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涵月回到祥云院,看着紫离道:“说吧,有什么事瞒着我。”

    当时说那个涵月姓莫时,紫离惊奇看着她时的神情,别人没注意她可是注意到的。

    “宫主,你还记得涵月楼的那幅画吗?”紫离本就没想瞒着莫涵月,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此时见问,便慢慢说了起来。

    紫离见莫涵月点点头,便继续说道:“那幅图上的小姑娘虽然年纪小,但那样貌却和宫主有七分相似。”其实她觉得若是那姑娘长大了的话说不定更像,只是这个无法验证了,毕竟那个涵月姑娘已经毁容了。

    莫涵月眼神眯了眯,没有再问下去......

    这天,雪无行和白若衣陪着孟逸和莫涵月前往眉山观赏红梅,一路闲谈,分外和谐。中午时分便领着他们去了雪见。

    而雪见内,莫炎看着自从昨日回来就神思不嘱的骆冰,温声道:“冰儿,你怎么了,如此心神不宁?”

    骆冰眼神复杂地看着莫炎,但如何都吐不出那句话当时是自己亲眼验证的,那分明是家族的印记,不会有假。可是,那姑娘又是谁?不但同名同姓,而且分明就是涵月长大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昨日可发生了什么事,再不说,我只能去找白小子去问了!”看着骆冰那欲言又止,又泫然欲泣的神情,心急道。

    “不,别去问。你,你今天就知道了......”骆冰拽住他,低垂了眉眼小声道。随后又迟疑地问了一句,“炎哥,你说我们会不会弄错?”

    “弄错什么?”莫炎眼睛直透骆冰内心,想要知道一向淡定自若的骆冰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骆冰抬起头看了眯眼担心的眼光,摇摇头,“没什么,今日若衣要带孟夏的太子和月宫宫主来,你,你小心点。”

    “嗯,我知道,你放心。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还小,更何况我本就没在宫中待过几天,和他见面的机会更是屈指可数。”

    莫炎安慰着骆冰,看看外面的天色,“快到午时了,午膳准备的如何?傅将军可会来?”

    “刚才小乙来说,一切由我们的人出面,这次是我们宴请,傅先生不想宣兵夺主,所以借故回了傅家。”骆冰收敛情绪说道。

    “如此也好,你去膳房盯着,我去看看明玉如何了?”

    莫炎点点头,拍了下骆冰的手,安抚一下才转身离开。

    ..........

    等孟逸他们到后,明家护卫排做两侧,衣装干练,身子挺立,以示迎接。

    小乙领着他们一直走到**楼,进了门,双方这才对视上。

    明玉伤势未愈,坐在一张铺着软垫的踏上,其他几人见孟逸等人进来都起身行礼。

    众人目光本来都集中在孟逸身上,等双方互相介绍,孟逸说到莫涵月时,莫涵月才从孟逸身后站出。

    “诸位有礼了。”莫涵月拱拱手,不依女子之礼。

    等众人看到那张如画的脸,璀璨的眼,神情都有了波动。

    明玉看到那张虽然敷了粉,但依然微红的左颊,心抽痛了一下。果然是孟夏!他很快掩藏了情绪,眼神淡淡没有焦距。

    涵月看到那张脸心里五味杂乱,眼睛突然血红,但她也很快低了头,将那仇恨的目光收敛,却又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明玉功

    当见到明玉并没有关注莫涵月时,心情才好了些许,眼睛也恢复如初。笑着上前道:“宫主,我们还真是有缘。”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涵月,莫涵月摇摇头,也不过如此,只是那双眼睛让她看的分外不爽。

    冷冷笑道:“涵月姑娘,我们确实有缘,我可是很喜欢你这双眼睛呢!”

