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尔从天上飞下,手中法杖前段的两个浮空尖刺飞了出去,弹在泽拉斯身上,将后者击退两步,落在泽拉斯身体前面,法杖剩余的部分对准泽拉斯身体重心喷出一道太阳之力。

    太阳之力贯穿了泽拉斯的身体,却没有造成什么眼中的损伤,奥术能量翻滚了一下,被太阳之力洞穿的穿口就已经消失。

    泽拉斯右手闪烁中变成一只半透明的闪电爪,并在下一秒膨胀成一只半米长的巨爪,抓向阿兹尔。

    阿兹尔把法杖扔到一边,控制着沙粒在双手上凝聚出两个拳套,迎着泽拉斯就冲了过去,用自己那几乎没有的格斗技巧攻击着泽拉斯。

    泽拉斯用闪电爪抓向阿兹尔,却发现阿兹尔两圈把自己的闪电爪打破,又一拳把自己打飞。盛怒之下,泽拉斯右手高举过头顶,天上一个巨大的蓝色奥术法球砸向阿兹尔。

    “轰~!!!”

    阿兹尔不记得泽拉斯还有这么一招,右半身被这个巨大的蓝色奥术法球砸了个正着,表面凝聚出的沙铠碎裂开,里面充斥着太阳之力的本体也被炸的破破烂烂。

    内瑟斯已经跑了过来,双手抡起手中的巨斧,砸向正在嘲笑阿兹尔的泽拉斯。

    泽拉斯,以及泽拉斯身体外面的锁链和残甲被内瑟斯一斧劈成两半,内瑟斯抬起一脚想把泽拉斯踹出去,不料泽拉斯身体向外一分,躲开内瑟斯的攻击,身体飞向内瑟斯的身后,重新组合浑身的奥术能量冲出,将内瑟斯轰击出去,“滚开,老朽的东西。怎么,你也想像你的兄弟一个样子吗?”

    “你~!!!”内瑟斯回过身,双目中射出紫芒,一抬手扔出一团紫光,砸在远处的地面上,变成一圈紫色的诅咒,腐蚀着范围之内的一切。

    “哼,”泽拉斯冷哼一声,身体外侧爆发出一圈蓝色的光焰,将身边的诅咒冲散,“无聊的把戏。”

    这个时候,内瑟斯已经再次冲上,一斧子横着斩了过去。

    泽拉斯冷笑了一下,正要催动身体躲开内瑟斯的斩击,内瑟斯突然身形一晃,斧子在空中划过一道黑影,暗紫色的光芒凝聚在斧刃上,一眨眼的时间,内瑟斯已经高举斧子并将其砸下。

    泽拉斯本体像是沸腾了一样急速翻滚,几乎显不出人形,身型几乎在一秒内向一侧闪出了几米的距离,但是仍然被内瑟斯的巨斧砸中了左臂。

    蓝色的电光像是失去控制一样爆炸了出来,将四周的一切都笼盖住,当扩散的电芒消失的时候,地面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坑中心站着的内瑟斯全身上下变得焦黑,内瑟斯前面的泽拉斯左臂好像断掉了一样,一只没有被它重组出来,连覆盖左臂的碎甲和锁链都掉在地上,不再跟随着泽拉斯。

    “什么,你怎么可能让我受伤,”泽拉斯好像疯了一样飞向了天空,不停地嘶吼着,身体接连向外喷射出致命的蓝色电光球。

    另一边,阿兹尔因为被打断,右半边身体外面的沙铠被击碎后,冷静了下来,浑身上下的沙铠都重新消散成了黄沙,背后的金刃全数脱落,像是卫星、或者说浮空炮一样环绕在阿兹尔的身体四周。

    “自傲的蠢货,看来你以为你自己已经无敌了啊,自从你从我手中夺走了本来属于我的力量之后,”阿兹尔喊着,催动大量太阳之力灌输在浮空的金刃之中,金刃表面多出了大量细密的金色构纹。

    “不过,你,永远都只会是一个被我落在身后的可怜的家伙罢了~!!!”阿兹尔双手抬起,做出一个夸张向上举起东西的动作,“啊~!!!”浮空金刃飞向天空中的泽拉斯,数道金色的光影划过天际,瞬间就在泽拉斯的身体周围飞舞旋转数十圈,金色的光芒在泽拉斯身体周围交叉闪烁。

    本就为自己一只手臂被砍断而愤怒不已的泽拉斯气急败坏地大吼着,组成本体的奥术能量翻滚着,几乎要从碎甲和锁链中溢出,最后,它双手抬起摆在身体两侧,双腿并在一起,整个人摆成十字型。

    “奥术脉冲~!!!毁灭之眼~!!!冲击法球~!!!奥术仪式~!!!闪电箭~!!!闪电箭~!!!闪电箭~!!!”它大喊道。

    泽拉斯身体表面的锁链张开,碎甲在身体周围旋转,挡开不断侵袭的金色刺刃,蓝光本体不断飞溅出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奥术法球,全方位攻击着它身体下面的所有物体。

    “小心,”内瑟斯知道阿兹尔那脆弱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猛烈的攻势,快走几步挡在阿兹尔身前。

    “轰~!!!”

    先是冲击波,紧接着是泽拉斯奥术特有的闪电脉冲,最后一股浓烟。

    “你,”阿兹尔有些复杂的看着自己身前为自己当下一波攻势的内瑟斯,后者身上的金甲已经全部断裂,衣衫褴褛,加上被电的焦黑的外表,好像一个乞丐一样。

    内瑟斯有些不堪重负地半倒在地上,斧子也倒在一旁,“该死,那个家伙太强了,一定不能输给他,”内瑟斯本来有些虚弱的声音突然提了起来,双手抓着阿兹尔的肩膀,声嘶力竭地说,“听见没有~!!!你可是恕瑞玛的皇帝~!!!”

    身体表面浓郁地紫芒散去,内瑟斯的身体变回了原来的大小,身上的伤势显得更加严重,虽然因为是飞升者的关系,身体强度和恢复速度都比凡人快了不知多少倍,但依然血肉模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从为数不多的太阳之力中挤出来一点,灌输到内瑟斯的体内,阿兹尔将这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飞升者抚了起来,两人站在被砸得坑坑洼洼的地上,看着高高飞在空中的泽拉斯,心中却没有一丝犹豫和恐惧。

    “今天,恕瑞玛将一雪前耻,”地面在阿兹尔的控制下冒出来一个鼓包,“今天,恕瑞玛将会复兴,”鼓包变成了一个尖浪,将阿兹尔和内瑟斯抬高到和泽拉斯同一个高度,“今天,你,将变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