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尊劝你趁我心情好立刻滚蛋,否则的话休怪本尊手下无情了!”

    初奇爆喝一声,绝对不能让王恒看出破绽,要不然的话自己再变成个小鸟啥的岂不是任人宰割?

    王恒阴狠狠的看了初奇一眼,心里有些不甘,但是初奇恐怖的手段又让他感到害怕,自己的七个死士已然折损两员,剩下的五个他损失不起。

    正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思忖之后他决定暂时退去,至于报复初奇还需从长计议。

    不过当他抬起头再看向初奇的时候,这种想法便瞬间烟消云散。

    坐在床上的白袍老道消失了,准确的说是变成了一只猴儿。

    王恒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要不要这么操蛋?刚才还是一本正经的白袍老道呢,怎么一眨巴眼的功夫就变成一只猴儿了?

    没错儿,正如初奇所预料的那般,他再一次变化了模样。

    初奇变化了模样,先前禁锢着黑衣人的道法自然失去了效力,剩下的五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恢复了那狠辣之色,看向初奇的眸子中杀意四射。

    “我当是何人敢如此猖狂,原来是一只化形的妖猴儿啊,万年猴脑可是宝贝的紧呐!”

    王恒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一脸贪婪的看着初奇。

    龙腾大陆妖兽同样能够修炼,凭借天地精华修炼万年便可幻化人形,通人语,拥有同人类一样的技能与天赋。很显然,王恒是把初奇当成了万年妖猴儿了。

    “龙三,你速去皇宫送信,其他人随我缠住这妖猴儿,今日定要将其留在此处!”王恒有些兴奋地吩咐着。

    万年的妖兽啊,龙腾大陆上多少年没有出现了,万年妖兽可是浑身上下都是宝,随便拿出一根毛都能卖到天价,尤其是这妖猴,一副猴脑足以令天下至强者趋之若鹜。

    但是王恒心里也是清醒的,以他自己和剩下这五名死士的力量是绝对无法收掉这万年妖兽的,必须要借助青月帝国皇室才能勉强立于不败之地。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拖住初奇,等待青月帝国皇室强者的到来。

    王恒的动作初奇尽数看在眼中,此时的他心底只是冷笑一声,心底的那份担忧也彻底消失不见。

    因为他变成了齐天大圣!

    我若兴,天地颤;

    我若王,天地泣;

    我要这天挡不住我的心!

    我要这地撑不住我的体!

    我要这寰宇圈不住我的气力!

    大圣出,天地崩!

    初奇猛然转过身,精光四射的火眼金睛死死地瞅着王恒。

    王恒心头猛然一颤,只见眼前这万年妖猴儿一身亮金战袍,头顶长翎金冠,脚踏流云战靴,双眼光芒四射照穿天地万物,手执一柄铁棒威风凛凛。

    这是一个妖兽该有的气质吗?纵使是万年妖兽要不该有如此摄人心魄的气息吧。

    事已至此,王恒自然是不能退缩,确切的说他现在已经不能退缩,龙三此时应该已经到了王宫,想必出不了片刻,皇室老祖定当出山镇压这万年妖猴。

    每一次万年妖兽的出世定将掀起一股血雨腥风,此次定然亦是如此,只不过这深夜当中定是要先便宜了青月帝国。

    “王恒老儿,可是你要杀俺老孙?”

    初奇挠挠猴腮,发声问道。

    王恒后退几步,不敢触其锋芒,强壮着胆子沉声喝道:“大胆妖猴儿,死到临头还敢猖狂,待我将你头颅斩下酿一锅高汤!”

    王恒此言纯粹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子,要不然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拜伏在初奇的威压之下。

    “好你个该死不死老不休,俺老孙今日便先取你项上人头!”

    化作大圣的初奇被这言语激怒,一顿抓耳挠腮,手中金箍棒凭空耍了几下,纵身一跃便是朝着王恒砸下。

    王恒虽身为丹王,但武道修为只能说是堪堪入的眼目,见眼前这妖猴儿来势凶猛,只得快步后退,让五个死士顶在前头。

    “大胆妖猴儿,拿命来!”

    五个死士爆喝一声,一身气势冲天而起,五人联手释放出的气势使得整个帝都仿佛如临大敌。一时间城中所有修士皆是从梦中惊醒,从屋里走出一脸骇然的望向小屋的方向。

    “嘿嘿,几个豆子一般的猴崽子还敢跟俺老孙的棒子碰碰硬?”

    “先吃俺老孙一棒!”

    初奇瞅准了冲在最前头的一人,一棒子砸下,只见得大地猛然一震,周遭房屋倒塌数间。再看那接下初奇一棒子的死士,此刻已然化作一摊烂泥,透过破碎的青石渗入到泥土之中。

    嘶~

    初奇一棒子抡死一个死士,王恒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这妖猴儿怎么感觉比先前那老道还要强大?

    自己今日莫不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初奇收拾了一个,眼睛看向其他三人,“你们三个是一起上还是单个来?”

    剩下的三个死士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惊骇与恐惧,但是从小的训练告诉他们,此刻他们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

    “一起上,缠住这妖猴儿!”

    王恒朝着王宫所在看了一眼,感受到几股冲天气势之后便后槽牙一咬,狠狠地说道。

    只要坚持到王室人马到来,这泼猴必死!

    “妖猴儿,纳命来!”

    四人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绝,深深的看了王恒一眼,再次冲天而起,数道气势如虹的招数直指初奇。

    “你们就这么垃圾吗?”

    初奇有些不屑的摆了摆手,下一刻,整个人爆射而出,金箍棒每次挥动都是裹挟着一股巨风,化身万丈天堑朝着四名死士镇压而下。

    轰隆隆!

    金箍棒重重砸下,四名死士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镇压在地底,已然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金箍棒的冲击在整个帝都引起了一场巨大的震动,整个帝都瞬间喧腾起来。

    “嘿嘿,老头儿,这次到你了。”

    初奇将金箍棒别到身后,纵身一跃便到了王恒眼前。

    王恒此刻早就吓得肝胆欲裂,浑身颤抖,口吐白沫,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宫所在的地方,那是他活下去的最后希望。

    “妖猴儿,休得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