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来苏好不仅仅是在学校里教书,还经常到处跑,原身的记忆之中,只对村子里面非常的熟悉,村子外面因为几次逃跑还有后来李立树对她放松了警惕心之后下山购置物品有点印象而已。.『.

    于是苏好就借着各种各样理由去琢磨地形,反正呆在村子里也没事。

    次数多了李立树也就习惯了苏好经常消失大半天,一开始他还会非常的生气,担心她会逃走,后来他们分房了,而且苏好打架又那么厉害,他也不能奈她何,索性随便她了。

    李建成和王红丽再迟钝也察觉出来二人已经很久没有同过房了,虽然有心帮助李立树,但是苏好总是不动声色的挡回去或者躲开,这种情况多了二人也束手无策。

    无论是暗示还是摊开来说,苏好总是一副平淡的模样,不和他们吵不和他们争,只是用身体力行来告诉他们,她的态度而已,让他们发火,就好像一拳打进了棉花里,没有任何作用。

    下山的路苏好已经烂熟于心,每次出去回来之后她都会拿着棍子在地上画路线地图。

    每次都多出去一点,回来之后又走捷径,来回路程的时间都缩短了不少。

    苏好开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听到了前面传来车子的声音,她按下刹车,开着车子到一旁的树林里去,把车子藏好,自己埋伏在路边,在路上洒落了一些钉子。

    她当然不会自己冲出去,一个对上车子,那不是车子是什么。

    没过多久,一辆大车就出现在苏好眼前,从她面前的开过去后不久慢慢的停了下来,苏好眼睛一亮,这是钉子起到作用了。

    车子上定然还有备胎的,她就是要趁着他们换车轮的这个空档把人放出来。

    车上下来了很多的男人,围着车子的轮胎嘀嘀咕咕的说什么,看样子又招呼了车上的几个男人下来,那些男人说了些什么,一部分人朝四处走去,有的进了路旁的树林。

    看样子是发现了钉子,想知道是不是树林里有人埋伏。

    有人埋伏是真的,只不过只有一个人罢了。

    任他们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到,居然有人单枪匹马的就赶来救人了。

    还没等苏好有所动作,那边又生变故。

    大车后面是被绿布包起来的,只能隐约看到几个纸箱,还有外面的铁栏杆,可是此刻那铁栏杆的门突然被推开,女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跳下车,以多对少的围住车旁边的男人,还有一些看上去瘦弱的女人则是往苏好这边跑。

    “都往树林里跑!”一个带头样子的女人高喊着。

    那些人果然改变了逃跑的路线,分散出来的男人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变故,最终骂骂咧咧的赶回去。

    好样的!

    苏好将那个说话的女人记住,再不掩藏自己的声音,跳出去先解决了附近一个抓到两个女人的男人,飞快的踢出数腿之后那个男人就倒下呻吟了。

    “在这里接应,如果没等到人就往这里走。”苏好扔下一张纸和一句话之后就往距离最近的男人那边跑去。

    那几个女人其中一个还算镇定的捡起地上的石头,砸在那个男人的头上,把他砸晕之后才捡起苏好扔下的纸,看起来像地图一样的东西。

    有一个女的转身就要跑,被那个砸人的女人拉住“等一下,我们先躲起来,那个人看起来是来救我们的,身手还不错。”

    方才苏好三两下就撂倒了男人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她脑海之中挥洒不去,莫名的对她生出了几分希望。

    那想逃跑的女人咬牙,最终还是蹲下来,躲在树林之中。

    那边的苏好动作不断,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离自己最近落单的男人。

    人贩子那边的已经抓回来不少的女人了,更是有人发现了苏好这边的异样。

    “头!那个人身手不错,折了我们不少兄弟了!”一个男人对着刀疤男说道。

    那刀疤男眯眼朝苏好看去,就看到她手落下敲在一个男人的后颈上,那男人就软绵绵的倒下了,或正面对抗或背后偷袭,无一例外的干翻了他的手下。

    刀疤男当机立断的道:“你带五个兄弟过去牵制他,小心点。”

    “是!”

