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老板见状连忙拦住,“小姐留步,留步。【零↑九△小↓說△網】那,那我问问去?”

    “我们时间可不多。”莫涵月不耐烦道。

    “很快,很快!”胖老板满面含笑,连声吩咐手下给莫涵月上好茶。

    “几位稍等,我马上回来。”

    等那胖老板走后,孟逸才问道:“你这又是唱的那一出?说吧!不能总把我蒙在鼓里吧!”

    莫涵月坐下来,看了下四周,只有三两个富贵公子坐在离他们稍远的一个软榻上,围着个对弈的人,对他们刚才的对话也就是扫了几眼,并未在意。

    莫涵月收回目光,脸色有点不好看,压低声音道:“这里是明玉的产业!”看孟逸还是没明白过来,又加了一句,“明玉前几天刚遇刺,他们这里居然一点影响都无,看来消息封锁的很好,我要想探听下消息,只能用非常之法。”

    孟逸自然知道刺杀明玉的人是谁,也不再多话。三人如一般游客一样,又开始赏梅品茶,悠闲自在。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胖老板颓丧地回来,走进后又挂上原来傲慢的神情:“我就说我们主子不卖吧,你们还上我去问,看看,让我白跑一趟!”

    紫离瞠目,这也太睁眼说瞎话了吧,明明是他看上这极品黑珍珠想要赶着去邀功,事没成,就想把气撒他们头上啊?

    紫离想要教训教训他,但看到莫涵月向他摇头,便没好气地道:“那还真是劳烦了,我替我家公子和小姐谢谢你了。【零↑九△小↓說△網】”

    胖老板这才点点头,眼光扫向他们所坐软榻的小桌上,瞪大了双眼,“这可是极品碧螺春啊,千两一壶啊!小三,小三,你收钱了吗?”

    那刚刚上茶的小厮连忙跑了过来,低着头道:“还没?”他心里暗骂,刚才你当祖宗一样恭维人家,可没说要钱啊!

    胖掌柜笑呵呵地道:“那就请小姐承惠一千两白银吧。”说着又故意添了一句,“我们这可不赊账的,不过嘛看在咱们刚认识的份上,到可以拿东西抵押!”

    边说边眼镜偷瞄着那个小匣子。

    这眉山虽然富贵之人很多,但哪些大都有自己的庄园,来他们这些阁楼的虽有商户,但也不会带很多钱的,这小姐刚才拿珍珠买庄子怕就是因为没带银子吧,要不谁肯拿这么极品的珍珠换啊!估计也是一时拉不下面子才说要买的,回家怕就要被家里人说了。【零↑九△小↓說△網】

    也亏得他们家主子不把这些看在眼里,自己也真是,咋就听他们一说就巴巴地去了,还被管事的说了一通,真是晦气。

    莫涵月打听到要知道的消息,也不想多做停留,站起身来,对孟逸道上:“大哥,这茶不错,确实值,给他吧!”

    孟逸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抽出一张千两的甩给胖老板,三人潇洒走人。

    但紫离到底不忿,走过胖老板身边的时候,手掩在衣袖中,将一瓶药悄悄打开,手指轻轻向胖老板弹了弹。

    虽然不能怎么着他,让他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

    三人走下眉山,取了马车,让紫离赶车,孟逸和莫涵月坐入车内。

    孟逸见莫涵月脸色舒展了少许说道:“看来这明玉公子伤的不轻,不然就算不卖庄子,看到这,极品珍珠必然也要派人来商酌一下的。”

    莫涵月点点头,那一剑可是正中要害的,能活着就不错了。她这次来也只是想打听下看看人死了没有,既然没死那就好。

    心一跳,为什么是好?莫涵月锁紧眉头,不是死了自己更开心吗?也许是明玉的手下留情让她愧疚了吧!摇摇头,莫涵月自我安慰,也许他那只是手滑,并不是手下留情,他和她素不相识,根本没有留情的缘由。

    进了邯城后,紫离接到一封密信,掀开帘子递给涵月。涵月拆开来看了看,又递给孟逸。

    “卢卢国遣大臣呼汉前来恭贺!”孟逸边看边念道。“咱们暗地里已经与卢卢国联盟,这卢卢国此次派得却是个不知内情的人,这是何意?”

    孟逸低头思索,想了片刻已经想通里面的关卡,看来这卢卢国虽然暗中投诚了他们,明面上还是不敢得罪海国。

    如此也好,至少不是个无脑的。

    “现在各国使节到的也差不多了,太子有时间可以去会会这些人。”莫涵月平静说道。

    “嗯,是的拜会拜会了,你可要去?”孟逸点点头。

    莫涵月轻轻一笑,我是太子的近卫首领,太子去哪我自然也要去那了!

    孟逸笑笑,看她轻纱遮面的样子,哪像个近卫,分明是个婀娜多姿的俏小姐。这自己带着,怕别人都以为自己带了个小妾呢,这轻视之意是逃不脱了。

    也不知道历代国君是怎么想的,别国亲卫都是魁梧男儿,偏偏他们的却是女子。而且这月宫的权利之大也是他国不能比拟的,孟逸看着莫涵月。

    不知父王可曾想过要削弱月宫?心中一惊,怕是父王已经这么做了,不然前代宫主为何会莫名失踪。

    但是父王又不裁撤月宫,这月宫怕还有什么别的秘密,是父王不敢动,不然他也不会叮嘱自己好好交结莫涵月。

    莫涵月的本事这几个月他是可是领教了,若真能为自己所用,那真是一把锋利的刀,但这刀也要是那天向着自己,孟逸想想就心颤。

    历代君王怕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即贪婪他们的锋利,又恐惧他们的背叛。

    莫涵月见孟逸眼神晦涩不明地看着自己,心中暗笑,果然皇家没有绝对的信任。虽然这几个月,孟逸已经对她放心了不少,但戒心始终是去不掉的。

    不过真要去掉了,怕他们月宫就真成了傀儡了。哼!想要月宫做皇家手中的没有思想的屠刀,只要她在位一天,那就休想。至于以后会如何,就不是她的事了。

    看透孟逸所思,莫涵月不再理会,掀开一角帘子道:“那两人如何了?”

    紫离勒了下缰绳,让车速放缓,回头道:“子诺伤着还好,子阳却是个坐不住的,我看他每天都会出去溜达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