    涵月心中一紧,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莫名有股寒气窜进心底呢。看着莫涵月的眼,还是冷冷淡淡的,并无过多起伏,心中暗暗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

    莫炎站在骆冰身边,当看到莫涵月的面容,又听到他的名字叫他原来投注在孟逸身上的心思全部转回。

    终于明白妻子的忐忑,焦虑,神思不宁是为何而也终于明白哪句“我们是不是弄错了?”是什么意思。

    手轻轻靠近骆冰,将她已有茧子的手窝在手心,轻轻握了一下。

    “炎哥,我?”骆冰看着他,神情有股悲意。

    莫炎摇摇头又点点头,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话道:“不用说,我都明白。你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明白。”

    骆冰点点头,心情舒畅了些许。突然身子一冷一抬头看去,见是涵月幽冷又哀伤的神情,不由惭愧,她到底是动摇了。

    挣脱莫炎的手,慢慢走到涵月身边,对她温柔一笑,“宫主,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我们涵月。”

    “好说,好说。”莫涵月点头笑笑。

    众人落座后,举杯换盏,表面一片其乐融融,内里却各怀心思。

    下午,孟逸又在雪无行和白若衣的陪同下参观了雪见的各处风景。而莫涵月则有骆冰和涵月陪同,闲聊一些各自的趣事。

    当骆冰知道莫涵月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后,心情更是复杂,“怎会这么凑巧,涵月的记忆也失去了,他们是何等的相似。”

    而涵月看着骆冰对待莫涵月那虽然平淡,但却隐隐透着关怀的神情,心一直往谷底落去。

    桌下的手狠狠攥起,尖利的指甲扎进肉里都没有心痛的厉害。

    “为什么?为什么?”

    涵月心中呐喊,苦涩和恨意交织。

    “这是门主的意思,还是堂主的意思?既然派了她来,为何还要让真的莫涵月过来。”

    涵月心中思绪翻飞,难道是......

    心中一惊,她已经多久没有给门中传信息了,难道是这个原因,堂主是派她来警示自己的吗?

    心中稍稍安定,自己不能乱,既然这个莫涵月失去了记忆,那就无人能证明自己的真假。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和明玉公子定了亲,已经算半个明家的人了。

    悄悄将攥着的手松开,笑着道:“宫主,不如我们拜个姐妹吧,你看,不但我们有如此巧合,而且母亲也如此喜欢你。不知宫主意下如何?”

    “拜姐妹,你倒是想的美!真不知道有那里好,居然得到明玉公子的青睐。”

    莫涵月暗暗替明玉不值,本想一口拒绝,但眼神转到骆冰面上时,看到她那热切的目光,心不由一软,鬼使神差道:“好啊,那我可就多了一个妹妹了。”

    莫涵月说的漫不经心,但对骆冰却是诚心诚意,冷冷淡淡的眼神多了几丝暖意。

    “我一直想着自己的母亲会是什么样子的,脑中勾勒出无数影像,但都不真切。直到看到莫夫人,我突然觉得,我的母亲也许也会是这幅模样。”

    骆冰听的眼睛红了红,却在看到涵月那幽幽的目光时,使劲憋了回去。笑着道:“多一个女儿,我也很欢喜。”

    莫涵月点点头,站起身,恭恭敬敬对骆冰施礼,“母亲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这可不行,认女儿这等大事,哪能如此草率。不行,不行......”

    莫涵月的礼还未施完,朗朗笑声就从门外响起,人随声道到。

    白若衣,雪无行,莫炎和孟逸都进了来。

    莫炎也笑着道:“确实,这等事怎么也要挑个良辰吉日,你说是吗?冰儿。”

    “我,我......”

    骆冰其实才不管什么良辰吉日,她只想现在就听莫涵月叫她一声“娘”。

    不管是不是他们搞错了,但她第一眼就喜欢这姑娘,她想让她当她的女儿。但是看看莫炎的眼神,又看看涵月,心知这不是着急的事。

    讷讷许久才道:“是,宫主身份尊贵,确实应该挑个日子,慎重点好,慎重点好。”

    白若衣看着骆冰有点失落的神情,又看看涵月那张微白的脸,心情舒爽,笑着道:“今日确实仓促了些,不过明日就是好日子,我看就明日吧!”

    “你怎么知道明日就是黄道吉日?”涵月脱口而出,说完看到众人盯向自己莫测的目光,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太过露痕迹了,笑着抱住骆冰的胳膊,“娘如此喜欢宫主,自然是娘来挑挑选日子,可轮不到你。你说是吧,娘。”

    涵月装傻卖乖,总算见到骆冰脸色缓了下了,心中松了松,但还是难消恨意。

    这个白若衣,以前觉得他和自己作对,自己还可以忍受,但现在,她已经和明玉定了亲,那这个人?

