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婉清有些难以理解,她看着付心寒,轻声问道:"心寒,你真的决定这么做吗?"
    姚婉清内心在想,心寒一定是为了不让自己在家族这边难做,才勉强同意的。
    "嗯。"付心寒简简单单的只是嗯了一下。
    姚婉清心中更是有些不舒服,在她心里,付心寒能帮她运作成为雷氏的超级合作商,肯定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如今付之东流,让姚氏坐收渔翁之利,付心寒心里又怎么会舒服呢。
    姚婉清想到这里,她便抬起头,望向了老太太:"奶奶,我???"
    姚婉清刚准备说话,付心寒像是明白她要说什么,立即打断了姚婉清的话。
    "婉清,既然姚家想要成为雷氏的超级合作商,那就让他们去接手吧。"
    姚家人一阵狂喜,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了雷氏的超级合作商,他们各个面露喜色,刚才所有的沮丧瞬间一扫而空。
    只有姚方泰和刘巧云面色不怎么好看,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如今许鹏放了姚家的鸽子,绝对不会再来,本来姚家人谁都没有心思吃席,但是此刻大伙的心情大好。
    兴高采烈的姚家老二对着门外的服务员喊道:"上菜,上菜!再拿几瓶好酒过来。"
    "吃饭,我们就不留下吃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付心寒说罢,就带着他们一家人就要离开。
    姚方泰一家人就跟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谁还有心情吃饭啊。
    付心寒一说要走,一家人也都没反对,都跟着付心寒走了。
    姚方山拧着酒瓶子,然后说道:"你们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们就不留你们了,不过记住今天我们的约定,雷氏的超级合作商,现在是姚氏的了。"
    既然已经从姚婉清手里拿下这个超级合作商的资格,姚婉清一家人也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他们要走,姚家人绝不会去挽留,甚至连假客气都没有。
    姚方泰一家人刚走,老三姚方北看到自己的手机来了一条信息,还是刚才姚方北找的那个熟人发过来的。
    姚方北点开信息一看,脸色瞬间变得蜡黄,这是给吓的。
    "完了,完了。"
    姚家老二给老三倒满了一杯酒:"老三,来喝酒啊。"
    "喝什么喝,雷家完蛋了,谁和雷家合作,谁tm就是找死!"
    姚方泰一家人刚回到家,付心寒的电话被姚家人打了过来。
    "付心寒,曹尼玛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雷家出事了?成心害我们是吧?"
    付心寒听着姚方山的怒吼,他平淡的说道:"我找你们确认过,是你们自己抢着要和雷家合作的,谈何我成心害你们?"
    "付心寒,你tm真是个畜生。现在雷家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雷家的超级合作商,你们自己去当吧,少把我们姚氏拉下水!"
    付心寒更是笑道:"可以,不过二叔,你可得记住了,这是你自己说的,你们姚氏自己不愿意去当雷氏的超级合作商,我可没有强迫你们啊。"
    "废话,现在只有傻子才愿意去当雷氏的合作商!"
    姚方山这话,听到付心寒耳朵里,不禁让付心寒再次觉得有些好笑。
    "好吧,好吧,二叔,那日后你们姚氏,可别再来找婉清的清扬装饰了,谁是谁的公司,咱们还是分清楚点比较好。"
    付心寒说罢,就直接挂了电话。
    气的姚方山差点摔了电话,电话都挂断了,还在大骂着付心寒。
    一旁姚婉清问道:"怎么了心寒?"
    "他们又反悔了,和雷家合作,还是清扬装饰。"
    姚婉清有些不解这其中的过程,付心寒现在也没有时间和她过多的解释。
    付心寒出了门,他亲自去药店抓了几幅中药,便拿着去了名流汇。
    名流汇的厨房里,各种锅碗瓢盆,又有各种火候的灶台,付心寒在厨房里煮好了一副中药,便端给了武天超。
    "武少,这副药有机会可以让你重回武道。不过???"
    武天超接过黑乎乎的药水。
    他问道:"不过什么?"
    "你若是扛得住这药,你便是涅槃重生,你若是扛不住这副药,可能此生再无法练武了。"
    武天超虽然体内的真气被武天行一掌打散了,但是武天超依旧可以重头练起,不过可能武天超终生也不会在武道上有什么大作为。
    但是如若此番扛住了药力,武天超任督二穴则会打通,功力能恢复八成,甚至日后武道的路也会好走很多。
    不过如若扛不住药力,任督二穴则会废掉,日后便是再无习武机会了。
    "与其碌碌无为,我更喜欢来点刺激的。"
    他话落,便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汤药。
    这服药的药力将会持续十二个小时,付心寒让吴兵看守着武天超,他自己则是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名流汇的总经理卫中梁一直守在门外。
    "卫胖子,你人脉广,江城唐门,你有认识的人吗?"
    付心寒讨要了三天的时间,他要在这三天内,找到一个愿意庇护雷家的武者或者组织。
    江城唐门和江城风满堂,则是江城武道排名第二、第三的武道势力。
    之前武天超曾说过,不要去找风家,同时付心寒也觉得风月影让他觉得有些危险。所以付心寒决定先去找唐门试试。
    名流汇是江城上层人士的私人会所,武道名流同样也是名流汇的会员。
    卫中梁作为总经理,他还真的认识唐门的人。
    卫中梁立即拿出电话,联系了他认识的那个人。
    一番通话后,卫中梁面漏喜色道:"老板,等会我们就去见唐门门主。"
    "卫胖子,真有你的。"付心寒夸赞了卫中梁两句。
    卫中梁腆了腆肚子,然后笑道:"唐立成,唐门门主的侄子,和我喝过几次酒,我这就托他的关系。不过他说了,能不能说动唐门主,那就要看我们的表现了。"
    于此同时,武侯府内。
    几百张红色请帖摆放在桌子上。
    三日后是武天行出师仪式,一旦出师,就意味着武天行的武道达到了一定的地步,可以收徒立门户,这也代表着武天行具备继承武侯府的资格。
    不过武天行的眉间却没有任何喜色。