    六个壮硕的男人朝苏好不断的靠近,苏好早就发现了,救了面前的三个女人之后抓紧时间去解决落单的男人,能干掉一个是一个。

    对付这些落单的男人还是简单点的,苏好速度很好,男人中有一半的人手折在她手里,她救了很多的女人,同样还有一些女人被抓了回去,之前让大家往森林里跑的赫然就在里面。

    不过她好像被单独的看押了,她旁边站着一个男人专门看着她。

    那六个男人就要过来抓他,苏好却是跑了起来,一种非常快又诡异的样子跑向车子,跳上后车厢,和里面的男人搏斗起来。

    男人都朝她的方向靠近,女人们都尖叫着逃跑了,苏好下手极为凌厉狠辣,看的旁人都觉得肉痛,不敢轻易考级你她。

    别人不敢靠近她不代表她不敢靠近别人,她总是能用一种诡异的身法从包围圈之中出去然后偷袭落单的人。

    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男人去抓落单的女人,本来这些平日里以一当三的男人此刻在苏好面前溃不成军。

    苏好很快就到那个被单独看押的女人面前,那个男人早有准备接苏好的招,可是苏好不按常理出牌,绕过他一把抱起和他差不多高的女人跳下车。

    在地上滚了几圈缓解力量之后苏好爬了起来。

    “你叫什么?”

    “苏五菱,我是一名记者,如果出去后我会报道这件事,你会是一个英雄。”苏五菱边跑边说。

    苏好把她交给其他几个女人后,转身对上男人们为他们争取时间。

    “到我说的地方去,我会去找你。”

    苏五菱咬牙,不敢浪费时间,赶紧往众人躲藏的地方而去。

    回合之后点了点人数,五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众人只能往苏好给的地图标记起来的地方跑去。

    苏好给他们争取了半个小时之后也撤了,那些人高马大的男人根本不敢追上去,恨不得这个煞星赶紧走了。

    苏好往藏了摩托车的地方跑去,发动摩托车呜呜的开走了,车轮会在泥地里留下痕迹,苏好为了模糊那些人的追踪特异绕了好几圈,用来忽悠他们。

    她在一次外出探路中偶然发现一个山洞,在一处高地下,刚好是人视线的盲区,她在哪里藏了不少的肉干一些清水还有一些处理伤口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

    要知道这些东西每次都是她一点一点带过去,被人贩子拐来的女人一共四十个个,看守的人就有三十个人高马大,平日里最少也可以以一挡二的好手,苏好这次拖延时间,身上也挨了不少拳头。那么多人,她也不是无敌的,二手对的过对方十几双手。

    那些东西省着点吃应该够他们吃一天了。

    塔塔塔。

    山洞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山洞内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看我手势行动。”不知何时起苏五菱已经成为众人的领头人物,此刻她压低了声音道,一边摸到距离山洞最近的墙壁。

    众人看着她的手,突然竖起了一根手指头,什么意思?

    有的聪明的明白过来,听脚步声只有一个人。

    念此他们又有些放松,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还好,她们这里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但是如果其他人就在附近的话,山洞的位置势必要暴露。

    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顿住。

    “苏五菱,是我。”

    苏五菱猛的松了一口气冲了出去。

    “你来了!”

    那眼神如同杜婧第一次见到苏好一模一样,充满了希望和惊喜。

    众人面面相视,此刻能让苏五菱这么惊喜,他们脑海中闪现过一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阻止了大家要出去的动作:“我们人多,都出去目标太大,等恩人进来再说。”

    众人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虽然心中激动,但好在没有再轻举妄动了。

    苏五菱拉着苏好进入山洞之中,阻止了大家激动的就要七嘴八舌的动作。

    “大家都静一静,恩人有话对我们说。”

    大家伙只好将那些激动的兴奋的情绪压下去。

    “山洞里面有一些清水和食物,外面有一辆摩托车,等会我会带着一个人先下山去找车子再上山把大家带下去,那些清水和食物你们省着点吃,应该能吃一天。”

    “真的有!一些晒干的肉干!”

    “对,还有喝的水!”

    “这里还有药!”

    随着苏好说的话,后面的人都去翻找了起来,发现了东西之后大叫了起来。

    突然苏五菱开口道:“把药拿过来!”

    那些人听话的把东西传到前面来,苏五菱接过之后对苏好道:“我帮你上药吧!刚才你肯定也受伤了。”

    苏好没有拒绝,为了掩饰真实的模样,她的长发被毛巾包了起来,脸上不知道抹了什么灰灰的,露出来的皮肤也是一样的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