    心中暗恨,不行就除掉她。

    白若衣看着抱着骆冰胳膊,将半个头颅塞在骆冰怀中的涵月,心中暗爽,又加了一句。

    “怎会不是黄道吉日?刚才和莫先生闲谈,他也甚是喜欢宫主,还说要和骆姨商议,要不要认个干女儿呢?所以啊......”

    白若衣故意拖长语音,等见到涵月从骆冰怀中抬起头,死瞪他时,才继续道:“我就特地去看了下日子,明天怎么算也是黄道吉日,诸事皆宜。哈哈哈!”

    见她如此言之凿凿,涵月再无借口,点点头道。

    “那也好,我可以早日有个妹妹了,”她可不要当妹妹,被这宫主压一头。

    莫涵月一笑道:“妹妹说笑了。”

    等雪见中的人知道莫涵月要拜骆冰和莫炎未义母义夫,都纷纷前来道贺。

    因此,孟逸和莫涵月只能暂时在雪见住上一晚。

    ...........

    兰溪楼里,是莫涵月暂时的居所,这里虽然偏僻,却胜在风景优美。

    因为莫涵月武功超绝,所以也不需要人保护,这里只有莫涵月和紫离两人居住。

    而孟逸责备安排在了白若衣的住所,居住地侍卫林立,严加设防,护卫两个太子的安全。

    今夜月色朦胧,花枝摇曳,莫涵月让紫离早早歇息,自己却坐在书案前,手中捂着毛笔,胡乱写着什么?

    今日的事一幕幕从脑海中划过。

    明玉公子的是若不见......

    涵月姑娘的莫名仇视......

    莫炎的深究目光......

    更意外的是,白若衣居然对涵月姑娘有隐隐的敌意,这是为何?

    讲这些事串联起来,又想起那幅画,自己真的像那幅画上的人,那么现在的莫涵月就不会像了。

    她近日自习观察了涵月姑娘,虽然毁过容但愿来的面容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

    她绝对和自己长的不像,要说像也只有那双眼睛了。

    难道,她不是真正的涵月。

    不会......

    明玉公子是什么人?莫炎和骆冰又是什么人,这些人怎会将自己多年寻找的人认错呢?

    哪自己呢?又是谁?

    思绪翻飞,没有头绪,莫涵月揉揉额头。

    突然窗棂一阵响动,“谁?”

    刚出声一阵风就飘了进来,同时又淡淡的药香飘来。

    莫涵月眼神一冷,快速翻身道墙角抽出灵星剑,刷刷刷......

    剑光划过,袭向来人面门。

    “是我。”低沉的声音响起,莫涵月一呆,手一麻,就被人制住。

    身子一软倒进一个满身药香的青衣怀中,明玉公子,他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会来这?

    但她已“你怎么知道明日就是黄道吉日?”涵月脱口而出,说完看到众人盯向自己莫测的目光,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太过露痕迹了,笑着抱住骆冰的胳膊,“娘如此喜欢宫主,自然是娘来挑挑选日子,可轮不到你。你说是吧,娘。”

    涵月装傻卖乖,总算见到骆冰脸色缓了下了,心中松了松,但还是难消恨意。

    这个白若衣,以前觉得他和自己作对,自己还可以忍受,但现在,她已经和明玉定了亲,那这个人?

    心中暗恨,不行就除掉她。

    白若衣看着抱着骆冰胳膊,将半个头颅塞在骆冰怀中的涵月,心中暗爽,又加了一句。

    “怎会不是黄道吉日?刚才和莫先生闲谈,他也甚是喜欢宫主,还说要和骆姨商议,

    兰溪楼里,是莫涵月暂时的居所,这里虽然偏僻,却胜在风景优美。

    因为莫涵月武功超绝,所以也不需要人保护,这里只有莫涵月和紫离两人居住。

    而孟逸责备安排在了白若衣的**道被制,只能干等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