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玉听了涵月的话眉头锁了一下随即舒展,点头道:“好。”

    明玉起身在放在四处扫视一圈,走到一个衣箱,打开翻找一圈,挑了一套偏青色衣裙,走回床边。

    “换上吧。”

    明玉将衣服递给涵月,看她不解地看来,轻笑道:“我带你去玉峰楼。”说完背过身去。

    涵月看着那俊挺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翘起,虽手脚无力,但还是强撑胡乱穿上,“公子,我好了。”

    明玉转过身看到涵月满脸笑意,身上衣衫带子凌乱地扎着,平静地走过去替她整理好,又从旁边衣架上拿了件素色披风给她披上,这才弯身将她抱起,走出点梅阁。

    骆冰和莫炎两人从东亭回来要去点梅阁看涵月,一路行来,见到的下人都笑着给他们道喜。

    两人有点莫名,拦住一人询问。

    那人嘿嘿一笑:“两位贵客的爱女好事要近了,怎能不道喜!”

    骆冰更是疑惑,仔细询问后与莫炎相视一眼,皆是有点好笑,看来不用他们操心了。

    孟夏国出使海国的迎亲队伍一路行到来,在蓝氏国驿馆暂歇。

    此番随太子孟逸出行的有礼部的侍郎霍山大人,以及三千近卫军。而近身保卫太子的则是月宫新任宫主莫涵月。

    虽是初春,但蓝氏国靠近南方,天气回暖及早,此时已是百花盛开,花香袭人。

    驿馆的天字房就紧挨着这花园,打开窗户便能看到满园春色,但此时屋中的人却无心欣赏。

    “太子,你要脱离使团,独自前往海国。”涵月一袭红衣,手中握着的月华笛轻点桌面,皱了秀眉。

    孟逸一身明黄锦衣,站在窗下,眼神望向窗外,视线却未落在园中花草上,而是望着无尽的苍穹,心生向往。

    “怎么,不行吗?”

    听了涵月的疑问,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随只有十六七岁,却一身凌烈之气。父王说让他好好笼络,她会是自己的得力手下。但现在吗?他还真看不出她有什么能耐。

    孟逸想要试试这个宫主,值不值得他付出心思,语气便带了挑衅。

    涵月却仿佛未听出来般,说道:“太子既然想自然是可以的,就怕霍大人不肯答应?”

    孟逸一笑,“宫主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要和使团分开而行,但又不能让使团的人知道我不在其中,如何办到,那就是宫主的事,我只希望明天我们就可以独自上路。”

    涵月手中玉笛一顿,抬头看向孟逸,见他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暗暗好笑,既然他想闯荡,那她陪着便是。

    “属下遵命,太子早些安歇,明日过后怕就不能如此安逸了,告辞!”

    “什么?让我们假扮太子?”

    驿馆一间厢房中,骆离惊的站起。骆心将她扯回来,皱着眉头道:“找个人假扮倒不难,只是今夜就要办到时间实在太急了吧?况且太子微服前去海国,宫主可安排好护从的人了?”

    “你们何必妄自菲薄,我知道此事难不住你们的。至于太子安危你们不必操心,只要使团一路到了海国,我们自会与你们会和。”

    涵月扫了她们一眼,声音带着轻缓的笑意。。

    骆离还要再说什么,骆心已经拱手道:“是。”

    涵月看了两人几眼,施施然走了。

    等涵月一走,骆离就急道:“骆心,你怎么可以答应宫主,这么多人,咱们如何能瞒得住。”

    “你没看出来,她在试探我们吗?”骆心走到门前往外张望了下,见没有人才关上房门,走回来继续道:“咱们那么对待她,她回来后就一直没动我们,我还一直奇怪呢,看来现在她要出手了。”

    骆离紧张地握着骆心的手,“你不是说她忘了那些事吗?”

    骆心冷冷一笑,“谁知道她是真忘还是假忘,总之她现在说什么咱们照办就好,别有把柄落在她手里。”

    骆离想了想,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第二日,孟夏国使团离开驿馆后,一辆马车悄悄从侧门离开。

    马车上,太子看着一身青衣布衫皱皱眉头,“不能换个颜色吗?本宫不喜欢。”

    一身浅紫色衣裙的紫离为难地打开包袱又找了慢慢翻了下,才道:“太子,昨日买的匆忙,那衣店就剩青衣了。”

    心中却暗暗惭愧,昨日跟着宫主,为了买青色衣衫可是转了半个城啊,这太子怕是得罪宫主了。

    孟逸无奈,拿过衣衫看着这狭窄的车子,看向紫离。紫离也看着孟逸,不明白这太子怎么不换衣服来看着她做什么?

    孟逸咳了咳,伸展双臂,说道:“本宫要宽衣。”

    紫离心想我知道啊,我这不正等着呢吗?宫主可是吩咐他要将太子换下来的衣衫处理掉的啊!但等了半天见太子伸着双臂一动不动还是看着她,努力想了想,突然意识到这太子该不会是害羞吧。

    连忙起身道:“太子,失礼了。”说完转身出了马车,和外面同样一身青衫的涵月坐在一起。

    喂,太子想要张口喊住他,无奈这毕竟是月宫的人,不好太过,只得自己解了衣衫换起来。

    涵月看着紫离一脸奇怪的表情道:“怎么了?”

    紫离想想就好笑,悄悄靠近涵月道:“宫主,太子天天有那么多宫女的环绕伺候,在人前换衣该是常事啊,没想到在属下面前居然害羞起来,属下刚才没反应过来,差点惹恼太子呢!”

    涵月听了也想了想道:“大概在宫里住久了,没见过什么世面,一时适应不了罢了。没事,多跟太子处处,等熟了他再在你面前宽衣解带就不会难为情了。”

    “是,那以后属下就多跟太子处处。”紫离连忙答应。

    驾......

    涵月听了这话高兴,扬起马鞭很甩了几下,马匹吃力,快速奔跑起来。

    她们俩说话虽然小声,奈何大路上人迹稀少,太子又耳力聪敏,将她们的话一字不落地全听进了耳中。

    咳咳......

    孟逸直觉心中憋了一口气,咳不出来,心中暗暗嘀咕,“两个小丫头片子,才没见过世面,本宫是让你宽衣,这都不明白,也不知道月宫的人是怎么教出来的。看来这月宫十几年没有主子,里面的人什么规矩都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