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涵月拍拍手,示意紫离将刺猬丢给呼朵雅。

    紫离慢吞吞走过来,用一根木棍将三个刺猬扒拉到呼朵雅身边,“有劳夫人了。”

    呼朵雅看着滚成三团的刺猬,也不知道从那里入手。绕着走了几圈,看了下旁边的火堆,心下发狠,扬鞭一甩,将三个刺猬甩进火堆。

    “这不多简单啊,直接烤烤就好了。”

    三只小刺猬受了火灼,尖利地唧唧叫着,不断翻滚,呼朵雅还没得意完,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忍,又赶紧用木棍把他们扒拉出来。

    “不行,我做不了,你们来吧。”

    呼朵雅恼怒地退到子诺身边,捂着肚子也靠在土墙边。

    “我们六个大人,这三只刺猬烤了也无济于事,不如放了它们吧?”子诺气息奄奄,看众人都好笑地看着呼朵雅,吃力地替她解围地道。

    涵月看了子诺一眼,嘴角微撇,“公子倒是好心,既然如此,那送佛就送到西,紫儿,把他们医治一下再放它们走吧。”

    “是,小姐。”

    紫儿答应一声,从怀中拿出些瓶瓶罐罐挑了一瓶,倒在手指端少许,轻轻在刺猬的鼻端弹了弹,那三只刺猬瞬间不动了。

    紫儿用一块湿帕将刺猬擦拭了下,好在刺猬皮糙肉厚,团成一团,只是烧焦些尖刺,皮肤倒没有烧的太厉害。用小刀将烤焦的尖刺消掉,紫儿又拿出另一个药瓶轻轻洒在刺猬伤处。即使是昏迷中的刺猬,也舒服地唧唧叫了几声。

    子诺三人看了眼睛一亮,呼朵雅又跳了起来,冲到紫儿身边,弯身就想捡那些药瓶。可紫儿速度很快,还未等她触及就手一扫,将她们又揣进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