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大陆,青月帝国帝都。

    喧闹的帝都当中,熙熙攘攘,行走在宽阔的石板路上的人摩肩擦踵,好不热闹。宽阔的道路两旁店铺林立,随处都能听得见修者豪迈的嗓音。

    其中帝都乃至整个龙腾大陆最大的丹药坊,丹王楼更是人头涌动,来往不乏修者大能,生意异常的红火。

    丹王楼二楼清净之处,一男子面对窗外负手而立。这男子身着黄色丹袍,胸口处黄色纯金打造的丹师联盟的胸牌耀眼无比。此人豁然便是丹王楼掌柜兼首席炼丹师王恒。

    王恒身后一名仆人模样的小厮弯腰而立,身子微微颤抖,仿佛在等候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今日买卖还算红火?”许久,王恒沉声问道。

    小厮抹了把冷汗,腰弯的更低了,道:“从开门到现在四个时辰,只卖出催脉丹三枚。”

    说完,便把头深深地埋到地下,不敢抬头。

    王恒听罢,面色倏然阴沉下来,体内气血翻腾带动着若有若无的气势逸散而出。

    四个时辰只卖出三枚催脉丹,这无疑是对他丹王王恒的侮辱!

    “不管你是谁,得罪我丹王楼的下场都是你承受不起的!”

    王恒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了不远处那一条青街小巷。

    地府之中房屋林立,曲折回肠的小巷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沿着丹王楼右边大路向里走数百丈有一条青街小道,沿着小道向里走约么百丈远便是能够见到一个简陋的木屋。

    今日的小屋人凑攒动,排队的人足足排出了青石街一直排到丹王楼门口,先前所见丹王楼之中攒动的人群不过是在外排队太热,入内乘凉而已。

    小屋中人虽多,却是安静异常。门口之中一个木箱和一块儿木牌,木箱之中已有半箱碎银,木牌上书:今日所有丹药不论品阶高低一律三两一枚。

    小屋不算大的客厅中间立有一尊八卦炉,丹炉高三丈六寸,上有九龙环绕,其内烧三昧真火,颇有熔炼天地之势。

    八卦炉前一老者盘膝而坐,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印记操控丹炉。

    这老者一身白衣飘飘,白须猎猎无风自扰,膝上拂尘缭绕,此人便是这小屋的主人,初奇。

    初奇,男,二十岁。原本是地球上一名佛系90后,不曾想一觉醒来竟然来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玄幻世界。很快适应了穿越身份的他却发现自己似乎与其他的穿越者并不相同。

    他的穿越没有系统、没有所谓的金手指,更没有传说当中的主角光环,更让他崩溃的是他竟然变成了传说当中的土地公公。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他拥有了与土地公公一样的技能,虽然除了钻地别无其他。

    正当他准备以一个土地公的身份叱咤异世界的时候,命运再次跟他开了一个玩笑。第二天一早醒来,初奇发现自己竟然又变成了一只树精,生于原野之上,面对着无尽的草原,初奇心中苦涩难耐。

    无独有偶,第三天,初奇变成了一只鸟精。

    第四天,他变成了一只长着鸟翅膀的甲壳虫。

    第五天……

    五天的时间,初奇一脸崩溃的同时也彻底了解了这个世界。

    终于在第六天,他变成了人,准确的说是仙。没错儿,今日便是那第六天,初奇变成了太上老君。

    这小屋是他今日的居所,今日的他拥有太上老君的一切,包括这八卦炉和两名炼丹童子,当然还有太上老君那一大堆无上宝药。

    前五日的游历让他见识到了龙腾大陆下层武者的艰苦,所以今日确定自己的身份之后他便决心放一波福利,所有丹药无论品阶高低皆是三两碎银一枚。

    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小屋之中便涌满了排队等候求丹的武者。

    砰!

    初奇双手结印,八卦炉轰然打开,一枚褐色丹药出现在手中,这是上品冥灵丹。将丹药转交给在一旁守候的童子,初奇有些懒散的道:“下一位。”

    “王恒,天地玄黄无极丹。”

    这声音异常平淡,听不出任何息怒,但却让这小屋的空气为之凝滞。

    “丹王王恒?”

    有人认出了王恒的身份,小屋内瞬间变得喧闹起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王恒和初奇,等待着好戏开眼。

    初奇背对着王恒,并没有因为王恒的身份而有任何的区别对待。

    至于他所说出的天地玄黄无极丹,乃是龙腾大陆极品丹药之一,只是存在传说中而已,如此看来,王恒的用心便可见一斑了。

    初奇嘴角微挑,对身旁的童子吩咐道:“徒儿,乌鸡蛋两枚,黄芪三两,伏地龙五钱,九龙眼一枚,玄冥果一枚。”

    “哼,故弄玄虚!”

    见初奇如此淡定,王恒心中冷笑一声。这天地玄黄无极丹乃是传说中的存在,连丹方都不曾传下,他几乎可以断定初奇所说定是信口胡言。

    童子送上“药材”之后,初奇拂尘一挥,所有的药材尽数被投进八卦炉之中。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只听得初奇一声爆喝,丹炉开启,两枚黑不溜秋的黑蛋飞射出来,落入早就准备好的托盘之上。

    “天地无极玄黄丹成,下一位。”

    将托盘递给童子,初奇朗声说道。

    “荒唐,荒唐!”

    王恒接过托盘,看着其中两枚黑不溜秋的“丹药”,顿时浑身气血翻涌,鲜血一口老血喷出。

    这特么不就是两枚烧糊了的乌鸡蛋?

    “呵呵,买一送一有何荒唐之说?”

    初奇嘴角微翘,面露戏谑之意。

    “呵呵,我没看错吧,这不是两枚乌鸡蛋?”

    “不,是烧糊了的乌鸡蛋!”

    “唔,鸡蛋的香气。”

    ……

    就算是再不开窍的人都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们都不愿承认而已。

    叱咤龙腾大陆的丹王王恒被人用两枚乌鸡蛋耍了?

    这绝对是逆天大新闻。

    砰!

    王恒一怒之下将托盘摔在地上,两枚黑蛋竟是没有随之落地,而是飘浮在他的面前,旋转,跳跃。

    “老夫浸淫丹道数十年,莫不成连丹和蛋的区别都分不出?”

    初奇依旧没有转身,淡淡的道:“丹即是蛋,蛋可作丹,谁人能分丹和蛋,谁人能分蛋和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