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跑来找jessica聊事业聊将来,说明tiffany跟徐珠贤离开组合的心思其实已经非常坚定了,为的无非就是跟公司来个“好聚好散”,不至于在明面上闹得太僵罢了。.『.当年队内的“真c”郑总裁离开时,粉丝和公司那边确实闹过一阵子,但最后的结果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从此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挺好。

    “公司一点儿也不在乎我们的个人发展,去演话剧怎么了,又没有耽误过组合的练习和活动。”现在的gg差不多是真的gg了,闲着大半年都没有官方活动,全靠成员自己去找事情干,然而明明没有团体行程,公司和其他人却硬拿她出演音乐节的事情作为攻击点,让徐珠贤非常不能理解。

    “这话你该跟另一个人说吧,在我面前发的什么牢骚?”jessica哼了一声转过头,气鼓鼓的样子比krystal更像个妹妹,也就是在真正亲近的人面前她才会展露出这样的姿态,若是关系没到她会一直保持高冷的样子。

    “都多久了,欧尼你还在生气。”徐珠贤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看着jessica。

    “呀,每次到了这种时候你就装无辜,难道我不该生气吗?”那年的事是jessica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之一,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她命运的轨迹,虽然背后捅刀子的那个人不是徐珠贤也不是tiffany,但她们当时都做了“沉默的好人”,同样让她恼火。

    那之后时隔许久s.m公司才表明立场,说当年的事情都是成员们的决定与公司无关,这句话无疑是往昔日污蔑jessica,说她为了赚钱主动退团的某人狂粉脸上狠狠抽了一耳光,要是jessica主动退的团,还要成员们决定什么?

    徐珠贤和tiffany当时都没吭声,只有崔秀英站出来为jessica说了话,于是曾经的九个人就那样以非常皿煮的方式变成了八个人。过去的事情虽然已经永远地过去了,可每次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来jessica都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俩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

    大姨子跟先前那几个同事的事情梁葆光听krystal说过几回,但他知道的也不是非常详细,此刻看着tiffany和徐珠贤二人的表情,忽然想起一个天朝网上十分流行的段子,便说给众人听,“有个男的下班回家,刚进门就看到老婆在打儿子,问老婆说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话解决,非要动手?教育孩子靠打是不行的。”

    krystal从小在美国长大,跟随父母回韩国之后最不适应的就是体罚,老师、家长打孩子仿佛天经地义的事情,她却很难接受这样的做法。如今跟梁葆光的事情基本上定了,有时她也会忍不住去想,等将来自己有了孩子该如何教育的问题,所以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教育孩子确实不能靠打。”

    梁葆光抬头看了krystal一眼,继续讲他的故事,“那男人说完觉得肚子饿就到厨房里去找吃的,看到灶上炖着鸡汤很自然地舀起一碗来喝,尝尝觉得味道不对就问她老婆:这鸡汤怎么有股尿骚味。他老婆就说,你儿子往里头撒尿了当然有股尿骚味,不然我闲得慌要揍他?男人闻言大怒说,你先歇会儿,换我来揍他。”

    “哈哈哈,好好笑啊。”tiffany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她的嗓门特别大声音还非常浑厚,弄的整个酒吧里的人都往这个方向看。

    “是啊,事不关己的时候人总能心平气和,等到发现跟自己密切相关了,又会变得咬牙切齿。”梁葆光忽然做起了“总结陈词”。

    “呃……”tiffany终于知道梁葆光讲这个小故事的用意了。

    徐珠贤还是沉默不语,她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遇上问题第一个找的就是jessica,就像当年在练习室里那样,可是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如果换她处于那个位置的话,恐怕不会轻易原谅自己,“欧尼,我……”

    “行了,你们两个家伙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既想找个宽松的环境,又不想背负自私的骂名,哪儿来那么好的事情?”jessica跟tiffany还有徐珠贤在一起超过十年了,怎么会不清楚她们的想法,“反正有我这个先例在,就算粉丝想闹也闹不起来的,公司那边就更不用担心了,现在的合同分成比例那么大他们巴不得赶紧让你们滚蛋呢。”

    s.m公司旗下的艺人为何会有七年就散伙的“魔咒”?很简单,纯粹就是钱作怪。艺人成名了就会忍不住想多拿点钱,而公司却不可能把赚到的钱平白分给艺人,合同快到期的时候当然要闹矛盾。

    “西卡,我们只是心里烦闷想找人聊聊,不会让你为难的。”tiffany看似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却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瞥了旁边的krystal一眼,“还没有恭喜你呢小水晶,没想到你居然走在我们所有人的前面。”

    “欧尼,只是缘分到了而已。”krystal的面皮薄,被人一说就羞得低下头去。

    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娱乐圈里最好用,tiffany和徐珠贤想通过参加krystal订婚仪式的方式向外界展现她们与jessica的关系,从而间接表明对组合的态度。jessica和krystal也是统一的,大家这么多年的交情做不了假,只要她们愿意来姐妹俩欢迎还来不及呢。

    梁葆光问了问徐珠贤关于王轩的问题,得知两人现在还在慢慢悠悠地谈着恋爱,不禁为小兄弟感到悲哀,遇上这么个极品守备,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打出一支长打,上本垒得分更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直到付账的时候jessica才发现原来梁葆光手里拎着一个笼子,而且里面居然还有一只小狗,刚才在酒吧那么吵杂的环境里都没听见任何动静,她不由得凑在笼子开口处看,“是指死狗吗?”

    “我得是有多变态,才会拎着一只死狗到处玩?”梁葆光被大姨子的神经给惊到了,通常只有变态才会一直想着些变态的事,“这是芒果,我跟秀晶刚买的小狗。”

    “真不是死的吗?”小奶狗的长相一点都不怕人,很怕狗的jessica大着胆子伸出手指伸进笼子里,戳了两下芒果的屁股,“嗯,小奶狗(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真好玩。”

    梁葆光愣愣地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合适,大姨子的发言太劲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