    傅岚宇冷冷一笑道:“夫人,如果此时站在你面前的不是傅岚宇,你可会答应你女儿的请求?”

    “可明明就是你啊,不对,你,是你想退婚,是不是?”百里芙想了半天终于回过味来。

    “为什么?”

    少年垂下双眸隐去严重的伤痛,“为什么?因为她和你一样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你当初就因为和自己寄住的书生有了私情才退了我父亲的婚事,而你的女儿和你何其相似,我不想走父亲的老路,着婚事你们还是及早退了吧。”

    啪!百里芙狠狠煽了傅岚宇一耳光,气的脸色涨红,双手发抖,“你,你怎可如此说我们?”

    少年忍住脸上的火辣,抬起头愤恨道:“不是吗?夫人,你当年不是看上言相才背弃和我父亲的婚约的吗?”

    “我,我......你不明白,你根本就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不与你说。这事有我的错,但跟相爷没有关系,更跟我的女儿无关。

    退婚?是你父亲命你退婚的?你父亲恨我?

    怎么会,厉哥哥不会恨我的,他如果要退婚也会亲自跟我说的。是你自己的主意对不对?”

    百里芙越说越心惊,突然望着傅岚宇,惊呼道:“你接近忆瑶就是想让她退婚,上次流民暴乱也是你设计的对不对,忆瑶哪里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听她将父亲叫的如此亲切,傅岚宇心中怨气更甚,冷冷道:“是啊,你自然是千好万好,天下男子都该为你痴狂。言相如是,父亲如是,那别的女子呢?我母亲呢?

    你既然嫁了言相为何还痴缠我的父亲,让她们夫妻不和,让我母亲抑郁而终。”

    “我没有,你母亲那么喜欢厉哥,我帮她达成心愿怎会有错,我,我何时插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了?”百里芙摇着头。

    “还说没有,你撮合我父母,你只知道母亲喜欢父亲,那父亲可喜欢母亲?如果不是你让父亲娶了母亲,母亲又怎会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你说你不插手傅家的事,那我为何五岁就被迫离家进入军营,从此与母亲聚少离多。

    你说你不痴缠我父亲,为何三番两次与我父亲单独会面,致使我母亲心灰意冷,再无生念。”

    傅岚宇说一声前进一步,百里芙摇着头不断后退,终于磕在床沿,爬坐在床上。

    “不,不,我没有,我......”

    百里芙矢口否认着,脑海中却突然闪过许多画面。

    “厉哥哥,雪儿不知道吧,她和我最好了,你不知道,雪儿一直很喜欢你,你娶了她可好?”

    “芙儿,你喜欢杨雪?”

    “是啊,她是我最好的闺中好友,你娶了她,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好,既然芙儿喜欢,哪我便娶了她。”

    百里芙摇着头,心中有一丝恐慌,她当时确实没问傅厉喜不喜欢雪儿。然而另一个场景接踵而至。

    “厉哥哥,今天我见到小宇了。”

    “芙儿喜欢吗?”

    “嗯,喜欢。厉哥哥,不如我把忆瑶许配给小宇吧?”

    “好。”

    当时雪儿正站在他们的身旁,她当时是否乐意,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只是高兴了好多天。

    画面又一转,在傅家一个凉亭中。

    “雪儿怎么没有带小宇过来?”

    “小宇生病了,杨雪照顾他呢,不能找到你了,芙儿,不想做什么我陪你。”

    “嗯,好。厉哥哥,小宇身子骨也弱吗?你一定要好好给她调理调理,我们忆瑶啊,一定要有个魁梧的将军做丈夫。”

    “嗯,好,小宇一定会保护好忆瑶的。”

    好像就是那次后就听说傅岚宇被送去军营,而雪儿也再没有见过自己。

    但时不见自己的那些理由是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时自己并不在意,只是觉得少了一个说话的伴而已。

    难道那时雪儿就狠自己了吗?雪儿的死真的和自己有关?

    百里芙仿佛一瞬间长大了一般,明白了很多事。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直以为是为他们好。”

    “一句你以为就能换回我母亲的命吗?”傅岚宇看着她哪泪流满面的脸,不悦地道。

    “哪要我如何?不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你不要迁怒忆瑶,她是无辜的。她,她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看出来。”

    百里芙含泪上前,但傅岚宇已经侧身避开,百里芙尴尬地缩回手。

    “那就请你们解除婚约吧!”傅岚宇低头说道。

    “不,不行,忆瑶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忍心,怎么可以如此设计她,你让她知道后情何以堪?”

    百里芙想到晚饭后女儿哪慎重的表情,一脸决绝的神情,和那提到他眼中流露的深情,就觉得头皮发麻,不能让女儿知道她所深爱的都是她所谓的未婚夫设计的,只为骗她退婚。

    扑通一声,百里芙跪倒傅岚宇身前。傅岚宇大惊,连忙搀扶她,“你起来,快起来。”

    百里芙抓着傅岚宇的手死死地不放,“不,你不能这么伤害忆瑶,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母亲的,但无论如何都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你想如何报复我都可以,求你别伤她的心。”

    “夫人你快起来,这成何体统,你先起来说。”傅岚宇一个头两个大,这种女人真难应付。想到言忆瑶那张沉静的脸,稳重的性子,暗暗庆幸,还好还好。

    突然有一惊,自己是来解除婚约的不能这样纠缠着。

    “夫人和公子还在谈话呢,你別进去。”

    “都这么久了,还没谈完?不行,我看看我们夫人。”

    屋外隐隐传来林平和红香的声音,傅岚宇一惊连忙提起百里芙。

    “夫人,你起来,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