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奇此番绕口令一般的言论让在场的不少人都憋红了脸,却又迫于王恒的压力不敢笑出声,一个个捂着肚子弯着腰嘴里发出嗤嗤的声音。

    “王老板,你看这两枚蛋蛋是多么的可爱啊,而且他们似乎已经爱上你了呢。”初奇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宽袖之下的手指不停地微微一翘。

    两枚黑色的蛋蛋开始绕着王恒的身体旋转起来,时而跳跃时而翻转时而发出淡淡的嗡鸣,似乎真的通灵了一般。

    在场之人无不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这是什么功夫?

    他们都是修者,龙腾大陆上修者的职业有很多,丹师、符师、驭兽师等皆在其列,只是这种能让两个煮熟了的乌鸡蛋凭空飞起还能旋转跳跃的职业可是没有人听说过。

    王恒面色凝重,看着绕着自己旋转跳跃的两个黑色蛋蛋心里头犯了嘀咕。

    自己在这里盯着初奇,他自然不能通过手段操控,排除了人为操控,这蛋蛋飞起的原因似乎就只有一个了。

    这两枚黑不溜秋的蛋蛋真的是极品丹药!

    古书上记载,丹药到了极品的时候都会自带灵性,更有甚者能够直接化作孩童。再看这两枚跳跃的甚是欢愉的蛋蛋,似乎一切都对上号儿了。

    不过一想到初奇,王恒心里头就一阵郁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白袍老道怎么可能是极品丹师呢?要知道最后一个极品丹师出现还是在万年之前的。若初奇真的是极品丹师的话,恐怕今日消息走漏,龙腾大陆都会为之震动。

    “不行,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噗通!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王恒双腿一弯直接在初奇面前跪倒。

    初奇似乎早有预料,面无表情,重新转过身在蒲团上坐下,“下一个!”

    没错儿,王恒被无视了。

    王恒压抑住心中的不满,瞪回了上前来求丹的武者,以头抢地,朗声道:“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恳请前辈收晚辈为徒!”

    哗!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龙腾大陆一代丹王竟然要拜师?这若是传出去岂不是举世震惊?

    不过看着王恒身边不停旋转的两枚黑色蛋蛋,大家心里头也就释然了,能够炼出极品丹药的存在也的确值得王恒拜师了。只是,这两枚蛋蛋真的是丹药吗?

    信了的人心里已经翻起了惊涛骇浪,不信的人心里还在暗自嘀咕。

    初奇摇了摇头,“我这两个徒弟都是天资聪颖之辈,王老板还是请回吧。”

    这话说的有些委婉,言外之意便是:想当我徒弟?你还不够格!

    王恒扯了扯嘴角,依旧不愿放弃,再次叩首,脑门子砸在地板上发出梆梆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初奇心里头痛快了,才制止王恒,“虽然你资质愚钝,但是看在你潜心求学的份儿上我便给你一次机会。”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天地玄黄无极丹的丹方你已知晓,给你三日时间,你若是能将此丹炼成我便收你为徒,若是炼不成,便注定你我没有师徒之缘。”初奇老气横秋的说道。

    听到这话,王恒面露苦涩,这天地玄黄无极丹乃是极品丹药,他要是能够炼出来还用拜初奇为师?

    似乎知道王恒的顾虑,初奇很仁慈的说道:“放心,此丹只是初窥极品丹药门槛而已,以你的功力想炼出来应该不难。”

    初奇如此说,王恒才心中大定,一抹喜色在脸上浮现出来,看向初奇的眼神更加崇敬了。

    “多谢大师指点!”

    王恒再次以头抢地,然后起身便欲离开。

    刚走到门口,初奇懒洋洋的声音悠悠传来,“王老板,本尊建议你还是先服下这两枚丹药的的好,毕竟过了两个时辰这丹药便会失效,到那时你的蛋蛋可是就真的没治了。”

    听到这话,王恒险些一头栽倒在地,混身上下开始冒汗。这里可是有好几十号人呢,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自己以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你可别生气,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初奇似乎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在此补充道。

    王恒心中怒火滔天可偏偏不敢发作,只能咬着牙弯腰作揖,“多谢大师挂念!”

    说罢,将两枚乌鸡蛋抓在手中,头也不回的狼狈而逃。

    眼瞅着王恒走出了胡同口,小木屋中才发出了一阵阵哄笑,当然,这些笑声自然瞒不过修为甚高的王恒,可他偏偏又无可奈何,只能怒气冲冲的快步走回了丹王楼。

    “大师,丹王那方面真的不行?”

    初奇:“不是不行,是真的不行。”

    “那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治?”

    初奇:“咳咳,医者不自医,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治不好呗。”

    “您那极品丹药能治好他的不起之症?”

    初奇:“唔,你见过两枚烤鸡蛋能治得好不起之症吗?”

    ……

    却说王恒冒着冷汗回到了自己修炼的密室,摊开手看着手里的两枚黑不溜秋的黑鸡蛋,嗅着那纯正的烤鸡蛋的香气,想到自己立刻就要吃下极品丹药,一想到吃下这丹药之后自己就能重拾雄风,王恒心里头就是一阵激动。

    “从此刻开始,我就是万年以来第一个吃极品丹药的男人王恒!”

    说罢,王恒大嘴一张,两枚烤鸡蛋竟是一同塞进了嘴中。

    噗!

    两枚鸡蛋在最终爆裂,鸡蛋的香气混着药材的苦涩,似乎不怎么好吃。

    “可能极品丹药就是如此吧。”

    王恒如此安慰着自己,使劲儿咀嚼了几下,用力咽了下去。

    嗝!

    咽下两个鸡蛋,王恒打了个饱嗝,“这极品丹药还真是有些怪诞呢。”

    几乎一瞬间的功夫,王恒就感到小腹开始微微发热,不由得心头一阵激动,“果真是极品丹药,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不过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咕噜噜~~”

    王恒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一股固液混合体似乎要冲破壁障破体而出。

    “哎呦,不行,我要拉肚子!”

    一声哀嚎之后,王恒冲出密室,朝着厕所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